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东宿之归路(下) 文 / 娜月璱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生死关头,我会以我的安全为先。”

    把灵石收进储蓄戒指里,交易达成。反正一个铃铛是送,六个也是给。何况……这些孩子都是她喜欢的吧。

    也不知她走到哪儿了?可安全?

    老岛主见我应了,激动的微红了眼圈。

    “那,明月先生,是不是、是不是还有一个名额。”有些忐忑,如果可以,他想要送走所有人。

    老岛主满是希冀的苍目……忽然间让我想起了临终时父亲的眼睛。

    鼻子微涩,然后闭目静心,灵识外放,须臾后睁眼,道:“隔壁是不是有个孕妇?”

    老岛主看向屋子里一个垂头攥拳的壮硕男人,急催问,“阿龙,小葵有身孕?”

    叫阿龙的男人先是呆了下,然后狂点头,“是,是,刚发现,小葵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子了。”

    “赶紧把小葵带来。”

    “是,我这就去。”

    现在,虽然没有明说,但所有人都已经猜到,这个明月先生有离开的法子。

    “明月先生,我有一稚女今年八岁”

    “明月先生我孙子才两岁”

    “我儿子”

    ……

    一时间,屋里的人都激动的想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出去。

    实在名额有限。而且就算能离开又如何?一样凶险,那鬼船上谁知道是不是还有蓝白鬼火之外的东西,全是搏命而已。

    老岛主见我蹙眉,以为我不悦,抬手安抚众人,“大家静一静。”

    一名不比老岛主年轻的老者开口道:“阿荣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老岛主看着老者,愧疚道:“三哥,你是知道我和阿荣先后都预梦到了‘海神翻身’,阿荣梦到的更严重,甚至还梦到了……鬼船。这位明月先生有个叫引路铃的宝器。可以登上鬼船。可能这是唯一逃过此劫的机会。但宝器的数量只有七个,除了明月先生和白先生,就、就是阿荣、二柱、丫儿、海娃和阿龙媳妇……”

    老者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几个孩子,叹了口气,“唉,阿荣的梦太晚了。可能命运如此,是海神给我们的考验吧。”

    老岛主道:“其实在知道的时候,立刻放弃一切坐船离开还是有机会的。”

    阿荣的梦是在送木莲华他们离开后,回到家里忽然昏厥梦到的。

    老者道:“你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谁会走?谁又能想到它来的这么急!”说到这儿突然看向我和白呈,道:“不知是不是你们来了才令海神大发雷霆。”责备质疑的口吻。

    “老岛主可是一个月前就预梦到了这场灾难。”我蹙眉道。

    “阿荣爷爷预梦到的本来只是普通的‘海神翻身’,阿荣预梦到的鬼船却是在你们来了之后。”老者气愤道。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和我手腕上的引路铃有没有关系。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若是知道引路铃会引来如此大的海灾,肯定会绕开海螺岛。

    可……如果没有来海螺岛,又怎么能遇到她?

    一旁聊赖的白呈突然脸色大变,“不好!”然后站起来拉着我朝屋外瞬移。

    我迟了他一瞬也反应过来,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卷了阿荣等四个孩子,一并带了出去。

    等我们出去,地面已经如筛糠般抖擞起来……我和白呈同时一脚点地,腾空跃起,朝着高空飞去。

    三个孩子都被突变吓住了没有反应,那个婴儿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因突然被挤压的不适而哇哇~大哭着。

    正要安抚他们,手腕上的引路铃响了!

    最后一声的铃声,声大如洪钟,锐能刺魂,一阵阵的晕眩令人精神难以集中。我费力扭头,看到白呈也比我好不到哪去,但他至少还能在空中定住身形,拉扯着我们五个。

    “鬼船要出来了。”白呈见我看他,坚难开口。

    他不说我也明白。

    而刚才我们站立的地方,老岛主的房子,现在如恶鬼裂开的血盆大口,被生生撕成了数片,又瞬间被铺天而来的海水淹没冲毁,片瓦不留……

    几乎眨眼的功夫,从地震到海啸,毁灭了一个世界。

    阿荣他们被引路铃的铃声震昏了过去,没有看到自己的家园被毁灭的瞬间。算不算是一种仁慈?

    用灵力控制好手中的软剑,裹紧了他们四个,对白呈道:“对鬼船如此了解,你是不是坐鬼船到的蝶翼?”

