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186章 风起紫族 文 / 我是墨水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现在,本君宣布!第九十二战区的区域战,正式开始!接下来,本君点到名字的人,入场!”

    “儒修宗,孟元!”

    “白鹤宗,许亮!”

    “奔雷宗,雷战!”

    “雪剑宗,剑南仙!”

    …

    苍紫真君一口气点了二十个名字,被点到的人,全部上了场,

    本战区的区域战,一共有124个宗门参加,共有两千多名参赛者,自然不可能两两对决来比赛的,那得打到何年何月?

    所以区域战一开始,会采用混战机制,筛掉一部分人后,才会是个人战。前半段大比,紫衣宫按照以往惯例,会随机选择二十名参战者,进行限时一炷香的混战。

    混战过程中,紫衣宫同时会派出二十名裁判,在场外计分,一个裁判负责一名参赛者。

    评分的标准包括:有效击打;防御成功;击败;击杀。

    若对手是碎虚修士:有效击打一次,加2分;防御成功,加1分;击败,加50分;击杀,加25分。

    若对手是命仙修士,可获得十倍分数。

    若对手是渡真,则百倍。

    若对手是舍空,则千倍。

    宁凡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正规的斗法比赛,该说不愧是北天吗?连斗法规则都和一般地方不同。

    且宁凡还发现,在这场比赛当中,击杀对手的分数,只是击败对手的一半。

    北天果然不鼓励比赛过程中下死手,但也不是完全禁止…

    首轮混战上场的20人,全都是碎虚修士。看来区域战一开始,苍紫真君并不打算让修为过高的人太快参加战斗。

    “我宣布!混战第一轮,开始!”随着苍紫真君一声令下,场上二十名碎虚参赛者立刻混战在了一起。

    有人在两两对决,也有人临时结盟,三五结队在战斗。

    战斗打得很激烈,不过这些参赛者多少还知道留手,并没有人在击败对手以后下死手,最多也只是将对手打成重伤而已。

    这并非是慈悲心在作怪,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分数击杀没有击败划算,仅此而已。

    一炷香之后,20名参赛者当中,只有8人还在场内站着。

    其余12人,全都失去继续参赛的资格。

    不过,落败的人并不会没有成绩。只要混战中,多少进行过一些有效打击,多多少少都能拿到一些分数。

    落败的人,大都都拿到了一二十分,少的则只拿到个位数的分数。

    胜利的8个人,分数倒也都不是太高,基本都是一百多分。毕竟首轮混战只是碎虚级别的交锋,就算你一个人将其余19人全部击败,并表现过多次精彩攻守,最多也只能拿一千多分而已。

    一千多分,有什么用呢?击败一个命仙是五百分,击败渡真五千分,击败舍空五万分…

    第一轮混战结束,苍紫真君便开始了第二轮的点名。

    第二轮混战,又是二十名碎虚在打。

    第三轮同样如此。

    过了新鲜感以后,宁凡对于一群碎虚小辈的交锋,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

    不过第四轮混战时,苍紫真君点名点到了白魔宗的人,宁凡这才重新关注起擂台的情况。

    “白魔宗,卢风!”

    “铁剑门,郑烈!”

    “白魔宗,沈冰国!”

    “白魔宗,白空!”

    …

    20个混战者的名字,才点到第16人,居然就有3个都是白魔宗的人了!

    “同一轮混战中,还能出现多名同门参赛者么?”宁凡皱眉道。

    “规则上是允许的,不过由于混战的名单次序是紫衣宫决定的,一般来说,他们可以人为避免这种情况;而若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这是他们故意为之…”北璃同样蹙了眉。

    同一场混战出现三名同宗修士,这是有失公平的事情!这三个人可以联手,可以完全信任对方,可以默契配合…

    北璃不喜欢这种不公平。

    可她知道,这世间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人家紫衣宫是上届区域赛第一名,人家想怎么安排这一轮比赛,都可以。你不服,你就赢一次第一,下一次你也可以随便操控比赛。

    “浣溪宗,柳云。”

    “长青派,青城道人。”

    “天灵门,周维。”

    “黑魔派,韩十七。”

    又点了四个人的名,这一轮的20名参赛者便全部点完了。

    当最后一个名字点到黑魔派的时候,整个会场一片死寂,而后,不少席位开始低声议论。

    在北天,谁人不知黑魔派与白魔宗的宿怨!

