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甜蜜番外:妈妈,爸爸欺负人(全文完结,新文继续勾搭哦) 文 / 土豆爱西红柿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事情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随之,惊叫声此起彼伏,都在替容谦担忧。

    然而,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局势已经明朗,且明显逆转了。

    容谦反剪着沈策的双手,将他按在了餐桌上。很显然,人家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是练过的。

    因为两个人在扭打中打翻了桌上的东西,沈策面上身上都沾了汤汤水水,十分狼狈鹕。

    反观容谦,依旧是衣衫笔挺、温和从容的样子,仿佛这场混乱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抱歉。”容谦松开沈策,往后退开两步。一举手一投足,都尽显风度。

    现场一片安静,谁都不说话,视线齐刷刷的都落在了林晴朗的身上。

    林晴朗并没有厉声斥责沈策,更没有动手打人,只是起身往门口走去。“沈策,你出来一下。咕”

    沈策狠狠地瞪了容谦一眼,灰头土脸地跟着林晴朗出去了。

    林晴朗带着他一路走出酒店,去了旁边的那个小公园。她先是抽出纸巾,递给沈策。“擦一擦吧。”

    沈策接过纸巾擦拭起来,心里十分难堪,简直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他本来想让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出丑的,结果出丑的却是他自己!

    林晴朗见他好歹将一张脸擦干净了,这才道:“沈策,如果你还想给自己留点尊严,留点脸面,就回去吧。”

    “晴朗,你听我说,那个容谦根本就不可信!他是个骗子!他不止跟你一个人在交往,他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不信你看!”沈策突然掏出一叠照片来。

    林晴朗非常平静地接过来,一张一张地看,看完了微微笑着看向他。“这是他前妻。虽然两个人离了婚,但也不是仇人,中间还有个孩子,所以偶尔一起吃个饭并没什么不妥。况且,我跟你不就是这样吗?还有,你这样做是在侵犯别人的权利,最好不要再做。如果他执意要跟你计较,你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晴朗,我——”沈策被她心平气和的一番话说得一时有些懵,这跟他预想的发展完全不同。“你就这么相信他?”

    林晴朗淡淡笑,如春风拂过,百花盛开。“沈策,我选择了一个人,我就会给他百分之百的信任。我对感情对婚姻绝对忠诚,所以我愿意相信我选中的也是这样。当初我对你是这样,现在我对容谦也是这样。”

    她还留了一句:虽然事实证明,你对不起我的信任。但是,我不会因为你就怀疑所有的男人,甚至怀疑整个世界。

    “晴朗,我——”沈策彻底哑口无言,真正明白什么叫无地自容。但是,他不想就这么放弃。“晴朗,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但是我知道错了——”

    “沈策。”林晴朗打断他的忏悔语录,她不想听。当初她不想听,今天就更不想听。“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回不去了。你看,连玖玖都能够接受她将有一个后爸的事实,你为什么还要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呢?对于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完全放下了,也原谅你。但仅止于此,我不可能回头的。即便我继续单身一辈子,我也不可能重新跟你在一起,你明白吗?我不是在赌气,也不是为了打击你,而是我真的对你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了。”

    沈策愣愣地看着她,再一次哑口无言。他一直知道,晴朗善于言辞,但从来没觉得她像此时此刻这么牙尖嘴利。

    林晴朗又是微微一笑,叹了一口气。“沈策,回去吧。我觉得,闵月挺适合你的。如果你还想跟她过,就娶了她,毕竟她为你生儿育女。如果你不想再跟她过下去,好歹给一句明白话,别耽误了人家。你不能对一个女人负责任,又始终霸占着她,这是无耻的流.氓行为。我希望,你能好好反省。再见。”

    迈开步子,林晴朗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她的每一步都走得从容而坚定,优雅十足。

    沈策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儿。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美丽优雅从容的女子,从前,这个女子只为他而存在。如今,他已经失去了资格。而她,也即将为另一个男人绽放她的美丽无双。

    林晴朗回到酒店,餐桌上的气氛已经恢复了几分热闹。等她一进来,现场先是鸦雀无声,继而又热闹起来。

    林晴朗什么都没说,坐下来,接着吃饭聊天,仿佛她不过是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

    既然作为主角的两个人都若无其事,其他人当然也会全力配合。原本该怎么聊就怎么聊,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一顿午饭,热热闹闹地吃了三个多小时,这才结束了。