    白呈看了我一会儿,点头,“我一直很好奇被天道禁制封锁的蝶翼。”

    “好奇?那你找到答案了吗?”

    “算是找到了吧。”

    “是什么?”

    “说不得。”

    “什么?”

    “就是说不得。喂,你还要不要带孕妇?”白呈下巴点了下下面。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男人驮着一个女人朝着他们喊着,但海水太过汹涌,让他根本连不成句,而他驮着的女人则一直在哭。

    “好像是叫阿龙吧,一个普通人这么大的海啸竟然还能驮个人凫到水面上来,真是厉害了。”

    “要救吗?”

    “既然答应了就尽量做到。你抓住这几个,我下去拉她上来。”

    “不必你下去。”白呈回道,然后袖子一甩,一条如蚕丝般的银线从他的袖子里射出,冲着下面的女人飞去。

    银线绕着女人缠了数圈。

    叫阿龙的男子已经强弩之末,看到自己心爱之人身上的银线,心中的绝望在顿时消了大半,几乎狂喜!

    “小葵,一定要活下去,照顾好孩子。”阿龙深凝着女人道。

    女人哭的一塌糊涂,只死死的抓着他,断断续续哭泣道:“阿龙……阿龙……”

    阿龙终是肉胎凡人,凫水功夫再高也敌不过遮天而来的海啸。

    又一个猛烈的海浪后,阿龙被海水撕裂淹没。同时,女人也被白呈拉起,悬空极速拉升。

    ……

    鬼船,形如一座大山,通体燃烧着令人望之生寒的蓝白鬼火,从海底慢慢的浮到水面。

    船身破破烂烂,似是不堪一击,吱吱呀呀的摇晃响动着,随波逐流的前行。

    引路铃被我分拆成七个,每人一个。紧握着引路铃,顺利的穿过诡异的蓝白鬼火,步上破破烂烂的甲板,上了船。

    最后被救上来的女人小葵,在上了鬼船后终于停止了抽噎,红肿的眼睛,虽然有迷茫但变得坚定许多。她从傻呆呆的丫儿怀中抱过嘤嘤哭泣的海娃,木然的哄着。

    阿荣和二柱,就是那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儿,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们看不到海螺岛。

    噩梦成真,他们成了海螺岛最后的五个人,或者说六个人。

    我并没有过多安慰他们。这是成长必经的过程,失去……失去至亲,失去所爱。等站起来时,便是成长。

    鬼船随波逐流,到天快亮时。鬼船的表面出现了一个气泡透明的结界,然后沉入海底。

    在海底,鬼船的速度很快。是在海面的百倍之多,飞速前行。而一旦到了夜里就又会在惊天海啸中浮出海面,缓慢漂流。

    日日如此。

    也让我明白了,它的出现和引路铃并没有关系。它只要浮出水面,必然会引发地震海啸。就像是……那些海灾只是在给它的出现隆重清道一般!

    阿荣他们几个虽然小,心中也在芥蒂是不是我们引发的‘海神翻身,’等清楚鬼船到哪儿都如此,不管有没有引路铃都一样后,这种芥蒂就没有了。

    小葵是个持家的女人,愣是在一堆破烂里收拾了两个船舱出来。我和白呈一间,她和孩子们一间。

    白呈看着干净的船舱,颇庆幸,“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我嗤了他一声,从储蓄戒指里取出毯子被褥等物,给了他一套,又给了小葵他们几套。

    住的地方有了,吃的反而成问题。

    我和白呈是可以辟谷的,但他们五个还有一个身怀六甲的绝对不能不吃东西。不仅要吃,还要吃好。

    而我的储蓄戒指并没有储备什么食材。白呈更是孑然一身。

    所以每天我和白呈都要给他们打一次鱼。

    例行一次的夜间钓鱼。

    小葵带着四个孩子已经睡了。

    “你好像不太对劲儿?”自打上了鬼船,白呈看似如常,实则是处在一种紧绷的状态,好像随时有危险会发生,随时准备出击。

    白呈握着鱼竿的手一扬,一条银线鱼滑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了早就备好的鱼桶中。

    “啊~怎么说呢。我百年前来蝶翼乘坐的鬼船跟现在的有点儿不同。”

    “难道不是同一艘?”