    紫衣宫点了三个白魔宗散仙上场,又点了一个黑魔派的碎虚八重天上场,那意思很明显!

    紫衣宫就是想看白魔宗仗着人多,仗着修为高,欺负黑魔派的弱者!

    这是在公然打压黑魔派!不想让黑魔派拿到好成绩!

    黑魔派一众修士,顿时各个面色愤然,站起了来!

    “可恶!紫衣宫这群人是故意的!上一次他们也是这样安排赛程,害我们在124个宗门之中,只拿到71名的丢人成绩。”

    “白魔宗上了三名散仙,混战一开始,他们肯定会围攻十七哥!十七哥,这轮成绩我们不要了,以你碎虚八重天的修为,若是被三名散仙围攻,轻则重伤,重则殒命!白魔宗不会在意击杀、击败之间的分数差异,他们肯定会直接杀了你,以达到削弱我派的目的!”

    黑魔派其他几名碎虚长老,全都在劝阻韩十七,放弃这场比赛。

    韩十七对这种公然打压的行为,虽然很愤慨,但他也没有办法。若是硬着头皮去战,这一轮,他有很大可能会死。

    他不怕死,可他不愿中了白魔宗和紫衣宫的阴谋,白白送死!

    于是韩十七听从了几名老兄弟的劝告,走到了会场中心,不甘心地将手缓缓举起。

    他打算弃权。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那三名白魔宗修士的嘲讽。

    “当年韩元极遇事就只会逃避,至今都躲在下界苟且偷生。你们黑魔派,果然都是一样的货色,只会逃,只会躲,和韩元极一样,都是废物!”

    “竖子安敢辱我主!”韩十七向来老好人的眼神,陡然透出万丈杀机,他也有逆鳞不能碰,对他有恩的老魔,就是那逆鳞!

    “辱你主人又如何!若不想你主人名声受辱,你就不要逃,不要弃权!和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若你逃避,则便是给你主人抹黑,此事必定会被我们大肆宣扬,成为整个北天的又一笑柄!”三名白魔宗修士故意激道。

    这是阳谋!

    谁都能看出这是阳谋,是要逼韩十七应战!

    但正因为这是阳谋,以韩十七的性格,才无法躲开!他不允许自己给老魔抹黑,不允许别人嘲笑老魔!

    于是他做了傻事!

    不顾其他黑魔派修士的劝阻,抱着必死之心上了擂台!

    一炷香之后,韩十七重伤濒死,被人抬下了擂台。

    宁凡始终沉默,面色如常,看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不过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这是他真正动了杀心,才会拥有的表情!

    他没有阻止韩十七的愚蠢应战。

    他只在韩十七本应必死之际,数次暗中保护,保住了韩十七的性命。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救援。

    所以很多人都不理解,区区碎虚八重天的韩十七,为何好几次都要被击杀,却每每化险为夷,重伤活到了最后。

    “废物!你们三个是废物吗!三名散仙围攻一个碎虚八重天,一炷香都杀不死他!还被他拿到34分的有效打击!你们简直是在给我白魔宗抹黑!”

    这一轮结束后,白魔宗席位上,传来斥责声。骂人的是白魔宗宗主,一个渡真后期的老怪;挨骂的则是那三个失手的散仙。

    另一边,黑魔派的席位上,却是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目光血红,看着被担架抬下来的韩十七。

    韩十七明明遭受了濒死的重伤,意识都快要昏迷,却还是强撑着气息,眼神透着不可亵渎的荣耀。

    “我没有…给宗主…丢脸…等我死了…将我葬在…黑魔山…”

    眼看着韩十七就要咽气,一个个黑魔派修士全都围着韩十七,施展本领,想要救回韩十七。

    可他们没有那个本领,救回一个元神消散的人。就算是两名命仙修为的副掌门,也做不到此事。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会死,却还要上场…”北璃表情相当震撼。