    林晴朗自然是跟容谦走了。经过沈策这么一闹,他们怎么也要坐下来谈一谈。或者说,聊一聊更合适。有些事情不在当时就说个清楚明白,很可能会在未来牵扯出严重的问题来。

    ……

    贺千羽也来参加了这场饭局,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是双双对对的离开,唯有她一个人慢慢地走向公交站。

    自从那

    tang一.夜的颠鸾倒凤之后,她跟郭楚寒的关系确实有了变化,但进展一直很缓慢。问题不在于郭楚寒,而是她自己。

    郭楚寒爱着林熙和。

    这个事实就跟被人拿刀刻在了她的骨髓里似的,让她怎么也忘不了。不管郭楚寒怎么表现,她始终认为,他爱的是林熙和。就算他对她好,也仅仅是因为他得不到林熙和,退而求其次。这是将就!或许,这其中还有对她的同情。

    在感情上,没有人愿意被对方施舍。她也一样。

    郭楚寒来约她,偶尔她也会拒绝。难得答应了他的邀约,中途也总是会有些事情让她想起从前的糟糕。

    她就像一只蜗牛,小心翼翼地探出触觉,每次想要勇敢地出去看看的时候,又有东西刺激得她一下子缩了回去。

    其实,贺千羽比谁都明白,她根本放不下郭楚寒。这辈子,也许她就是爱惨了这个男人,执迷不悔。如果她不能放下心结去接受他,那么她要么将就着嫁一个男人,要么就自己过一辈子。

    如果是跟别的男人将就,还不如选择她爱的这个男人。如果一个人过一辈子,那得让父母亲友操碎了心!她于心何忍?

    不知道多少回,贺千羽告诉自己,就这样吧。至少,这个男人是你爱的!得到了你爱的人,其实已经很幸福了!

    可那一步,怎么也迈不出去。

    “千羽。”

    贺千羽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郭楚寒站在自己的面前。长身玉立,风.流倜傥,面容俊秀……再加上卓越的能力和显赫的背景,不知道多少女人做梦都想嫁给他。

    贺千羽,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你怎么来了?”贺千羽缓过神来,微微一笑。“刚好路过吗?”

    “刚好在附近见客户。顺便过来接你。”郭楚寒也解释不清楚,以前他满心满心都是林熙和。可最近不知道怎么的,他已经很少想起熙和了。即便见面,也没有了那种动心的感觉。他想,他是真的变心了。

    贺千羽心里一颤,几乎要脱口而出“在一起”的话,可还是忍住了。

    “郭楚寒,你爱熙和吗?”平静下来之后,贺千羽终于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郭楚寒坦诚地对上她的目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感情这事儿本来就很复杂。我只能说,我现在看到任何女人都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包括熙和。我已经很少想起熙和,见到她也没什么想法。现在,工作之外,我想得最多的就是你。我很难将爱与不爱说出口,因为我已经过了那个疯狂的年纪。但是,我很确定,我想跟你在一起。生儿育女,好好地过一辈子。”

    即便她会因此改变决定,他也不愿意欺骗于她。

    贺千羽沉默良久,终于点点头,又笑着打趣道:“你就打算开11路车来接人?那我可不奉陪,我准备打车回去呢。”

    “怎么会呢?车子在那边。当然,你要是想走回去,我就舍命陪君子。”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是女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就是那难养的女子。”

    郭楚寒看着她,眼神温柔似水。“再难养我也养。”

    这种类似于表白的话,他已经不止说了一次。每一次,贺千羽都会装作没听见,或者顾左右而言他。

    这一次,贺千羽没有。她抬眼与他静静地对视,许久之后,突然粲然一笑。“好啊。不过,必须养一辈子,不能半途而废哦。”

    郭楚寒愣了一下,继而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好,养一辈子。”

    贺千羽将脸枕在他的肩窝里,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其实,迈出一步没有那么难。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冒险的过程,既然她爱他,为什么不能再冒险一次呢?运气好的话,她将收获一辈子的幸福。即便运气不好,她也得到了自己深爱的人!不过,她相信不会每次都是坏运气光顾她的!

    ……

    第二天,贺千羽就约了林熙和与水嫩。

    水嫩一进门就勾住贺千羽的脖子,挤眉弄眼道:“怎么这么好心情请我们喝咖啡啊?莫不是,有人好事将近?”

