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004 乖乖跟我走 文 / 姐是爷儿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对于何导的不请自入,子桑倾的小脸一下就黑沉了下来。

    该死的,真当她是削尖了脑袋一心想挤入娱乐圈,任由别人想潜就潜的十八线小艺人?

    “何导,你进错房间了,我不是艺人,也没想演戏,想潜规则你该去找别人。”

    子桑倾站在哪里,也不拐弯抹角,看着**熏心的何导,一针见血的直白道。

    何导刚想往子桑倾的床上坐,听到她这话,动作当即一顿:“你说什么?”

    他的确是来潜规则的,但这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子桑倾没必要说出来吧。

    还有,她说不想演戏?

    怎么可能。

    娱乐圈里的男人女人,哪怕就是个小助理也心怀梦想,有多少人想要一炮而红名利双收,子桑倾不可能是个例外。

    “我不是圈里的人,不接受潜规则。”子桑倾的声音很冷,看向何导的眼神更冷。

    何导肥硕脸上的小眼睛微微眯起,重新打量起子桑倾,看着她那双毫无情绪波动的冰冷黑瞳,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子桑倾说不想演戏,也许不是在开玩笑。

    “小白是圈里人,你小白的助理,也算是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了。而且你也是学音乐的吧?也许你不想演戏,但你总想要发专辑吧?我可以帮你!”

    何导显然没将子桑倾的冷眼当回事,他依然觉得可以拿下子桑倾这个初入娱乐圈,连新人都算不上的小助理。

    子桑倾估计就是仗着年轻美貌,又是个还算干净的新人,正待价而沽呢,这种妄想放长线钓大鱼的女孩他见得多了。

    “不需要。”子桑倾有点失去耐心了,语气更冷了几分。

    别说她不喜欢唱歌了,就算她真的喜欢音乐要发专辑,她也用不着眼前这个色狼帮忙,她家族好歹还有点背景,发个专辑不要太简单。

    “你别不知好歹,你知道有多少人想上我的戏吗?”何导见子桑倾如此不开窍,他的耐心也同样快被磨完了。

    给了梯子就该顺着往上爬,子桑倾未免太没眼力劲儿了。

    真以为自己是天仙,能一朝飞上枝头当凤凰不成。

    “那是别人的事。”子桑倾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继而指着房门准备送客,“何导,想上你戏的人一大把,你该去找她们,我这里不欢迎任何明的暗的规则。”

    “子桑倾,你别给脸不要脸!”何导肥硕的脸一沉,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

    何导站在床前,被气得身上的肥肉都抖了一抖。

    子桑倾瞅了他一眼,简直不想再看第二眼:“何导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的脸自己保养,不需要别人给。”

    子桑倾收回指着房门的手,暗想着何导要是再纠缠下去,她就出手直接把他打出去算了。

    “我看你就是欠调教!”他该说的都说了,子桑倾还这么不给脸,何导火气一上来,就气冲冲的走向子桑倾,似乎想强上。

    子桑倾冰瞳一眯,站在墙边不避不闪,何导要是真敢把咸猪手抓向她,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何导就要走到子桑倾面前了,他也果真是抬起了手伸向子桑倾。

    正当子桑倾沉着双眸准备出手阻拦时,何导愤怒伸出的手却突然一顿,甚至还细微的颤抖了起来。

    子桑倾准备出手的动作也一顿,视线顺着何导微抖的手往上移,落到他的肥脸上时定睛一看,何导在流鼻水。

    控制不住的流鼻水。

    在子桑倾的审视中,何导连忙走向桌边,抽了几张纸巾就擦鼻涕。

    他擦拭的动作有些大,越来越抖了。

    子桑倾眉心一动,何导这是毒瘾发作了。

    何导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子桑倾大声又急促的吩咐道,“快,快去把我助理找来!”