    在韩十七的身上,她看到了某种东西,那是她无法理解的东西,那是很多北天修士视之为愚蠢的东西。

    难得的,她竟不是因为宁凡而关心黑魔派,关心韩十七。她取出了一颗九转丹药,想要救治韩十七,可惜她身上只有九转铅丹,那种等级的丹药,根本救不回必死无疑的韩十七。

    反而白白浪费了一颗好药…

    “老哥几个…来生…再见…”韩十七疲惫地合上双眼。

    气息断绝。

    在场的黑魔派老修士,全都再难忍耐,一个个虎目含泪。

    但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韩十七明明已经死掉了。

    但死去后却不知为何,再度出现了气息。

    那气息起初十分微弱,但继而,越来越有力,越来越平稳。

    韩十七居然又活了过来!

    体内的伤势更是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我怎么没死?”韩十七睁开了双眼,不解。

    其他黑魔派老修士先是一愣,继而喜极而泣,一个个对着北璃千恩万谢。

    所有人都以为是北璃那颗九转铅丹起了作用,起死回生治好了韩十七!

    没有人知道,是宁凡暗中保护,以黑星术治好了韩十七。

    以宁凡如今的修为,施展黑星术暗中保护,即便韩十七被人打成粉碎,只要出手者不是万古老怪,都能死而复生!

    这还是因为宁凡没有将黑星术修到最高境界,若是最高境界,则被黑星照耀的人,可以像当年的天帝一样,站着被仙帝围攻都不死!

    “哼!那韩十七还真是幸运,居然被遗世宫的三小姐救回来了!”得知韩十七没死的消息,白魔宗那群人全都不高兴了。

    不只是白魔宗,包括紫衣宫在内,很多仇视黑魔派的人,都在暗暗遗憾:黑魔派不痛快了,他们才痛快;黑魔派高兴了,他们怎么也不可能高兴的。

    “哼!这韩十七还真是好运气…”苍紫真君暗地里一声冷哼,他点了三名白魔宗散仙都杀不死韩十七,白魔宗那群人真是废物!

    不过不要紧!接下来,他有的是机会,继续打压黑魔派!

    第五轮混战,苍紫真君又点了三个飞仙门散仙的名字。

    飞仙门同样和黑魔派有仇!点了飞仙门的人,他当然不会漏了黑魔派,又点了黑魔派另外一个碎虚长老。

    碎虚七重天的韩十九!

    来到黑魔派以后,宁凡只和韩十七稍微熟悉,对眼前这个韩十九并不熟悉。

    他不熟悉韩十九的性格。

    但却熟悉韩十九此刻的眼神!

    那是一种被侵害到逆鳞的眼神!不只是韩十九,整个黑魔派的人,此刻都是这种眼神!

    已经不需要飞仙门的人再出言相激了!

    有了韩十七的事情在先,不会再有任何一个黑魔派修士退让、妥协!

    蠢事,他们不会让韩十七一个人去做!

    要蠢,大家就一起蠢!

    “若我战死,望诸位兄长将我尸骨收敛,葬回黑魔山!有朝一日宗主归来,替我说一声,我没有给宗主丢人!至死也没有!”

    韩十九只留下这么短短一句话,便上了擂台,参加了混战。

    而后,他直接在擂台之上,被飞仙门的三名散仙打得元神碎灭,当场陨命!

    飞仙门席位上,顿时传来了无数笑声,似乎在欢庆黑魔派损失了一个长老。

    可他们只笑了几声,便笑不出来了。

    明明已经灰飞烟灭的韩十九,毫发无损地复活了!

    “什么!明明已经死掉的人,怎么会重新复活?莫非,他的死只是一场幻术…区区碎虚七重天,竟能以幻术瞒过我等,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级别的幻术!”

    霎时间,整个会场都是惊声!且这些惊声的主人,一个个都是命仙、渡真,甚至还有舍空!

    居然没有任何人看明白,韩十九的“幻术”手法!