    林熙和也含笑看着贺千羽。昨天从酒店离开之后,她在车子里看到了郭楚寒。他正往酒店的方向走,显然是去接贺千羽了。

    “睡美人,你都可以去当半仙了啊。”

    “啊哈,我猜对了吧。看你春光满面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恭喜恭喜,早生贵子。”

    贺千羽打了她一下,视线却看向林熙和。“昨天姑姑的饭局结束之后,他来接我了。他说,希望能够跟我在一起,我答应了。”

    不管她承认与否,熙和都曾经是郭楚寒心里重逾性命的存在。要真说她心里一点疙瘩都没有,那显然是不诚实的。好在,她已经在慢慢放下了。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当中。既然这样,又怎么能一直纠结对方的过往?

    林熙和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恭喜。只要你能够放下过去的包

    袱,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贺千羽伸手抱住她,脸藏在她背后,说道:“我一定会做到的。以后他就不会再爱你了,你会不会很失落?”

    熙和,之前我没能将你从他心里赶走,但这次我一定会做到的。希望你不会怪我,我只是想要幸福而已。

    “我还伤心欲绝呢!你是不是还打算把他让出来啊?傻子!”林熙和无奈地掐了掐她的腰。

    贺千羽松开她,做了个调皮的表情。“我觉得做个傻子挺好的。”

    “是啊,傻人有傻福。那以后就在福窝里好好呆着,别出来了。”

    “行啦行啦,你们两别肉麻了,赶紧坐下来,我要点餐了。”水嫩一脸受不了的表情,还搓了搓手臂上根本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贺千羽笑道:“怎么,韩越虐待你了,看你一副好像多少年没好好吃过一顿饱饭的样子?”

    “宾果,你猜对了。大的折腾,小的也折腾,我都恨不得自己会分身术!原本我还担心瘦身问题,事实证明,小孩儿这种东西是瘦身的必备法器。要是再加上一个男人,那是想胖都没机会!”说着,水嫩原地做了一个漂亮的转圈。

    林熙和拉住她坐下来。“别秀你的好身材了。没看到,周围的雄性动物都在盯着你流口水吗?还是说,你就享受这种感觉?”

    “三分之一辈子都让雄性动物盯着流口水的人,没资格说话,闭嘴!”

    贺千羽嘿嘿地笑,道:“你们两半斤跟八两,都是美人胚子,就别互相谦虚了。再谦虚就是有意刺激我这个普通人,太不厚道了。”

    “果然,女人都是需要男人的滋润的。这不,被男人滋润了一晚上,口才都变好了。”水嫩做出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来,十分逗趣。

    “天天有男人滋润的女人没资格说话,闭嘴!”

    闹腾了一番,三个人好歹坐下来,顺利地点了咖啡和点心。

    水嫩不担心身材问题了,所以狠狠地点了好几样点心。“跟同一个人梅开二度的人,必须狠狠地剥削她!我怎么觉得好像还是点少了?不行,得再叫一下服务员。”

    林熙和呵呵地笑着打了她一下。

    水嫩收回手,上半身往桌子上一倾,脸凑近贺千羽,一手卷成话筒凑过去。“贺千羽女士,请问梅开二度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幸福得飘在云端,今夕不知何夕?”

    “感觉就是想找个工具,把你给砸晕了,我好清静一下。”

    水嫩中枪阵亡。

    林熙和再次忍不住掩嘴而笑。“千千,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如果她不能想明白,再结一次婚,也只是多一次伤害。

    贺千羽沉默了一会儿,郑重地点点头。“是的。你们也知道,我是爱他的。这辈子,我就爱过这么一个人,而且现在都没能放下。其实,我们当初之所以离婚,一方面是因为他爱着熙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们的开始太糟糕,这是我咎由自取的。对于我们来说,离婚后再复合,第二个问题就不存在了。至于他对熙和的感情,他亲口跟我说,他已经放下了。我也能感觉得到,他只真的放下了。我相信,这一次,我们是真的会幸福的。”

    因为没有酒,林熙和直接举起水杯。“祝福你们。”

    三个水杯“叮”一声碰在一起。在这一杯水里,曾经有过的不快都烟消云散,谁也不会再记起。唯有友谊这棵树,依旧枝繁叶茂,绿叶之间点缀着常开不败的美丽花儿。

    ……

    三个月后,林晴朗和容谦的婚礼正式举行。因为是二婚,两个人都不想大操大办,所以婚礼相对比较低调。受到邀请的都是林晴朗和容谦要好的亲朋好友,闲杂人等一律被拒之门外,连记者都只能在婚车跑在路上的时候拍摄了一些照片。