    子桑倾本以为何导会立即离开她的房间,没想到他在毒发后,竟反而懒着不走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去!”何导擦拭着流个不停的鼻水,见子桑倾还傻站着不动,直接吼了起来。

    “……”虽然何导吼得额头青筋都冒了出来,但子桑倾对他的吼声不为所动。

    看着何导颤抖得缩着身体,一下接一下擦着鼻水,子桑倾一再确定他真的是毒发后,这才走出房间。

    走到何助理的房门口,子桑倾便抬手‘叩叩叩’的敲门,敲门的动作不疾不徐,看样子一点也不急。

    没多久,何助理便开了门,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开门看到子桑倾,他愣了一下,继而笑了,笑得特别暧昧:“进来吧。”

    “……”子桑倾眼角一抽,何助理这笑容,是以为她投身潜规则,主动送上门来了?

    何助理转身往房间里走了几步,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子桑倾还在门口,便道:“傻站着干什么?你还会害羞不成?进来啊。”

    “何导让我来叫你,他在发抖流鼻水。”子桑倾不紧不慢的不冷不热的说道。

    何助理一听,眼皮顿时一跳,身为一名助理,导演的事情自然是放在首要位置的,仅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的他,当即快步往外走。

    何助理住在何导的隔壁,出了房间才发现何导的房门紧闭着,便又停下询问着子桑倾:“他在哪里,你房间?”

    “嗯。”子桑倾点头,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何助理得到回答,当即转身快速跑向子桑倾的房间,速度之快,堪称百米冲刺。

    子桑倾本就是任务需要,才当白丞橙的助理混进娱乐圈的,眼下线索主动浮出水面,她自然不会放过,连忙跟着何助理回到了自己房间。

    何导在娱乐圈的人脉非常广,凭他的身份地位,也许能从他身上顺藤摸瓜钓到大鱼。

    “何导,何导。”何助理一进房间,就冲向瘫软在沙发上的何导。

    何导手里拿着纸巾,可他已经懒得擦鼻水了,任由清水般的鼻水泛滥流下。

    “小何,快,给我来点。”一看到何助理,何导难受得不顾子桑倾在场,急促道。

    “何导,最近形势紧张,我们手里已经没有货了。”何助理说话前瞟了子桑倾一眼,但也同样没有顾忌她在场,直白道。

    在娱乐圈混久了,这种情况见得多也就司空见惯了,子桑倾虽然是个新人,但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不是让你没货就要备着点!不能断货吗?”何导有些生气,似乎想打何助理,但他现在浑身无力的情况,让他除了吼也无能为力,“打给范飞菲,快!”

    乍然听到范飞菲的名字,子桑倾当即留了个心眼。

    范飞菲是个电影明星,超一线女演员。

    何导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说找她,看来范飞菲也不简单。

    “何导,没用,我上午就打电话给他了,她不给我们货。”何助理抽了好几张纸巾,忙不迭的帮何导擦流个不停的鼻水。

    “再打!现在就打!”何导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贱人,要是没有老子捧她,她能这么红?现在竟然想翻脸不认人?告诉她,没货她也别想混了,就她那些黑料要是曝光,她就是升天了也能摔下来!”

    “是是是,我打,我现在就打!”何助理当了何导十几年的助理,娱乐圈的利害关系哪能不明白。

    子桑倾安静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听着,从听到的线索里暗暗思索着其中的复杂关系。

    何助理身上没带手机,说完就要回自己房间拿手机给范飞菲打电话,一回身,才发现子桑倾的房门大开,她刚才竟然没关门。

    “子桑倾,你把何导给我照顾好了,不准让别人进来!”临出门前,何助理警告着子桑倾道,出门时顺带着‘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子桑倾并没有将何助理的话放在心上,除了白丞橙,没人会敲她的门。

    视线从紧闭的房门上收回,子桑倾看向沙发上的何导,他闭着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的额头上冒着虚汗。

    子桑倾脚步轻移,转移到何导的正面,离他三米远的看着他,试探着问道:“何导,为什么要找范飞菲?”