    “废物!三个人都弄不死一个韩十九!你们全是废物!”飞仙门的掌门,同样训斥了自己的门人。

    不过这个掌门其实知道,换成是他,多半也弄不死韩十九的。因为韩十九的幻术太诡异了,幻术这种东西,你若无法识破,无法解除,则无论你的修为如何超过对手,都无法将对手击杀。

    “先是韩十七,后是韩十九,这群黑魔派蝼蚁,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苍紫真君微不可查地一皱眉。

    两次打压黑魔派,都干不掉黑魔派的人,苍紫真君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

    于是第六轮混战,他又点了黑魔派的人。

    这一次,他直接点了黑魔派的副掌门韩九上场!

    韩九的对手,是紫衣宫的四名命仙,四人之中,甚至还有一个鬼玄!

    就算韩九全盛,也绝对不会是这四人的对手。且他根本不是全盛,他曾响应征兵令,参加了界河大战,结果却被白魔宗的人背后偷袭,重伤濒死,不得不从战场撤回宗门。

    如今虽然早已脱离濒死,但一身伤势仍然极重。

    这样的身体状况,他根本不可能是紫衣宫四名命仙的对手,可他还是毅然上了擂台,没有选择逃避。

    死有何惧!却唯独不能给老魔的名声抹黑!黑魔派,没有孬种!

    “杀!”

    混战才一开始,紫衣宫四名命仙就杀了上来。

    才半炷香功夫,就将重伤的韩九灭杀!

    可诡异的事情出现了,韩九死不了,怎么杀也死不了!

    直到一炷香的比赛时间全部过完,韩九仍旧没死!

    “为什么!为什么想杀一个黑魔派修士就这么难!”所有黑魔派的敌人,都在不解,此刻傻瓜都能看出,此事大有问题了!

    但没人能找出问题的原因。

    苍紫真君面色更难看了!

    他弄不死韩九,就又想弄死韩五,可同样,韩五被多名强者围攻,一样没死成。

    他又一个个对付剩下的黑魔派碎虚,可这些碎虚,同样一个都杀不死!

    “老夫不信黑魔派的人一个都杀不死!那里不是还有一个碎虚一重天么,再点他试试!”

    于是,苍紫真君在接下来的混战中,点了宁凡的名字。

    宁凡一来此地,就和北璃有说有笑,早就得罪了无数天骄。所以即便苍紫真君不点那些和黑魔派有仇的宗门,也有办法算计宁凡。

    除了宁凡以外,他点的其他19个人,居然全都是北璃的追求者,是各大势力的道子、少主!

    这些人由于都是各宗各派的继任者,享受到的资源不是普通修士可比的。

    他们拥有更强大的法宝!

    拥有更诡异的秘术!

    苍紫真君就不信了,难道宁凡也杀不死?开什么玩笑!

    于是,这一轮混战变得一场有趣。

    其他黑魔派就算被人围攻,也只是被几个人围攻而已。

    宁凡则不同,他一上擂台,就被19个各宗各派的天骄、道子包围了。

    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北天俊杰,难得地默契了一回。

    他们想要好好痛揍宁凡一回,可宁凡显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面对19个纨绔,宁凡只伸出了一根手指,食指轻弹,就将19名纨绔全部打飞,一个个都是吐着血倒飞出去的。

    只瞬息之间,宁凡便击败了19名碎虚高手!且这些碎虚,实力都比同级碎虚要高出一截!

    不过宁凡没有灭杀这些纨绔。

    冤有头,债有主!

    他眼中的寒芒,不是为这些无聊透顶的纨绔滋生的!

    “什么!此人看起来只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但却有着如此恐怖的肉身!只用一个手指的力量,就能瞬间击败十九名碎虚!”

    所有人都被宁凡展现出的惊人实力吓到了!

    950分!这是宁凡秒掉所有纨绔得到的分数!

    击败了这些人,宁凡本应该立刻离开擂台,给其他参赛者让出场地。

    可他没有离开!

    宁凡目光寒冷,看着苍紫真君,道,“你不是想打压黑魔派吗!接着点名,接着让人来杀我!我就站在这里,等你来杀!”