    “不是同一艘?”白呈转头回看鬼船,一模一样的外形……紧了紧手中的鱼竿。

    我的鱼竿迟迟没有鱼上钩,便丢到一边,从储蓄戒指里取出一壶酒,啜饮起来。

    白呈看着我手中的酒,道:“给我也来一壶。”

    “这是我的酒。”眸子微眯,丝丝算计流露。

    白呈咬了咬牙,明白自己现在就是条鱼,偏偏我手中的鱼饵很诱惑,要么付出代价上钩吃鱼饵,要么就忍着。

    可是漫漫长夜,深藏的恐惧……

    “行,剩下的鱼我一个人钓。”白呈瞪我道。

    “嘿,成交!”我回以得逞一笑,丢了一壶酒给他。

    两个人对着海啸过后格外平静的海面,慢慢的喝着酒,白呈间或钓鱼。

    重新回到之前的话题,“有什么不同?”

    “什么?”白呈先是一怔,后明白过来,回道:“那艘鬼船上……有其它东西在。”

    思及那东西,白呈的眸子突然间变成了竖瞳!

    “喂——”我作势要上前拍他。

    却见他又猛地抬头,朝着鬼船的桅杆看去。

    桅杆上系着小葵他们洗干净在晾晒的衣服,随着徐徐的海风飘啊飘。

    看到衣服,白呈的竖瞳慢慢恢复正常。

    “你刚才怎么了?眼睛都成竖的了。”竖瞳,兽类。

    “没什么。”白呈晃了晃头,又喝了一大口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又何曾告诉他我要去圣天大陆。故而,没有再追问,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去冥想,你慢慢钓鱼。”

    “……好。”

    天亮,鬼船再一次沉到了海底,飞速前行。

    而白呈一直担心的事,也发生了。

    早上小葵熬了鱼汤,去叫孩子们吃。却发现船舱里所有的孩子都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道绿色黏兮兮的液体,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

    小葵脸色大变,来找我们。

    我是一头雾水,白呈则一听绿色黏兮兮的液体时就沉凝了脸,然后直接朝船舱下层奔去。

    我让小葵在上面等着。

    小葵也知自己去了,如果没有遇到危险还好,遇上了绝对会成为累赘,点头担忧道:“明月先生也小心。”

    鬼船上下足有四层,而我们只是在甲板最上面的一层小小的范围活动。下面的三层船舱,因为白呈在上船后就告诫我们千万别下下三层,所以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我也曾释放灵识想要看看这下三层里有什么,但灵识总被蓝白鬼火燃尽,根本就不能离体。

    顺着绿腥粘液的痕迹,顺利寻找到了下去的路口。

    一进去,就呆住了……只见成山的白骨堆的到处都是,分不清到底都有什么种类,有房子大的骷髅架,只要搭上茅草就是一间茅屋,住上三四个人没问题。也有一堆堆细细碎碎小石子一样的骷髅,细看这些小石子都是一个个完整的个体,可能是某种昆虫小动物的。

    而在这些骷髅山中,属于人的髑髅最多……可能不下万数。

    “比我上次见到的还要多。”白呈面色严峻道。

    “到底是什么东西?”

    “鬼船上的,自然是鬼。”

    “鬼?”

    “你没见过鬼类?”

    “没有。”可能父亲见过鬼这类东西,但我是从没有见过,“能打得过吗?”

    白呈极干脆道:“打不过。”

    “……那咱们这是,上赶着当鬼餐?”即便要救那四个孩子,也要量力而行。

    白呈回道:“现在是白天,鬼就算没有沉睡修炼,白天也不会出来。抓走阿荣他们的是鬼傀儡绿鲵,实力不高,凭你我应能对付。”

    “鬼也修炼?”

    “当然。它是被困厄在了这船上,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就能脱离这捆缚。上次我乘船,正好碰上它进食……那场景,地狱什么样我不清楚,当时我却觉得自己身处地狱。”

    “……你没被吃掉还是挺厉害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被吃?”白呈苦笑了下,“我的分身为了救我被吃了。”

    话落,白呈突然停步怔住。

    亦步亦趋跟着他的我,差点儿一鼻子撞上去,“怎么啦?”

    白呈转头直直的看我,好一会儿遽然狂笑出声。

    边笑边道:“我真蠢!真是白痴了!”