    “不懂就别问。”何导掀开眼皮,目光涣散的看了子桑倾一眼,语气不是很好,“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既然知道的太多不好,那你们刚才为什么不避着我。”娱乐圈这些人,个个都是人精,子桑倾觉得玩心计她会吃亏,便也说得直白。

    “你是真清纯还是装白痴?我现在这鸟样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别烦我!”因为毒发得不到缓解,何导的口气非常冲。

    子桑倾果真没再烦何导,她只静静地打量着他。

    这何导,当真是一点也不避讳让她知道这些,难道在娱乐圈,吸毒已经是常态了吗。

    仅一分钟过后,敲门声响起,子桑倾以为是打完电话回来的何助理,便走去开门。

    然而,门一开,她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却不是何助理。

    “小白。”子桑倾有些微讶异的看着白丞橙。

    想到何导还在她房间里,子桑倾只将门拉开不大不小的一条缝,她堵着门口,不然白丞橙看到门内的情况。

    “你没事吧?”白丞橙神色有些紧张,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子桑倾。

    “没事。”子桑倾摇头,发现了白丞橙的神色有异,“你怎么了?”

    “我刚看到何导的助理……从你房间出去。”白丞橙话说到一半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把话都说了出来。

    “嗯。”子桑倾点头,倒也没否认,但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两人仅沉默了几秒后,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白丞橙看着颇为冷淡的子桑倾,暗想他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不该来敲这个门的。

    他本来想去找周衍的,可在一出门就看到何助理从子桑倾的房里出来,且何助理还只围着一条浴巾时,他就不淡定且不放心了。

    两人正尴尬的时候,何助理从他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还换上了一身休闲服饰。

    白丞橙看向不远处走来的何助理,一向阳光溢满星辰般的双眸,染上了一丝敌意。

    何助理的步伐走得很急,三步并作两步很快走了过来,他伸手就推开挡在门口的白丞橙:“快让开。”

    白丞橙被推到了一旁,他抿着嘴脸上有着不悦,一抬眸却发现何助理并没有理会子桑倾,只见何助理一把推开房门,径自越过子桑倾走进了房间。

    从大大敞开的房门往进去,白丞橙这才发现子桑倾的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看着沙发上仅穿着浴袍的何导,白丞橙一脸震惊的看着子桑倾。

    何导怎么会在子桑倾的房间?

    “你想说什么?”面对于白丞橙的震惊,子桑倾显得特别镇定。

    “我……”白丞橙突然就紧张了起来,眼睛一连眨巴了好几下,结巴了半响后,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满目坚定的看着子桑倾,“子桑倾,我相信你。”

    虽然他和子桑倾的交情,至今算不上多深,但他就是觉得,子桑倾跟圈里那些为了名利出卖自己的人不一样。

    “……”子桑倾反倒是愣住了,她定定的看着白丞橙,眸光微闪了一下,“谢谢。”

    何导就在她的房间里,她没想到,白丞橙竟然会什么都不问,就选择相信她是清白的。

    白丞橙还想再说什么,房间里何助理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何导,范飞菲说她也在附近拍戏,等下会过来找你。”何助理的声音不大不小,说得小心翼翼的。

    他不确定范飞菲什么时候能到,也不确定何导能等多久。

    “等下是等到什么时候?让她快点!立马赶过来!”不出何助理所料,何导发火了。

    子桑倾和白丞橙都看向何导,看着房里的动静,两人都没有进去或离开的意思。

    因为毒发得不到缓解,何导开始有暴躁的倾向了,何助理看着他也无能为力,眼下只能等范飞菲了。

    何助理站在沙发旁,瞟到门口的子桑倾和白丞橙时,便道:“小白,你们要进来就进来,不进来就把门关上。”

    白丞橙没立即回话,而是看向子桑倾,犹豫了两秒后,低声道:“要不,你先到我房间去吧,我再去开个房间给你住。”