    “什、什么!区区碎虚小辈,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找死!”苍紫真君被宁凡的挑衅言语,直接激怒,简直快气晕了!

    就算宁凡一击秒掉19名碎虚,苍紫真君也不会将宁凡放在眼中,因为舍空巅峰的力量,远不是小小碎虚可以想象!

    苍紫真君自信有这个骄傲,可以藐视宁凡!

    可现在,他堂堂舍空老怪,却被一个碎虚小辈挑衅、嘲讽,若他不做点什么,事后绝对会被整个北天耻笑!

    “宁公子,你快下来!不要挑衅紫衣宫掌教,不然你会…”北璃大急,她想要劝阻宁凡的愚蠢行为,可已经太晚。

    来不及了!

    苍紫真君又开始点名了!

    既然宁凡还想打,他不介意多找点人给宁凡打!情理上讲,上一场刚刚打过擂的人,下一场是不太好再点的。

    不过么,关于临场规则,紫衣宫有着相当程度的专断之权,若苍紫真君愿意,他连着几十轮一直点宁凡,都没有问题!

    “呵呵!诸位也看到了,这个小子如此藐视老夫,藐视紫衣宫,着实可恨!不过比赛就是比赛,不可能因为老夫的怒气就有失公允的。老夫会在规则范围内,公平公正地打压此子的嚣张气焰,诸位参赛者中,有哪个想上台参加下一轮混战的,告诉老夫一声,老夫这便点你的名,让你在下一场混战和此子过两招!”

    苍紫真君话语一落,当场便是几百名参赛者踊跃报名,想要在下一轮混战当中围攻宁凡。

    这些人,基本都是黑魔派在同一战区的敌人!

    黑魔派的人全部愤怒了!

    他们向来知道世道不公平,却不知,紫衣宫居然敢将这种不公平,做的如此堂而皇之、明目张胆!

    居然想再找19个高手,围攻宁凡!

    就不怕事后被四溟宗问罪吗!

    不!四溟宗对黑魔派同样不满,只要是打压黑魔派的事,他们根本不会过问,反而会暗中支持!所以紫衣宫才敢将事情做绝!若换成其他宗门,紫衣宫绝对不敢这么欺负!

    “一起上!管他什么鸟规则不鸟规则!我们一起上去保护宁老弟,黑魔派的人,不能让外人欺负!要死一起死!”已经恢复健康的韩十七,撸起袖子就要带人帮助宁凡。

    可宁凡只袖袍一卷,所生出的法力微风,便挡住了众黑魔派修士的去路,令他们无法上前。

    黑魔派的人全都面色大变,在宁凡的法力阻挡下,强如韩五、韩九这等命仙,居然也无法前进,更别提碎虚了!宁凡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这一刻,宁凡将身上能够发出的法力气息,全部释放出来了!

    于是此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宁凡渡真初期的法力气息!

    “渡真初期!此子竟是一个真仙!北天真仙圈子,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

    “居然是真仙,难怪能一招击败19名碎虚!”

    “黑魔派居然招募到一个真仙长老!他们这是要重新崛起了吗!”

    四周哗然一片。

    苍紫真君目光一变,他没料到宁凡居然有如此强大的修为,在他看来,渡真初期已经算是末法时代的强者了!

    可惜,渡真又如何!老夫弄死你,不比捏死蚂蚁困难多少!

    “我紫衣宫在临场规则之上,有着一定程度的专断之权!现在,老夫决定改变混战规则,从此刻开始,所有混战不限制参加人数!若有被老夫点到名字的人,无论有多少人,都可以加入混战!”

    苍紫真君只一句话,便瞬间改变了此地的临场规则!

    不再是19个人围攻宁凡一个!

    而是几百号人冲上擂台,将宁凡团团包围!

    这几百号人中,包括九十多个命仙,二十二名渡真,五名舍空!

    北璃吓得脸都白了!

    若宁凡被如此多的强者围攻,纵然拥有渡真初期修为,也是必死!

