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唯爱清影77 最终曲——幸福的味道 文 / 乖乖冰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这个小镇叫修尔,是伦敦很小的一个镇。

    车子穿过镇中心的时候,小镇不似大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的喧嚣和繁华且透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亲切和安逸之感,给温清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里的人们悠闲自得地行走在小镇满是樱花树的道路上,偶尔闲谈露出的笑意全都温和友善……

    温清影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镇,尤其这个小镇远比她想象得还要美丽。

    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直看着她,温清影收回视线,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妈咪,怎么了?”

    温母突然抽了下鼻子,似乎在隐忍着鼻子的酸涩,摇摇头。

    温清影恬淡对母亲道,“是不是想到以后在新的环境生活,所以不习惯?堕”

    温母抬起头,看着温清影,眼眶微微地泛红。

    温清影微微皱起眉,担忧母亲此刻的神情,“妈咪……”

    温母凝视着温清影,嗓音微哽,“妈咪是心疼你,清影……爹地妈咪没能够给你一个健康的体魄,上天本应该眷眷顾你,可是……妈咪多希望有个人能在我们百年老去的时候代替我们照顾你,妈咪曾经以为那个人是至维……”

    说到底,温母依然是惋惜温清影和占至维之间的感情。

    知道母亲的心思,温清影美丽的脸庞上却依然是浅浅恬淡的笑,“妈咪,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等以后……谦谦他会照顾我的。”

    温母眼中含着隐隐的泪光,伸手抚过温清影乌黑的秀发,眼中满是心疼。

    温清影把目光投向了怀里正抱着的谦谦,脸上依然是温和淡雅的浅笑,“这个小镇我很喜欢,我相信谦谦呆在这里也会很开心的……”

    温母没有再说话,只是悄悄地把眼泪拭去。

    前面的车子骤然停了下来。

    司机见前面的车子停了下来,赶忙也把车停在了路边。

    陆风和温父从前面的车上走了下来,陆风就是姚浩风留下替温清影安排一切的人。

    “怎么了,亦儒?”温母问自己的丈夫。

    温父道,“我看我们现在就在镇上买些吃的用的回去,免得等会儿又跑来一趟。”

    陆风开口道,“其实姚总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一切,只是你们可能有用习惯了的一些私人物品,还需要你们自己准备。”

    温母点点头,“那我和清影先回住处。”

    “不用了,妈咪……你跟爹地留在这里把该购买的一些东西购买回去吧,我和清姨回去就好,爹地他是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哪懂生活上的东西。”温清影对母亲道。

    “可是……”温母顾虑。

    温清影冲母亲一笑,“有陆风和清姨陪着我,妈咪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想了想温父的确对生活上的一些所需品并不了解,温母犹豫过后,随即下了车,“那好吧,你跟清姨先回去,爹地妈咪很快买完东西就回去。”

    “嗯。”

    温清影微笑跟父母道别。

    温母随即坐上了温父刚才坐的那辆车。

    这车便由陆风充当司机,以平稳的速度驶在小镇的街道上。

    谦谦还没有醒,温清影便把目光继续投向了车窗。

    然而这一刻,不似刚刚在母亲面前安然浅笑的样子,她精致美丽的脸庞上染上一层淡淡的忧伤,脑海中的思绪在流转。

    她怎么可能不伤感呢?

    和自己所爱的人分别,且这辈子恐无再见的机会,没有人能够抵御住这样的失落和难受。

    可是,比起未来都活在痛苦之中,暂时的失落和难受又如何呢?

    时间是最好的治伤良药,她会渐渐忘掉这股失落和难受的……

    缓缓地敛下长睫,再睁开,她已挥去了脑海中所有的思绪

    远远就已经看到她和父母将来要入住的这栋别墅。

    外面是纯白色,简单的两层,外面是绿油油的草坪,典型的英国小屋,舒适温馨,当然,比起温家坐落在纽约的豪宅,这就是真正的小巫见大巫,但,她很清楚,这栋别墅可能是小镇上最好的房屋了。

    同样是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这栋别墅,尤其喜欢别墅外面的这个草坪,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幻想——谦谦在草坪上快乐地跑来跑去,而她坐在别墅门口的休闲椅上,闲适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清姨道,“这里看起来不错!”