    “喂,你到底怎么了?”看他遏制不住的样子,我皱了皱眉,然后抬手照着他的肚子来了一拳。

    白呈完全不计较,抱着肚子蹲到了地上,还是笑,眼睛里笑出了泪花。

    “真是笨死了。哈哈……”

    “停停,到底笑什么?咱们还去不去寻孩子们。”这跟抽风似得,难道真抽风了?

    白呈慢慢的收了笑,“当然要去了,走吧。”

    顺着绿色黏液的痕迹,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前行。

    “你刚才笑什么?”瞧着他笑过后整个人十分轻松自在的样子,好奇问道。

    白呈心情非常不错,“其实我早该猜到,鬼或许已经不在船上了。”

    “不在船上?”

    “对。海螺岛那么多人沉水,它都没有出来进食,要么已经被杀了,要么已经离开。”

    “说不定它在修炼呢,正在紧要关头所以没有出来……”

    “喂,你!你就不能往好了想。”

    “是谁一上船就一张别人欠了你几亿两银子的臭脸的?”

    “……”

    ……

    绿色黏液在第三层走廊的一个舱门前,消失了。

    血迹斑驳的舱门,腐朽不堪,关不严实的门缝传出婴儿的哭泣声。我看了白呈一眼,抬脚踹上了舱门。

    这是鬼卒?

    人身鱼尾,海蛇一样的长发,相貌丑陋狰狞,背上有尖利的鳞刺,浑身散发着腥臭的味道,滴滴答答的绿色粘液自鱼尾掉落。

    阿荣二柱丫儿三个大些的孩子被一种雪白泛着丝光的薄纱捆绑在一起。海娃被丢在地上哇哇的哭着。

    我曾经看过一些古老的书,里面曾经说过一种似人的海洋物种——鱼人鲛。它长着人的上半身,鱼的下半身。雌的十分漂亮,雄的则恰恰相反十分丑陋。记载里称鱼人鲛落泪成珠,宛若水晶散发着光亮的珍珠,吃了能青春永驻。鱼人鲛织的鲛绡,轻如鸿羽,雪白如霜,入水不湿。而鱼人鲛死后可化云雨降落……

    我惊讶失声道:“鱼人鲛?”

    怪物看着我和白呈,听到我叫鱼人鲛,倏地红了眼。本来眼白多眼瞳小的爆凸眼睛就不好看,这一红更难看了。

    白呈袖中飞出银丝凝成一柄利剑,朝着怪物攻了过去,并喝道:“先救孩子。”

    利剑擦着怪物的脖颈刺过,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流出深绿色的血。腥臭味也更重了。

    怪物好像对叫出鱼人鲛的我更感兴趣……五指化成五根米长的利刺,舍弃白呈,朝我刺来。

    我抽出自己的软剑,贯入灵气,可坚可柔的和怪物打了起来。

    白呈见怪物缠着我,就先去救孩子们。

    雪白的鲛绡被白呈的银丝剑一剑劈断,然后把地上的海娃捡起来塞给阿荣,道:“赶紧回甲板上去。”

    三个大些的孩子着实被怪物吓坏了,开始听白呈说的话还有些呆傻,最后还是丫儿一把从阿荣的怀中抢回了海娃,带着余悸颤音叫道:“走啊!”然后拼着全力朝外跑去……

    白呈有些意外的看着丫儿带头、阿荣和二柱跟着她出了舱门。

    怪物也不在乎到手的猎物都跑了,反正在鬼船上也跑不出去。只全力和我缠斗。

    白呈见我和怪物斗得旗鼓相当,转身出了舱。

    他消失的方向,是船舱更深处的地方……难道鬼在那里?

    “白呈,你等一下,先解决了这个再去他处。”我喊道,如果鬼没有离开,他一个人去绝对是找死。

    白呈回道:“我先查探一下,很快回来。对了,他鱼尾的排泄口是致命点。”

    “……排泄口。”额角忍不住跳了下。

    “你们人类都该死!”怪物突然口出人言,忿恨的,“贪婪、自私、淫色,简直卑劣到了极点。”

    我一个后跳脱离了它的攻击范围,“难道你真的是鱼人鲛?”也只有鱼人鲛才会对人类有如此深彻的仇恨。

    鱼人鲛等同于财富,因为人类的贪婪,过分捕杀,而导致人类和鱼人鲛之间发生了一场大战。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最后获胜的是鱼人鲛。但不等鱼人鲛松口气,灭族的灾难降临。人类把人性中的罪恶卑劣发挥到了极致——人类在水中投毒!鱼人鲛不堪毒水,先后被毒死。鱼人鲛死,人类也没能落下好处。因为鱼人鲛死后会化成云雨,连绵的雨,让海洋的海水足足扩大了近一倍的范围。而陆地上的生灵也因为水患,浮尸千里……

