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5章 与你何干? 文 / 柒月甜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玄机城内,所有人匆忙进出,就没有一个人停下来过……

    当然,东方白衣除外。

    看着走来走去的人,东方白衣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匆忙从面前走过的蓝非曰,他一把拉住。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他们一个个看着,很忙。

    蓝非曰扔给他一个白眼,抱住手里的东西。

    “你别碰到我的东西,很重要的,等会我还要去魅宗。”他是不着急,嗯,他不着急。

    “魅宗?”东方白衣皱起了眉头。

    去魅宗做什么?

    难道是……

    “月媚宗主出事了?”他紧张问道,感觉心脏都快从喉咙跳出来了。

    经过那个空间,他明白了自己的感觉,可是已经晚了。

    她,就要嫁给别人。

    “啊呸,说什么呢,月媚宗主的婚期不是要到了,我们好歹和月媚宗主认识,当然要去帮忙,你个不去的,不要挡路。”说着,蓝非曰就推开东方白衣。

    “婚期就要到了?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听到蓝非曰的话,东方白衣第一个就是这个反应。

    她的婚期什么时候就要到了,怎么会没有人告诉他?

    蓝非曰停下来,含笑看着他,“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跟月媚宗主很熟吗?”

    他这么激动,说他对月媚没点心思,还真是不信。

    看到蓝非曰审视的目光,东方白衣慌乱移开目光,看向另外一边。

    “我只是好奇。”

    看到他苍白的脸色,极力掩饰的模样,蓝非曰摇了摇头。

    “反正你也不去,就不要好奇了,我先走了,会给你带喜酒回来的。”说着,蓝非曰快步走远。

    这个书呆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不敢了,反正他们都已经想好了,他们按照计划来就行了。

    东方白衣站在原地,看着蓝非曰走远的背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愣在原地,也不知道多久过去,最终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

    这刚转身,就看到东方红袖捧着红花从旁边走过。

    “红袖,你这是……”

    东方白衣皱眉,指着她手里的红花。

    东方红袖看着红花眼中笑意加深,才扭头看向东方白衣。

    “大哥,是月媚宗主说,想要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她说她的婚礼不可能像离夜那么盛大,整个临天大陆都为她祝贺,所以只能在出奇上花点心思。”

    当然了。

    这世上,只怕没有人能和离夜的婚礼相提并论了。

    首先她们没有邪尊的那样的爱人,其次她们没有没有离夜那样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两个主灵的婚礼,怎么可能差。

    “你也是为她的婚礼?”东方白衣觉得自己快说不出话来了。

    东方红袖笑眯了眼睛,点头应道:“当然了,我们都在为她的婚礼帮忙,就连离夜也帮忙了,嗯……”

    她看了看周围,然后目光落在东方白衣身上,“貌似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做什么,你要不要来帮忙?”

    说话间,东方红袖对他眨了眨眼睛。

    东方白衣表情僵住,过了好一会才扯出笑容,他摇了摇头。

    “不用了。”他帮忙,他担心这次帮忙,最后……

    东方红袖嫌弃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就知道会这样,反正也不指望你,我先走了。”

    说着,她迈步离开,很快消失在东方白衣眼球。

    呆子!石头!

    想象她这么聪明,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木头大哥?

    不对,应该是石头!

    木头好歹少一把火还能燃起来,他简直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气死了!

    重重哼了一声,东方红袖直接走出玄机城,往魅宗方向走去。

    东方白衣站在原地,看着东方红袖离开,然后才收回目光。

    垂眸看着脚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夜站在高楼上,双手负在身后,看着那一抹月牙色身影,嘴角弧线加深。

    “看来,他是有点明白了,就不知道他会不会为了月媚,破这一次例。”想要这么一个循规蹈矩的男人,为自己定的规矩破例,月媚还真是拿一切都赌上了。

    可要是东方白衣真的破例了,月媚这次就是真正的赢了。

    “夜儿,是觉得东方白衣会去抢?”白色身影慢慢走来,每走动一步,周围空气晃动,流光溢彩,就像是仙人乘风降临一般。

    精壮双臂从身后伸过来,将她圈入怀中,紧紧抱住。

    离夜顺势靠去,含笑看着下面身影。

    “现在嘛,一半一半,不过……等到婚礼举行那天,应该就是十成了。”说话间,她眼中的笑意加深。

    想要让东方白衣动手,也不是不可能,不就是花点心思,很容易的。

    “噢?”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倒是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等着吧。”离夜轻笑。

    “好。”那语气中透着浓浓溺宠!

    两人转过身,便消失在原地。

    寂静的身影一点点走远,最后消失在庭院之中。

    几天下来,大家还是那样的忙碌,谁的脸上都带着欣喜。

    东方白衣坐在那,只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和他们格格不入。

    他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目光收回,他将苦涩全都吞下去。

    “你说什么,太过分了吧!他要娶的是月媚啊!三大美人之一的月媚!”愤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浓浓不满。

    东方白衣听到这话,立刻睁开了双眼。

    扭头看去,就发现两道身影匆匆走过,脸上还带着同样的愤怒。

    他慢慢站起身,看着走过的梦寻欢和南门紫竹,张了张嘴。

    “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们,怎么这么气愤?

    听到这一声,南门紫竹和梦寻欢同时看了过来,看到他坐在那,仿佛是看到了可以吐槽的对象,立刻走过去。

    “东方白衣,你是不知道,月媚要嫁的人,比你还可恶!”南门紫竹重重拍着桌面,忿忿不平道。

    比他还要可恶?