    “哈哈!韩元极的账,老夫终于可以找他的徒子徒孙报了!老夫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

    一个渡真中期的黄袍老者手中握着一团青光,一马当先,杀向宁凡。

    随着黄袍老者大手一挥,青光顿时化作一把青色神枪,朝宁凡贯穿而至!

    一见黄袍老者出手,原本包围宁凡的几百号高手顿时后撤,并张开了各自最强防御,显然对这招攻击忌惮极深,生怕被波及其中!

    “该死!玄兵子太胡来了!居然在区区千丈的擂台上使用如此危险的禁术,他是想连我们一起卷如其中吗!”

    “传闻玄兵子曾用这一招越级重伤过一个渡真后期,此招既出,看来那小子必死无…”

    嘭!

    周围的议论声都没说完,宁凡便已一掌拍碎了玄兵子的神枪;又一掌,将玄兵子整个人拍成了肉泥,元神都被直接拍死在了擂台的地上。

    静!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没人料到玄兵子会被宁凡一招秒杀,且宁凡居然没使用任何神通,仅仅是拿肉身随便拍了两巴掌,就把玄兵子拍死了,此事简直像是天方夜谭,但却真实地上演了!

    “此子好可怕的肉身!”这一回,就连那些渡真后期、巅峰的修士,也不敢小觑宁凡了,一个个都对贸然登上擂台围攻宁凡后悔不已。此刻既然已经上来,再下去,可就要得罪紫衣宫了,这就是骑虎难下的感觉吗。

    “怕什么!此子炼体再强,也只是一介渡真,老夫马上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舍空初期之中,半步踏入中期的实力!”

    嗤!

    一道无限接近舍空中期的遁光,从擂台一角暴射而出,直奔宁凡而来。

    然后…

    那遁光被宁凡一巴掌…

    拍成了肉泥…

    半步踏入舍空中期的人,照样还是一巴掌秒杀!

    “不、不可能!就算是老夫这等舍空巅峰,也不可能做到此事…”苍紫真君第一次惊得面无血色。

    他意识到,自己此次打压黑魔派,可能会是一个空前错误的决定!

    因为黑魔派似乎走了狗屎运,招募到了一个强得逆天的真仙怪物!

    渡真初期修为,便能秒杀接近舍空中期的存在,这不是怪物是什么!

    不,不对!

    此子定是隐藏了真实修为,他的修为极可能比老夫更高,是那种半步碎念,甚至真正的碎念!

    “弃权!我等弃权!”眼见连接近舍空中期的人都被宁凡一巴掌秒杀,再蠢的人都知道必要逃跑了。

    可惜现在才想逃,未免有些太迟了!

    宁凡心念一动,天地大势随心而动,将整个擂台封死,没有任何人可以离开擂台!

    而后,在擂台外观战的参赛者,目睹了一幕北天难得一遇的屠戮画面!

    几百号强者,被宁凡一个不剩,全部拍死在擂台上,擂台之上,血流成河!

    击杀比击败分少?呵呵,分多分少重要么!

    而且宁凡一不小心,连白魔宗宗主都一巴掌打死了…既然不小心杀掉了白魔宗宗主,下一步,干脆把紫衣宫掌教一起干掉吧!

    宁凡的杀意,锁定到了擂台下的苍紫真君身上。

    苍紫真君浑身冷汗冒出,大呼不妙!

    “碎念!此子定是碎念!他对我动了杀机,我必须离开此地!这是一个魔头!一个不会顾及天条的真正魔头!他杀了几百号人,连眼睛都没有眨过!”

    苍紫真君此刻哪还有平日高高在上的姿态!

    他想要跑!

    可已经来不及了!

    宁凡隔空一抓,直接将苍紫真君强行抓上擂台!

    “哦?你也想上擂台杀我?很有勇气啊。”宁凡无情道。

    “胡、胡说!是你抓我上来的,不是我自愿上来的,你不能杀我,你不能!你杀了我,我宗沉睡的祖师定不会放过你,天条也不会…”

    苍紫真君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索了。

    可他的恐惧,丝毫引不起宁凡的同情!