    温清影赞同,“我预感这会是个很温馨的家。”

    “我去把车后备箱里的东西拿过来,小姐您先进屋

    tang。”清姨随即道。

    温清影点了下头。

    当清姨去车后备箱里把行李之类的东西整理出来的时候,温清影的步伐朝向了别墅房门。

    房门是开的,温清影并不意外,因为陆风说过他的手下正在别墅打理着,温清影自然而然地认为别墅大门是陆风的手下打开的。

    一进入别墅,温清影立即就被别墅里温馨的英式装潢所吸引。

    她喜欢冬天的时候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壁炉里火光带来的温度,而此刻别墅这厅里就有一个很别致的壁炉。

    她抱着处在熟睡中的谦谦充满憧憬地环顾着别墅里的一切事物,直到——

    那一刻温清影的呼吸好像遽然停止,她整个人怔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甚至以为自己此刻所看见的那抹屹立在落地窗前的俊逸身影只是她脑海中潜意识的幻想,直到她连眨了几下眼,都没有掠去眼中这抹身影后,她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她的幻境。

    当下,她摇着头,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屹立在落地窗前的这抹挺拔俊逸的身影转过了身,那双幽暗却深沉的黑眸不偏不倚地凝注着她。

    温清影退了几步,依然沉浸在这样的震愕之中。

    恰好,清姨在这个时候拿着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但当清姨看到这里面的画面时,清姨整个人却错愕半晌。

    随即,没有等清姨有发言的机会,清姨就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西装保镖带离。

    别墅里,仍只有温清影和占至维两个人。

    面对着温清影的震惊,占至维的脸上只有波澜不惊的平稳的表情,“看到我,很意外?”

    她看着他,无法置信他的出现,脸上呈现着迷惘。

    她继续后退着,脸上的惊愕逐渐褪去,由冷漠所取代。

    占至维面无表情,眸光却意外温柔,“你是我太太,怎么能不知会我一声,就离开呢?”

    她猛抬头看着他,苍白的脸庞上掠过一丝狼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占至维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她怀里抱着谦谦,知道一直后退终究只会被他逼直墙角,她随即停下了步伐,镇定自若地面对着他。

    她以为不会再面对他的,哪里想他会出现……

    眼泪一时间无法控制,在双眼里聚集。

    占至维朝她走来,倨傲如只优雅的捷豹,不疾不徐,不骄不躁,仿佛一切在他的掌控之中,好似她已经是他的猎物。

    当他走到她的面前时,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加速,她奇怪面对着他,她依然还会紧张。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再一次问,用很冷淡的语气来消除自己此刻的紧张。

    占至维天生就是个能洞悉人心的人,他此刻早已经把她的紧张看穿,他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温声反问道,“我的太太,你觉得呢?”

    她因为他的称呼而怔了一下,避开他此刻专注凝视着她的目光,她清冷地道,“你走吧……这里是私人住所。”

    该死的,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明明在纽约,对她的离去无动于衷。

    占至维却没有听温清影的话,他兴致盎然地环顾了一眼别墅的四周,以轻蔑的语气道,“我占至维的妻子,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简陋的地方及生活在这人迹罕至的小镇上?”

    温清影身子一颤,始终不愿意看他,“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她是真的很意外,也不明白,忍不住又问道。

    占至维定定地盯住她,嘴角还挂着刚才那似有若无的笑,“我以为我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很明显。”

    温清影又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他。

    占至维伸出双手,轻扶在温清影的双肩上,黑眸里的温柔目光却柔和地从她的脸上掠过,再逗留在孩子熟睡时稚气的脸庞上,“我当然是为了你和孩子而来……我记得再带你回巴黎前一晚——我们在床上度过很很美好时刻时,我跟你说过,以后我们一家三口都不会再分开了。”

    因为占至维的话,温清影脸色赧红,又因为他的话,温清影整个人定住。

    占至维疼惜地低头在谦谦睡着时红扑扑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望着温清影已转为微微泛白的脸庞,“老婆,如果你喜欢这里,我就陪你在这里度假,如果你不打算走,我们就定居在这里,只要你喜欢。”

    温清影望着他,更加的迷惑。

    她不明白他眼中的那坚定的宠溺和包容,代表着什么?