    “哼!没错。我是鱼人鲛,还是天地间仅存的鱼人鲛。有本事杀了我试试。”怪物哼道,整条鱼尾上的鳞片同时暴起,像极了一个巨大的狼牙棒,朝我甩了过来。

    “最后一条?”杀了岂不是就绝种了……

    灭绝一个种族,会有业障惩罚的吧。鬼让它在船上生存了不知多少岁月,也没有吃它,必是有原因的……难道是怕灭了鱼人鲛的种族,承担业果?

    事实上也却是如此,鬼之所以放过这条鱼人鲛,是怕天道惩罚降下。它可不是小银,有封祁护着。天道惩罚对鬼魔之物来说,完全就是克星。只要降下,十有八九要魂消魄散。所以鬼对着鱼人鲛再口馋,也没吃了它。

    越想越觉得这鱼人鲛棘手,觑了眼白呈消失的方向……难道他也知道,所以才跑了?

    不由觉得窝火,下手就狠戾了些。

    这鱼人鲛杀不得,揍总没事吧。

    一时,剑鳞相撞,火星四射,斗的不分上下。

    “喂,你确定你是鱼人鲛最后一条?说不定还有个母的等着你,等着和你一起重新壮大鱼人鲛的种族。子子孙孙,连绵不绝,盛族指日可待。”我信口胡诹,同时一脚踢起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还挺坚硬,裹挟着灵气,朝着鱼人鲛极速飞去。

    打了半天都不曾让我占过什么便宜的鱼人鲛,竟然没能闪开,正中它的头眼。深绿色的血流出,糊了本就丑陋的脸。但意外的是,它通红的眼睛,恢复了正常。

    “还、还有其他鱼人鲛?”声音轻缓许多。

    还别说,这鱼人鲛甭管是雄的还是雌的,只要不尖声戾叫,正常发音都挺不错。难怪能单靠唱歌就迷惑住过往的船只渔民。

    我心思微转,难道是我的话让它有了什么想法?

    甭管什么想法,貌似是能商量了。如母亲所说,天下没有谈不成的买卖,只看你手中的货对不对。眼下,我的话便是我的货。

    想了想,笃定道:“有。一定有其他的鱼人鲛。但你一直在鬼船里,虽然鬼船在各大陆间游走,却是不可能遇到同族的,或者活着的同族。”

    “为什么?”鱼人鲛眼睛又有了红的趋势。

    我从容沉稳道:“这鬼船每次浮出海面,海上都要有一场海难,你们鱼人鲛一死便化云雨,连尸体也没有,你认为此种情况下,你能找到什么?”

    “那,离开鬼船就能找到吗?”鱼人鲛呆呆的看着我。

    此刻的它是脆弱的,像是捧着火星取暖的可怜孩子。

    “嗯!肯定可以。”我郑重点头。其实它不需要真实,只是需要一份肯定,让它活下去。

    “我要离开,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鱼人鲛激动起来,转身一拳打上船舱壁,腐朽的船体立刻出现一个大窟窿。

    然而,白天的鬼船外面有层结界保护着,就算船再烂,出不去结界也是白费力。唯一能离开的方法就是等到了夜里,鬼船浮上海面时,方能离开。

    “现在是白天,你等夜里再离开如何?”既然杀不了,能驱离也行。

    白呈这时狼狈不堪的进了船舱,见我和鱼人鲛没有继续争斗,还在一副和平交谈的样子,甚是意外。

    鱼人鲛见到白呈,浑身的鳞片再次暴起。

    我忙道:“他是我朋友,我们两个还有甲板上的女人孩子都不曾做过任何伤害过鱼人鲛的事。”

    鱼人鲛浑身的鳞片慢慢收敛,但仍戒备的盯着白呈。

    白呈拉住我,“你把它怎么了?”