    白丞橙虽然不沾毒品,但在门口张望一眼,他也知道何导是怎么回事。

    大晚上的,何导莫名其妙出现在子桑倾的房间,他不想让子桑倾和他们在一起。

    但让子桑倾单独和他在一个房间,子桑倾肯定不太愿意,而且他也不好意思。

    “不用,我东西都在房间里,你要是不想进来就回去吧。”子桑倾回头看了眼床上的手机,其实她没什么个人物品。

    “你和他们在一起我不放心。”白丞橙说着就进了房间,反手就关门,几乎连犹豫都没有。

    “……”子桑倾多看了白丞橙两眼,但也没说什么,进入房间在自己床上坐下。

    子桑倾的这个房间是双人房,白丞橙看了看沙发上的何导和何助理,他最终选择坐在了另一张床上,和子桑倾面对面。

    房间里有四个人,可是没一个说话,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子桑倾跟个事外人一样玩着自己手机,不久后,白丞橙也玩起手机聊起了天。

    白丞橙才把玩了手机没几分钟,房门就被人敲响了,四个人八只眼睛,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向房门。

    “我来开。”何助理率先起身往外走。

    何助理还想着,范飞菲怎么那么快就到了,结果门一开,发现门外站的人不是范飞菲。

    “周衍,你怎么来了?”何助理有些惊讶的看着周衍,说完才想起这个房间是子桑倾的,“你来找子桑倾?”

    自以为周衍找子桑倾的何助理,不等周衍回答,他就回头看向子桑倾:“子桑倾,你出来一下,周衍找你。”

    子桑倾没起身,但从何助理打得不是很开的房门缝隙里,看到了周衍的半个身子。

    “我和他不熟,不是找我的。”子桑倾看了白丞橙和他手中的手机一眼,语气平静道。

    她刚才不小心看到白丞橙在用微信聊天,周衍十之**是白丞橙聊过来的。

    被挡在门口的周衍,听到子桑倾的声音后,冷沉的眉目似乎微动了一下,下一秒,他径自推开门,走了进去。

    “……”何助理没打算让周衍进入房间的,但周衍的名气地位摆在那儿,再加上周衍的背景不简单,他哪里敢拦他。

    最终,何助理只能关上房门,默默走回何导身边。

    此时,何导肥硕的脸上尽是细细密密的汗水,他抬眸看了周衍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周衍的气场很强大,他站在床和沙发之间,打量了何导一眼后,一直插在裤兜里的右手,突然掏出了一小包白色粉末,随手就丢给何助理。

    始料不及的何助理,连忙接住扔在胸前的东西,垂眸一看,顿时大喜。

    “周衍,你不是不沾这些东西吗?你怎么会有货?”何助理惊喜之后,看着周衍发出了疑问。

    周衍冷睨了何助理一眼,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何助理见状,自讨没趣的收回了视线,还是快点帮何导解决了需要要紧。

    从周衍进门开始,子桑倾就有意无意的留意着他,看到他掏出白色粉末,她眸光顿时一紧,看向周衍的眸色略深了不少。

    “衍哥。”房间里的气氛太不平静了,白丞橙有些坐不住,便站了起来。

    周衍看了白丞橙一眼,依旧没说话,他抬脚走了过来,竟在子桑倾面前站定。

    子桑倾因为坐在床边的原因,不等不抬头看向周衍。

    “你说和我不熟?”周衍冷睨着子桑倾,音调冷冷的。

    一时之间,子桑倾也看不出周衍在想什么,冷淡的如是道:“本来就不熟。”

    “衍哥,你别站着,这里坐。”白丞橙看看子桑倾,又看看周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周衍倒也没客气,当真在子桑倾对面坐下。