    “我们之间……”还未从错愕中回过神的,她只能说,“已经结束了。”

    “是吗?”占至维眯起眼,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以为我们还没有离婚。”

    他的话令她心痛。

    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离婚吗?

    喉咙不禁涌起一丝酸涩,却被她坚强抑制住,“分居两年,

    不需要一纸婚书,你就可以单方面跟我离婚。”

    占至维再次一笑,“宝贝,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什么‘宝’……”她窘迫着,因为不好意思叫出他刚刚对她的称呼,但又生气他这样叫她。

    他不是没有这样叫过她,但大多数都是在床上,她知道他私下不会这样叫她,所以,她讨厌他此刻这样的称呼,那样自然的语气,好像他们曾经有多恩爱似的,她讨厌他表现出来好像很爱她一样。

    “我走的时候,我完全有时间,也有能力去阻止你,但想了想,我最终没有这样做。”他突然义正言辞地跟她说。

    想到在飞机上所流的眼泪,温清影鼻尖酸涩,“既然如此,何必又要出现在这里?……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这难道不好吗?”

    “不好。”占至维明明是个精明沉稳的人,却学着她有些幼稚的语气。“你带着孩子离开了,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们……”她抬起眼,不明白地看他。

    占至维望着她,徐徐淡淡地道,“我没有阻止你离开,只因为我想让你明白——无论你到了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我都可以找到你,所以,你永远都别想摆脱我,今生今世,你我已经注定要纠缠在一起。而现在,你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你的确是摆脱不了我的,因为,就像你此刻依靠着姚浩风的能耐帮你‘逃’来了这儿,但我依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你。”

    “你……”温清影震惊。

    该死的,为什么他能够找到她?

    浩风说她的行踪不会有人知道……她所乘的飞机被浩风包了下来,出入境全都被浩风抹去,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的。

    占至维笑得风轻云淡,如他以往处理公事时那神态自若的样子,他轻扯着嘴角道,“我让你深切、清楚地明白了,这样……你以后也就不会想着再离我而去了。”

    她的目光对住他,心底渐渐平静……

    踯躅后,她终于道,“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什么?”她实在不明白,他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他若要一名妻子,这个世界恐怕有无数的优秀女孩可以供他选择。

    “我要你,温清影,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想要的是你。”这句话他应该早点跟她说的,但过去因为自己的迟钝,也因为一直沉浸在被她深深爱着的虚荣里,他一直未有亲口跟她说这句话,直到她离开。

    他想弥补,想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但因为她时至今日始终对他缺乏信任,他未有出此下策,以退为进。

    温清影叹了口气,摇着头道,“占至维,我请你别再说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她不恨他,甚至到此刻也没有抱怨过他,但他不要这样的欺骗她,把她当傻子一样耍,她不是个笨蛋。

    她宁愿屈从现实的残忍,也不沉浸在伪装的虚情假意中。

    “如果你要一位妻子,我相信也有大把的女人可以供你选择……”

    占至维摇头,“在我看来,每个人一辈子合适的人只有一个,而最适合我的那个人就是你。”

    温清影皱眉,想再说什么,占至维却突然道,“我知道你依然在乎我。”

    温清影感觉自己有些难堪,低下头。

    “不要骗自己,也不要试图骗我,你知道,这个世界能够欺骗我的人没有几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他温和地笑。

    “为什么你还要来招惹我?占至维!”就像被人欺负了一样,温清影的胸口团聚着一团怒气,未免自己和占至维的争执声会把刚刚没睡多久的谦谦吵醒,她随即转身把谦谦抱放在了沙发上。

    沙发上有毯子,她把谦谦盖好,这才走到他的面前,迎视他温和的目光,咬牙切齿,“你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你不爱的人身上,你是疯子,还是有毛病?或是你这种人根本就以玩弄人为乐趣?”