    若没有宁凡暗中保护,韩十七等人就算不被紫衣宫害死,也至少会重创。

    敢打压黑魔派,便需要承担后果!

    嘭!

    宁凡又一巴掌,将苍紫真君拍成肉泥!

    整个会场的参赛者,全部失声!

    宁凡太疯狂了!他居然连主持这场区域战的紫衣宫掌教都干掉了!

    此举,定会触怒紫衣宫沉睡着的那名无上存在!

    那名仙尊会苏醒,会为苍紫真君讨一个公道的!

    “十亿青天谁为穹…哎,看来老夫太久没有现世了,以至于让后人忘记了紫衣宫的恐怖。小辈,我也不欺你,给你十息,逃吧!十息后,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老夫也必杀你!莫怪老夫以大欺小,要怪,就怪你得罪了惹不起的人!”

    果然,下一个瞬间,紫衣星的地底深处便有一道棺影破开地面,冲了出来!

    更有一道强横无匹的仙尊气势从棺材中散出,横扫星空,使得无数修为不济的人,匍匐在这股仙尊气势下!

    那仙尊绝世杀机,锁定住了宁凡!

    那仙尊人未现,天地已生出诸多异象,可见此人神通极高,绝非同级仙尊中的弱者!

    可惜…

    那棺材还没上升到天空的最高点,还没有打开棺盖,还没有呈现完所有异象,就见宁凡嗤地一声,飞上空中,飞到棺材的正上方。

    而后,迎着升上天空的棺材,一巴掌拍了下来!

    轰!

    无法想象的巨力轰下,棺材内的某个一劫仙尊,甚至连出场露个脸都做不到,便连同棺材一起,被宁凡拍成肉泥了。

    十亿青天谁为穹…

    谁爱为谁为…

    “那、那名万古仙尊去哪里了?为何他连人带避天棺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堆肉泥…”

    “幻术,这一切都是幻术…”

    “假的!万古仙尊不可能被人秒杀,假的!”

    会场混乱了!

    整个区域战的发展,已经完全偏离的轨迹。

    不过宁凡已经懒得管那些细枝末节了。

    他只在意一件事,这一次顺手弄死了白魔宗的所有精锐高手,其中甚至包括此代白魔宗宗主,也不知沉睡于白魔宗地底的准圣,会不会因为此事一怒杀出…

    算了!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他撕开封印,放出吸魂树,和那名白魔宗准圣大打一场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嗯?这是…

    宁凡目光一动,看着天空某处。

    一巴掌拍死紫衣宫仙尊以后,此地居然机缘巧合出现了一颗仙尊道果。

    发现无量丹存在隐患以后,在宁凡心中,道果的重要性直线上升。

    唯一的麻烦就是高阶道果的成型率太低,不过宁凡听说,北天有不少地方,都有大规模的道果田或许而已从这方面下手,捞点道果吃吃

    说起来,他的手上似乎还有一个仙帝道果没吃呢,还是当初界河大战时,杀异族仙帝得到的。

    以前宁凡无量丹多,看不上道果。

    现在无量丹不能吃了,那就先把手上的道果都吃掉吧,仙帝道果加上一些仙尊仙王道果的话,应该能让他的法力多出好几百劫。

    若是他法力全在,多出几百劫法力倒也算不了什么。

    但眼下,他的法力只筛查到渡真境界,若能平白多出几百劫无隐患法力,他行事之时也能方便许多…

    …

    滴滴滴!

    四溟宗总部内,监视第九十二星区的星空水晶,忽然发出了剧烈警报。

    看守水晶的人,是一个瘦猴一样的老头,本还在昏昏欲睡,不过警报这么一吵,他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真是麻烦,又是兽潮降临了吗?不知是哪个星区出了问题…”

    瘦猴老头仔细看了看星空水晶,而后面色大变。

    “好个大胆的小子!竟敢在紫衣宫大开杀戒!就算这杀戮在规则允许范围,未免也太过了吧!且他竟然连安在紫衣宫的万古仙尊都杀了!他这是想干嘛,想挑衅紫族吗!不行,在事态真正严重以前,我必须找到这个小子,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