    我用灵力把声音凝成声线,传进白呈耳朵里,道:“我说可能有母的鱼人鲛活着,它就变成这样了。没再要死要活的和我打。”

    “什么?难道是发春了?”白呈直接说了出来。

    鱼人鲛闻言凶狠的盯他。

    我忙快手捂住白呈的嘴,对鱼人鲛赔笑道:“他在说他自己,鲛兄千万别介意。”

    白呈眼稍睨我,突然伸手在我的腰上摸了一把。

    我浑身顿起一层鸡皮疙瘩,这家伙找死不成。

    伸腿朝着他的腰上就是一脚。

    白呈险险避过。

    ……

    鱼人鲛跟着我们上了甲板。

    小葵阿荣丫儿他们直接被它吓进了船舱中,不敢出来,连饭都吃的生鱼。我只好告诉他们,等到晚上这怪物就会离开,不要太担心。

    白呈换了身衣服,梳洗了一番后从船舱里出来了。

    朝鱼人鲛略带戒备的看了一眼,对我道:“你乌鸦嘴说准了,鬼还在。”

    “嗯?这可真不是好消息。”我心头一沉。

    鱼人鲛雪上加霜道:“它马上就要进阶了,就算现在冲进去,打断了它修炼,也只是让它受伤。愤怒的鬼,就算伤的再重,凭你们的实力,也不可能杀得了它。就算当它的食物,也会先备受折磨后,再吃掉。”

    “更坏的消息。”我心也更沉了。

    “如此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在鬼船离开蝶翼大陆后,立刻离开鬼船。希望那时候它没出来。”白呈叹气道。

    “这里是蝶翼大陆吗?”鱼人鲛问道。

    白呈恍然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

    “那我今天还不能走。”鱼人鲛言罢就离开了甲板,下了船舱。

    我无语的看着白呈,片刻后嗤道:“我乌鸦嘴,你漏风嘴。”

    白呈唇角轻抽,回道:“是啊,天生一对。”

    “……滚!”

    ……

    日潜夜出的一个月后,鬼船终于来到了蝶翼大陆的边缘地带。

    期间我去了一次鬼所在的地方。蓝白鬼火中竟然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红火。根本就不能靠近。

    白呈上次狼狈的模样,就是被这红丝火给近了身,若不是有引路铃在,他现在已经成一把飞灰了。

    听鱼人鲛所说,引路铃是鬼的一个鬼傀儡所做,为了吸引人上鬼船。后来这个傀儡被鬼吃了,引路铃也就再没有了,故而上船的人也少了,近十年,我们是唯一上来的人。

    而鱼人鲛并非鬼的傀儡,它没有被鬼烙印印记,只是无处可去才在这里。

    为什么鬼船能穿过天道禁制?船上的没有谁知道,除了鬼自己。

    鬼所在的船舱,蓝白红丝鬼火在慢慢变多……表示鬼快要出来了。

    这个时候,连鱼人鲛也不再下去他自己的船舱。

    所有人都在甲板上,等着鬼船穿过天道禁制后便离船。

    鱼人鲛并非只有一副丑陋腥臭的模样,他可以完全的化成人形,收敛身上的味道。虽然还是算不上多俊美,但和普通人比要强不少。

    它也有名字,叫月言。

    而让它有这番变化的原因,是因为小葵。

    小葵的肚子过了三个月渐渐凸起,有了明显的孕相。

    月言对小葵的肚子,有种特别的关注,只要小葵一出现,它就盯着她的肚子。

    开始小葵十分惊恐担心,后来发现它也只是看,并没有其他动作后,就慢慢放自然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那群孩子,也因为月言换了个模样也没有那么怕了。

    我得益老岛主给的那箱子灵石,在鬼的强大压力下,功力赫然进入了赤龙诀第二层的中期,为离船更添了一丝信心。白呈还是一副看似无事的样子,实则早已处在最紧绷的状态……两只手经常紧握成拳,连钓鱼有时候鱼上钩了都忘了提杆。

    ……

    天道禁制远看彩华流离,似是囊括了天地间所有的色彩光华,靡丽绚烂到了极致。等近了反而无色。

    就像是人在沙漠中看到的海市蜃楼。难怪能吸引到白呈这种闲着没事还好奇心重的人。

    “可知道这看似空若无物之处,真实是什么样的吗?”白呈道。

    我倚着桅杆,手中拎着壶酒,远眺宁静的大海。对他的话不感兴趣。

    白呈继续道:“出自天道之手的禁制,真想看看。”

    听罢,我眸光转向他,“想要切身经历一下?我很乐意帮你。”推你下去!