    两岁多的嘟嘟成了花童之一,托着外婆的婚纱尾巴,雄赳赳气昂昂的认真小模样,萌杀了现场的一众宾客。

    作为小花童,嘟嘟出尽风头之余,还收获颇丰,礼物、红包收了不少。

    别看嘟嘟才两岁多,却已经知道金钱的好处了,知道买玩具、买零食要用钱钱,所以养成了小财迷的性子。

    林熙和想将他的红包要过来,好好的给他保存着,他还不给。自己拿着颠颠地跑到床头那,放进了他的百宝箱里。

    裴以恒走过来,搂住林熙和的肩头,问道:“傻站在这里看什么?就这么爱你的小情人,天天看都不够?”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儿子呀,就是一个小财迷。这么小就已经知道要存钱了。你看,他正在收藏今天拿到的红包呢。”林熙和越说越忍不住笑。

    裴以恒剑眉一挑,也跟着笑了起来。“真的假的?这小东西,也不知道像谁。咱们两个,好像都没有把钱看得很重啊?”

    “反正绝对不像我。也有可能是出生的时候抱错了,你要不要去做个DNA检测?”林熙和调皮地眨眨眼。

    裴以恒伸手拍了一下她挺.翘的屁股。“做什么D

    NA检测?就凭他这么黏腻你,这么折磨我,就可以肯定他绝对是咱们两的种没错。你说,咱们怎么就生了带把的呢?要是个小公主,那多好啊。”

    林熙和戳着他的胸口,“气呼呼”地数落:“说白了,你就是想有个小情人嘛。你直说就好了,七拐八拐的累不累啊?要不这样,为了弥补你的遗憾,咱们再生一个?虽然不能保证百分百是女儿,可好歹有一半儿的机会啊。”

    “别!千万别!”裴以恒赶紧举双手投降,一副敬谢不敏的表情。“媳妇儿,我错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行吗?”

    一个嘟嘟就已经够他头大了,再来一个,不管是王子还是公主,他所剩的那点位置都会被剥夺了。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丫子的事情,他是决计不干的!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当做不存在呢?”林熙和一脸认真地点点头,继而双手一拍。“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再生一个。要是运气好的话,没准是一对双胞胎哦。”

    裴以恒更加举手投降,哭丧着一张脸。“媳妇儿,你就饶了我吧。”

    “别嚷嚷了,走吧,咱们造人去。”林熙和玩上瘾了。

    这时,嘟嘟小盆友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林熙和的腿。“妈妈,你去哪里?我也要去!”

    “去什么去?乖乖地躺床上去,睡觉!”裴以恒一把将他从媳妇儿的腿上剥下来,然后丢到床上。

    这小东西越来越让人头疼了,不教训不行!再这么发展下去,他这个当爹的威严就丢得一点儿都不剩了。

    “我不!”嘟嘟马上咕噜地又爬起来,扬着小下巴坚决反抗恶势力,就像一个勇敢的战士。

    裴以恒一把他按在腿上,啪啪啪的打屁股。

    “坏爸爸!妈妈,救嘟嘟……”其实一点都不疼,但嘟嘟还是惊天动地地嚎了起来。

    不一会儿,裴毅和云妙风都冲了上来,将嘟嘟从爸爸的魔爪下解救了出来。顺带的,还要将裴以恒数落一通。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天晚上都要上演一遍。

    裴以恒当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两世为人,做什么都可以说游刃有余。后来遇到了林熙和,被吃得死死的。现在又来了个嘟嘟,同样将他吃得死死的。他怎么觉得,他这辈子永无翻身之日了呢?

    ……

    林晴朗的婚礼之后不久,郭楚寒和和贺千羽也结婚了。

    贺千羽根本不想再办一次婚礼,毕竟他们已经结过一次婚了。而且这个年纪的她已经逐渐明白,婚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好好地过日子。

    可郭楚寒想要补偿她,于是就办了一个小型婚礼,同样只请了亲朋好友。地点就在林熙和与裴以恒那套海边别墅的花园里。

    嘟嘟小盆友依旧是花童,捧着婚纱尾巴,依旧是认真的小模样。

    “我说,你们家小嘟嘟是不是当花童当上瘾了啊?”水嫩发现新大陆似的问道。

    “也许吧。”只有林熙和自己知道,这小东西不是当小花童当上瘾了,他是收红包收上瘾了!

    水嫩摸着下巴,非常认真地审视过后,说:“嗯,裴三少当年没有进入娱乐圈角逐影帝,那是影视界的一大损失啊。也许,嘟嘟可以弥补这个遗憾!”