    “你说得对,我根本就不喜欢浪费时间,我只会在我在乎的人和紧要的事情上花时间。”

    在乎的人?温清影猛地抬头看着他,“你已经亲口跟我说我太执着‘爱’这个字眼了,难道我还没有自知之明吗?”喉咙吞噎下哽咽,她的双眸迅速染红,“你说得对,我的确执着于爱这个字眼,所以,我不会像你一样,跟自己不爱的人苦苦纠缠……”

    “你知道我当下为什么跟你说那番话吗?”占至维倏地眯起眼,一脸的正色。

    温清影无法回答。

    占至维笑了一下道,“因为有人告诉我,你在乎的人是姚浩风,而你背着我去见姚浩风,这的确让我内心产生了一丝醋意,我想试探你,所以对你说了那番违心的话。”

    温清影摇着头,“什么叫违心的话?你当时明明说得很清楚,也很明白。”

    “清影,我想你并不知道,其实男人吃起醋来也很可怕。”

    “你根本就是胡说,你没有吃醋,也没有试探我,你根本就是不爱我……”她没有办法拐弯抹角地跟他说话,所

    以并不知道她此刻的这句话已经对他透露出了浓浓的情感。

    “清影……”占至维再一次扶住她纤瘦单薄的双肩,“很抱歉,过去我并不知道妈不喜欢你。”

    温清影双眸瞪圆,而后转念一想,“所以……”

    占至维点了下头,“所以,你以为我会拿妈来开玩笑吗?她告诉我,她亲眼所见你跟姚浩风亲亲密联络……宝贝,我在纽约处理着你父亲的事,试图平息两家之间的仇怨,而你却背着我跟其他的男人眉目传情?我没有办法……或者说,面对我在乎的人,我很容易失去理智。”

    “你……”所以,是占母跟占至维说她和姚浩风有“关系”,所以,占至维那日才跟她说那样的话吗?

    若真是这样,那……

    她误会他了?

    温清影的心一动,却硬生生地压住。

    他仍无充分的理由教她相信。

    “那你为什么不把温氏企业还给我?你努力让它上市,难道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吗?”

    占至维回答,“我不惜损失HUSO集团的股份让温氏企业上市,就是为了让温氏企业能在未来成为一个叱咤商界的国际集团,我希望以此来弥补占家对温家的亏欠,因为当年的确是爸他以不光彩的手段陷害了温老,但爸并没有对温家有恶意,他只是当时因为跟易家的仇恨而失去了理智……”

    “那秦倪呢?你跟我说你在认识我以后就没有其他女人,可是在我们结婚以后,我曾经亲眼看到你的手机收到来自这样一号人物的短信……”

    这一刻,占至维笑了,宛如登上了高峰,有着无比的畅快。

    “我还以为你不在乎。”

    眼泪在此刻蒙蔽了温清影的时间,“我怎么会不在乎,我以为不爱我,我只能拼了命让自己不在乎……”她哽咽地说道,直到喉咙中的苦涩,让她没有办法再畅快地说话。

    占至维的双眸浮起炯炯地光,他搂住了她,这一次她只是略做挣扎,他执意不放手,眸光墨沉,如一泓深不见底的黑潭,深情地锁住她,“‘秦倪’是余馨幽的代号,她是一个私家侦探,怕惹麻烦,通常联络我的时候都以代号,未免遭人报复,她跟每个客户联络的时候都是情人的口吻……”

    温清影瞪圆了双眸,面对这个事实,她根本来不及适应。

    占至维抱紧她,“她是替我办事的人兼朋友,改天我有时间介绍你们认识。”

    想到自己无端吃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的醋,温清影感觉有些难堪,红着脸把占至维挣了开来。

    然而,占至维并不愿意放手,他自身后又将她抱住,这一刻,没有轻佻的笑,没有自负狂妄,没有自恃尊大,他靠在她的肩膀上,缓缓闭上眼,幽幽地道,“老婆,你现在愿意跟我回家了吗?”