    白呈僵了下,正要说什么,身后传来脚步声。

    是小葵抱着一个小包袱,谨小慎微的走过来。

    “明月先生、白先生。”

    “有什么事吗?小葵。”白呈淡然微笑道。

    我看着他,忽然发现他即便模样一般,也自有一种风雅之姿。特别是那双眼在看人时,有种难言的温煦。对女人而言,应是不错的吸引点吧。

    小葵微红了脸,把手中的小包袱抬高,有些紧张道:“这个送给明月先生和白先生。”

    “什么?”白呈接过小包袱,捏了捏,软绵绵的。

    “月、月言先生送了我一些布,我看着不错,就给两位先生做了点东西,聊表谢意。”小葵语速颇快的说完,就转身跑回了船舱。

    “月言的布……是鲛绡啊。”白呈朝我丢了丢小包袱。

    小葵给我们每人做了身劲装。白呈的如他的姓,是白色原色的。我的是青蓝色。

    我有些意外。要知道给鲛绡上色可不易,需要用鱼人鲛的血液中和才行。看来小葵没少花心思弄这些。

    “偏心啊。”白呈状似不满自己的是原色。

    “嘁~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鲛绡轻若鸿羽入水不湿,穿着鲛绡做的衣服,掉水里就算不会凫水,也淹不死。出水后,衣服依然干爽。确实好东西。等出了蝶翼大陆离开鬼船后,正好用得上。

    白呈摩挲着手中的衣服,“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对小葵有想法?”一双八卦眼闪闪发光。

    我失笑摇头,“应该不是。它一直盯着小葵的肚子看,几乎都不看小葵的脸。难道你对一个女人感兴趣,是只看肚子不看脸吗?”

    “那就是它对小孩感兴趣。也不对,海娃不也是孩子,才几个月大。”

    “它是对繁衍后代感兴趣。鱼人鲛也是十月怀胎产子。”

    “它不会找人类女人下崽吧?”

    “不会,和人类产下的也只是人而已,它要找雌的鱼人鲛。”

    “啧~难了。它应该是最后一条鲛。”

    我突然想起他独自留下我和鱼人鲛斗的事,问道:“它是最后的鱼人鲛?”

    白呈点头,“嗯。”

    “哦。那杀了他,也就等于灭了鱼人鲛的种族,对吧?”我尽量平声静气。

    白呈突然感觉一阵不妙,嘴唇开合,愣把到口边的‘是’字噎了回去。

    我继续道:“灭一个种族,对于逆天修炼长生之道的人来说,会有什么业果?你也知道吧?”

    白呈知道瞒不住了,尴尬道:“这个……说不定不是最后一条。而且,它也没那么容易死,我们可以擒住它,等咱们离开再放了。”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会儿,冷道:“就知道算计,哪天丢了小命也是自作的。”

    白呈一脸惭愧,沉默了低下头,“抱……抱歉。”

    “罢了,好在没事。不然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狠狠喝了一大口酒,把还剩下的半壶丢给他,转身进了船舱,修炼赤龙诀平复气躁的情绪。

    甲板上白呈握着酒壶,久久没有动。

    ……

    在鬼船进入天道禁制时——

    好运不错,是在夜里。只要出了禁制就能离开鬼船。

    歹运也不差,因为鬼船在进入天道禁制时,巨大的震荡波动,令鬼提前醒了。

    随着鬼一声穿魂的尖戾怪叫后,船上的蓝白鬼火瞬间都带上了红丝火。这红丝火可是漂动的炸弹,单单靠近就让人难耐欲焚,碰到了轻则重伤,重则没命。

    鱼人鲛恢复原形,丑陋且臭。但这样的他,能发挥全部的实力。

    而它对小葵肚子的关注,变成了对小葵的保护。帮小葵避开红丝火。

    我和白呈一人护着两个孩子,还算能应付。

    鬼长什么样?