    心知肚明的林熙和只是笑,不忍披露这个残忍的事实——嘟嘟不想做影帝,他只想做个小财迷!

    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呢,嘟嘟就已经在捧着婚纱了。他知道,今天又要收好多的小红包!不过,等到现在,一个红包也没收到,嘟嘟有些不开心了。他漂亮的眼珠子转悠了两圈,突然往地上一趴,直接去掀新娘子的婚纱下摆。

    “啊——”贺千羽吓得惊叫一声,急忙按紧了。“嘟嘟,不能掀!嘟嘟乖,一会儿阿姨给你两个大红包,好不好?”

    嘟嘟施施然地松开手,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水嫩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惊呼道:“妈呀,果然是裴以恒的种,青出于蓝胜于蓝啊!哎呀,这就是活脱脱一个小恶魔啊,可怎么办啊!”

    贺千羽被水嫩这么一惊,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他是故意的?”

    林熙和捂脸,隐藏惨不忍睹的表情。

    虽然被发现了恶魔的本性,但是嘟嘟这个小财迷最终还是收获了好多的红包,顺带萌翻了一众宾客的小心脏。噗噗噗,现场到处都是这种中箭倒地的声音。

    婚礼一结束,上了车,坐进专属的座椅之后,嘟嘟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数红包。别看他才两岁,他还真的能数清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天赋奇高的领域,嘟嘟的天赋兴许就是数钱!

    林熙和再次忍不住捂脸,惨不忍睹啊,太丢脸了!“在化妆室里,他特地去掀千千的婚纱。千千答应一会儿给他两个大红包,他才放手,还一副得胜归来的模样。”

    裴以恒闻言,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我裴以恒的儿子,有手段!”

    林熙和第一次听

    到他这种以嘟嘟为骄傲的语气,无奈地想翻白眼。“水嫩也说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是新一代的恶魔转世。裴三少,恭喜你的恶魔事业有人继承了。”

    裴以恒又哈哈大笑了几声。要不是他正在开车,他估计都会凑过去摸摸嘟嘟的大脑袋。

    嘟嘟对此完全无知无觉,他正在专注地清算自己的小金库。

    那认真的小表情,让林熙和这个做妈的心都要化了,忍不住伸手去摸摸他的大脑袋。“数清楚了没有?一共拿到了多少红包。”

    嘟嘟将红包按在怀里,一副防备的小表情。“不告诉你。”

    林熙和:“……”

    裴以恒再次笑了起来,笑够了才道:“裴修远,不许欺负你的妈妈我的媳妇儿!”

    ……

    裴以恒很想撂摊子,然后带着媳妇儿周游世界,在不同的地方恩爱缠.绵。兴许还可以拿高清摄像机拍摄下来,留作老态龙钟的时候一起欣赏。

    可惜,作为一个劳碌命的董事长,裴以恒这个心愿达成之路漫长且荆棘密布。今天加班开个会,明天加班谈个项目,这让他十分抓狂。

    最让裴以恒抓狂的,是家里有个恶魔转世的裴修远,专门霸占他的媳妇儿!

    今天,裴以恒又苦命地加班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过了。

    毫不例外,大名裴修远小名嘟嘟的小恶魔又在他的床位上睡得四仰八叉,还打小呼噜!

    “怎么又让他睡这里?”连着加班一个星期的裴以恒十分怨念。

    林熙和看了看身边的小家伙,耸了耸肩头,表示她也很无奈。

    裴以恒额上青筋突突跳,但抱起嘟嘟的动作还是很轻柔,就怕把他弄醒了。

    洗了澡,裴以恒总算是一身清爽了。将媳妇儿搂在怀里之后,他更是心情舒畅。连着一个星期的忙碌,今天终于告一段路了,他突然来了兴致。

    林熙和自然也不会拒绝。

    两个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啪啪地捶打响了。

    “妈妈,开门!嘟嘟要进来!妈妈……”

    裴以恒额上青筋齐现,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句:“裴修远,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塞回去重生!”

    林熙和:“……”

    你看,幸福如花绽放,常开不败。裴家鸡飞狗跳的生活也将永远继续下去……

    【全文到此完结,谢谢亲们一路支持!喜欢土豆写文风格的亲亲可以到新文里勾.搭哦,土豆绝对是一只勤奋的土豆哦,么么哒】推荐作家《土豆爱西红柿》2015年豪门小说《十月围城,总裁

    喜得一窝三宝》http://www.xiaoyuantang.com/k/5334.htm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