    子桑倾看着他,这心里顿时就有些小膈应,同样都是对面坐了个人,看着白丞橙她没什么感想,但看着周衍,她怎么觉得这么不舒服呢。

    何导和何助理没空理会床边的三个人,三人中只有话最多的白丞橙在巴拉巴拉的说着,这次真不是他话唠,主要是谁都不讲话的话,这气氛也太尴尬了。

    子桑倾一边听白丞橙讲,一边观察着何导和何助理,何导当着他们的面,当真是一点都不避讳的服用起了那包白色粉末。

    看着这一幕,子桑倾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没想到毒品在娱乐圈,已经这么泛滥了。

    当何导吸食完毕后,何助理接了一个电话,听对话,貌似是范飞菲打来的。

    没多久,房门就再次被敲响了。

    这一次,依旧是何助理抢着去开门。

    门一开,子桑倾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抹胸小短裙,脚蹬至少十五厘米的高跟鞋,前凸后翘的身材异常火爆,性感极了。

    何助理有些讨好的唤着范飞菲,但范飞菲连正眼都没怎么看他,径自越过他走进房间。

    范飞菲率先看到瘫软在沙发上的何导,随后才看到坐在两张床上的子桑倾、周衍、白丞橙三人。

    “周衍!”范飞菲一看到周衍,眼睛瞬间大睁,眼线都撑得快变形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周衍冷冷的睨着范飞菲,连回答她的意思都没有。

    “哦,对,我想起来了,你在拍何导的戏。”范飞菲本想走向周衍的,眼角余光在瞥到何导后,愣是硬生生停了下来。

    周衍似乎一点也不想看到范飞菲,他冷眸一转就看向子桑倾,边起身边冷声道:“你跟我来。”

    “……”子桑倾不解的看着周衍,并没有跟着他起身。

    范飞菲刚出现,她什么线索都还没听到,怎么能走。

    “走不走?”周衍起身走了两步,见子桑倾还坐在床上,便停了下来。

    子桑倾摇头,开什么玩笑,这种关键时候她就是赖也要赖在这个房间,走什么走。

    然而,周衍似乎一点也不想子桑倾留在这里,被拒绝的他,直接伸手抓住子桑倾的手腕,拉起她就往外走。

    子桑倾沉着双眸,抽了下手竟然没抽回来,人太多,又不好动手,便低声怒道:“周衍!你干什么?”

    白丞橙有些懵,不明白周衍怎么突然就拉着子桑倾要走。

    范飞菲本就对周衍有狼子野心,看着周衍拉着子桑倾的手,顿觉刺眼极了。

    “周衍,怎么我刚来就要走?”范飞菲快走几步拦在周衍面前,她深知周衍这人有很严重的洁癖,所以虽然很想贴上去,但还是忍住了。

    “让开。”周衍冷眉轻皱,对范飞菲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范飞菲一身本事早练出来了,哪里会让周衍这张冷脸吓跑,她当下就指着子桑倾,媚笑道:“你看上她了?可她似乎不想跟你走。”

    子桑倾正准备用巧劲挣脱周衍,范飞菲的话让她动作一顿。

    周衍看上她?

    开什么玩笑!

    “你想太多了!”子桑倾沉着脸,没好气的看着范飞菲。

    什么嘴巴,张口就喷人。

    范飞菲不知道子桑倾是白丞橙的助理,以为她就是一个靠着色相才进剧组,演个无名配角的小新人,对于子桑倾的呛声,她着实没想到。

    一记怒火中夹带着恨意的眼神,嗖的一下射向子桑倾,范飞菲这个摸爬滚打后磨炼出来的狠眼,不少人看着都怕。

    她本以为可以吓着子桑倾的,结果子桑倾眸色平静的看着她,冷静地不像话。

    圈里的女星中,范飞菲自认没几个人的气场能有她强大,冷不丁在子桑倾这里踢到铁板,她暗暗咬牙,讽刺道:“哼,性子挺辣的嘛。”

    周衍见范飞菲非要挡着不让开,他也不争,拉着子桑倾就绕过她。

    子桑倾是真不想在这时候离开,刚想挣脱周衍拉她的手,周衍抓着她的手就突然大力了不少,且,他还侧过头来看着她,眼含深意的低声道:“想达到你的目的,就乖乖跟我走。”

    T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