    按白呈所说,应该是青面獠牙,丑陋凶恶的。

    可等鬼真的出现,完全出乎意料。

    精致艳丽的五官,肤白如纸,唇红似丹,一头夜色漆黑的及踝长发,赤身裸体的站在高高的鬼船桅杆上。看身高特征……是名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是鬼?”我问白呈。

    白呈也楞了,回道:“我见到的不是这个样子。”

    鬼,两颗血宝石的眸子散发着涔涔阴寒之气,扫过我们,目光似在看卑贱蝼蚁,最后落在了月言身上,男女莫辩的中性声音,道:“不错,未出生的胎儿最是大补。没想到你能寻到此等好物。”

    躲在月言身后的小葵,当即花容失色,惊恐的看的月言,一步步的朝后退。

    白呈要上前,我扯住他,沉声道:“等等。”平时冷静的白呈此时按捺不住的焦躁,焦躁中还有着深掩的恐惧。

    白呈身体顿住,额头的刘海遮挡住了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

    “大人进阶成功了?”月言问道。

    “恭喜本座吧。本座终于能离开这艘破船了。哈哈哈哈哈哈……”鬼咧嘴狂笑,那美艳少年的模样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狰狞邪恶猖獗毕露。

    月言不动声色的回道:“恭喜大人。不过,现在正在天道禁制中,此刻杀生恐引来天道惩罚。等出了禁制,大人再品尝美味可好?”

    “本座何时怕过天道。有本事先劈两道雷下来。”

    ‘轰——轰——’

    两道雷电,在鬼刚张狂完就落了两道下来,还正好就在鬼身前的位置。

    众人一时都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我脑海里飘过几个字……这才是真正的乌鸦嘴!说啥来啥……

    “哼,本座刚进阶到鬼王,尚需稳定一下。就等出了这破禁制”

    “轰——!”又一道雷落在了鬼面前。

    鬼彻底黑了脸,闪身进了船舱,没再说半个字。但听船舱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砰砰乓乓’的砸东西声,就知道这位大人心情非常不爽。

    我抬头看天,漫天的星光闪烁,真不知道那三道雷是从哪儿下来的。

    倒是明白了一点,这里是直达天听之处,须谨言慎行。

    禁制内暂时安全了,出了禁制呢?该怎么办?

    鬼已经进阶成鬼王,可以离开鬼船了,那抓我们还不跟玩儿一样。

    小葵惊恐的尖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滚开!以为你变好了,没想到存的这种恶毒心思。我们看错你了!”小葵惊恐愤怒交加。

    月言好像有点不知所措,呆呆的。

    “小葵,慎言!”鬼的地盘我不好明说什么,月言刚才的话看似是为鬼考虑,何尝不是暂时解了我们的危机。

    小葵怔了一会儿,听懂了我的意思,愤怒的眼神慢慢平复下来,一口雪白细牙死死的咬紧嘴唇,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是脸一拧,抱着海娃朝我身边走来。

    月言也要跟过来,我道:“既然是为了你的鬼王大人,咱们还是就此划清界限的好。”

    白呈一直低垂着头,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红丝火在鬼出现后,就少了许多。

    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千万别等到天亮才出禁制,那绝对是最坏的情况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鬼船随波慢慢漂流。

    直到天将黎明,随着再一次的巨大震荡波动,鬼船出了天道结界。

    几乎在船头刚离开天道禁制的瞬间,静待了一夜的白呈突然动了!

    漫天的银丝缠绕到我们的身上,包括月言。

    “白呈你要干嘛?”我急问。

    白呈肃穆回道:“这是唯一的法子!相信我。”话落,用银丝割腕,鲜血顿时爆飞射出……同时嘴唇开合念念有词,随着念出的词越多,白呈的脸色越难看。

    鬼这时从船舱里飞出,见此状,离奇愤怒,“尔敢!找死!”狰狞着朝白呈扑去。

    白呈脸色已经如金纸一般,干枯的唇角裂出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不好意思,暂时还不想当鬼餐。”

    话落,他的目光又看向我,被割腕的手覆上自己脸。

    随着他带血的手指的磋磨,他的脸暴起一层干皮,接着如干裂的泥浆龟裂粉碎,簌簌而落……

    然,却不等我看清他剥去了面具的脸,一阵红光乍起,意识昏了过去。

    **

    霜月大陆,困兽森林。

    郁葱的树木足有百米高,长着尖硬勾刺的树梢上挂着一个还在滴着血的血人。

    血人的周围树枝上错落停驻着一群黑腐鸟,红的渗人的眼珠盯着还在滴血的血人,等着他死去变腐的那一刻。

    然,注定要让它们失望了,随着一声痛吟,血人睁开了眼睛……

    呵——没死吗?

    ------题外话------

    东宿蝶翼篇完,以后还是写第三人称吧,第一人称好难驾驭啊!

    希望美女们看的开心…。33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