    她承认,被他紧紧抱着的感觉很好,就好像一个孤独无助飘荡在海面上的人,突然看到一艘渔船,那获救的安全感就像他此刻抱着她一样,“你真的爱我吗?”她哽咽地道。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爱情这东西,真的说不清,道不明,我只知道,我意识到我开始在乎你是在我在日本的时候,当时你我起了矛盾,我独自在日本,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后来你主动来找我,我的世界好似突然从灰暗变成了明亮……我也不明白这是不是爱,因为我以前对思俞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或者你告诉我,清影,你爱着我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成天脑海里就想着你,对任何人都失去了兴趣……”

    温清影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自语。

    “虽然我不清楚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乎你的,但是清影,我此刻很清楚,我不能没有你……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去找你,就算你不能在将来为我生一儿半女,我也不在乎,我要的,只是你!”占至维再一次紧紧地将温清影抱住,这拥抱牢固得让温清影不能呼吸。

    温清影没有开口说话,感动的泪水继续流淌。

    “我爱你,温清影,我爱你……”占至维说着,他的声音就像从灵魂深处呐喊出来一样,“这一年我没有去找你,只因为我这个人在感情方面太迟钝,还有我的疑心,我害怕你是承载着你父亲的报复而来接近我的……抱歉,宝贝,这一年我几次消失,没有人知道,我只是租了温氏企业对面的一间房,仅仅只是每天看着你上下班,我已经很满足……”

    温清影屏住了呼吸。

    她不能说话,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因为他此刻说的话,因为他这样紧的拥抱。

    泪水更多的涌了出来,倏地,她转过了身。

    占至维诚挚的目光凝视着她满是泪痕双眸,他几乎是以小心翼翼地语气问,“清影,你还爱我吗?”

    温清影已不能说话,她低着头,很轻很轻地点了一下。

    占至维欣喜若狂,将她抱了起来,欢呼着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后,他这才将他放了下来。

    温清影依然泪流不止。

    <

    p>占至维深情款款地望着她,这一刻,没有再“指责”她的眼泪,他迅捷地低头,深深将她吻住。

    他温热的唇瓣紧紧贴着她时,她的双手开始慢慢环绕住了他的脖颈……

    沉浸在这样的深吻之中,眼泪仍没有停止。

    而这一刻,她不再谴责自己的无用,因为,原来幸福也可以有泪水。

    时间在他们拥吻的这一刻停驻,旁边的沙发上,他们的孩子依然睡得很香……

    ……

    忘情深吻的二人根本就不知道,在别墅门口,提着东西的温氏夫妇正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手里的东西已经落地,但,二老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满足欣慰的笑意,眼睛里都蕴含着隐隐的水光。

    帮温氏夫妇提着东西的陆风亦看到这一幕,回过神后,他拿起手机在远在美国的老板打电话。

    而后,纽约姚家豪宅的书房里,一抹孤寂的俊逸身影始终屹立在落地窗前,他的脸庞却是久久的平静

    很多年后,占至维夫妇和易宗林夫妇相邀一起玩,占至维坚持要去日本,易宗林坚持要去乌托邦,最后两人不欢而散,但两人回家后被各自的妻子训导一遍后,两人乖乖‘冰释前嫌’,最终带着带着各自的孩子,去了迪拜……

    在迪拜那全世界最高楼的楼顶,他们拥抱着各自的妻子,迎着徐徐的微风,俯瞰整个世界……

    这个时候,申靖和夏禹同时来到楼顶,他们说陆衍和傅恩同给他们的发来了喜帖……

    当收到这个消息时,他们望着自己的妻子,相视一笑。

    (全书完)——题外话——番外不可能像正文那样,所以,亲们,关于至维和清影的故事,到此结束咯,不过,冰自己还在幻想着他们的甜蜜,所以,也许心血来潮的时候,会更上几篇甜蜜篇上去……

    感谢一路追随此文的亲们,下本再见。

    过几天就会开新文咯,喜欢冰笔下的人物,期待冰会在新文有更大进步的亲们,别忘记追文哦!爱你们!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