    东方白衣皱起眉头,问道:“我怎么就可恶了?”

    梦寻欢扯了扯她的袖子,然后在东方白衣面前坐下。

    “你当然不可恶,明明喜欢人家又不肯说。”她轻笑一声,拿起茶壶和杯子,给自己倒了被茶水。

    东方白衣蠕了蠕嘴巴,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们到底是骂谁呢?

    看到他的神色,梦寻欢看向南门紫竹,“让你乱说,都说了不要这么气愤,反正月媚宗主也不在意。”

    对啊,不就是不在意。

    南门紫竹深吸一口气,然后点头,“你说的对,她都不生气,我生什么气,她喜欢就好。”

    “是吧,坐下来喝点茶,然后我们接着忙。”还有一堆事情。

    离夜计划的这一场婚礼,实在是太复杂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东方白衣满头黑线问道。

    有什么事情,他们总是说一半,他怎么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问这么多干嘛,又不去参加月媚的婚礼,又不跟我们一起忙。”梦寻欢嫌弃看了过来,那模样仿佛在说,你不来就别凑热闹了。

    东方白衣抿紧红唇,听到这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梦寻欢和南门紫竹相视一看,两人同时起身。

    “那什么,我们也休息了,我们就先走了,看好玄机城。”说完,两人转身就走。

    东方白衣站起身,想要叫住她们,可惜两个人已经走出去了。

    他皱眉坐下,心里一阵忐忑不安。

    “白虎,你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东方白衣疑惑问道,心里的不安扩散。

    听她们说的以后,总觉得这场婚礼,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算发生什么事情,那也和你没关系,反正你不关心她嫁给谁,也不会娶她。”白虎缓缓开口。

    既然不关心,问那么多干嘛。

    “谁说……”东方白衣刚想说,神情微变,愣是把话全都咽了回去。

    “没事。”不关心,他什么时候说过不关心了。

    “哦。”白虎应了一句,便没了声音。

    契约空间内,某只白虎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加深。

    按照它对东方白衣的了解,事情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肯定忍不住的。

    不得不说,白泽的契约者真的很了解他,算准了一切。

    又几天过去,距离月媚的婚期越来越近。

    东方白衣当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可从他们走过的言谈之中,他还是能推算出来的。

    然而除了推算出日期,还有别的事情。

    就是月媚这个未婚夫,并没有想象中好,甚至到现在为止,都不关心婚事,好像他娶谁都不重要,只要这个人是女人就行了。

    还有就是,南门紫竹她们每次回来,都会把那个男人大骂一顿。

    也每次等骂够了,他们才又会回去。

    反反复复,经常如此。

    东方白衣听到这些,眉头皱的也越来越深。

    “靠!他算什么东西!”

    咒骂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忿忿不平!

    东方白衣听到这一声,扭头看去,就发现蓝非白他们走过。

    靠,他记得那是粗暴的话,离夜就经常说,不过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又遇到什么事了,连蓝非白都这么气愤?

    东方白衣心里疑惑,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蓝非白他们走进来,他们差点还撞到了一块。

    四目相视,蓝非白先回过神。

    “你怎么在这?别挡路。”说着,蓝非白就推开他。

    那不耐烦的模样,好像东方白衣真的很烦。

    后面跟过的人看到这一幕,嘴角都抿着笑容。

    “又怎么了?”东方白衣疑惑问道。

    难道又是魅宗那边出事了?

    “别提了,月媚宗主不是让我去帮忙,那个男的气的我想打他!”的确是很想打,况且这个男的还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解看着自己。

    大爷的!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这么看着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东方白衣语气瞬间冷了下来。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蓝非白激动想要开口,话语刚到一半,突然停下。

    “你关心这些做什么,你跟那个男的一样,都是不想娶的人,这要是月媚宗主想要嫁给我,我肯定八抬大轿,围着临天大陆走一圈。”说完,蓝非白迈步离开。

    身在福中不知福!

    众人点了点头,同时迈步离开。

    留下东方白衣一个人站在原地,阵阵凌乱。

    他们这么气愤,又什么都不肯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歹跟他说说,让他知道啊!

    看着他们的背影,东方白衣眉头差点都打结了。

    抬头看向楼上,他深吸一口气,往离夜住的地方走去。

    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肯定发生了事情,他们不肯说,有一个人,肯定知道全部!

    想到这里,他的加快脚步,往离夜的院子走去。

    “砰!”

    院子大门重重被踹开,刚喝了一口茶的离夜,听到这一声,挑了挑眉头,淡然放下茶杯。

    来了,比想象的来的快啊。

    看来月媚对他来说,还真是挺重要的。

    就不知道,到底是他的礼法重要,还是月媚重要。

    “你这是做什么?”离夜扭头看向他,淡淡问了一句,然后收回目光。

    东方白衣大步走来,在她面前坐下。

    “北宫离夜,你说,魅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月媚的未婚夫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听他们说的,都是这个未婚夫的不好。

    离夜放下杯子,看着他嘴角弧线加深,“这是月媚自己的选择,小爷能做什么?”

    谁也拦不住啊。

    “她自己的选择,那个人不好,你是她朋友,也不会拦着吗?”东方白衣怒了。

    这些天憋着的火焰,这一刻全都爆了起来。

    离夜悠然自得看着他气恼的模样,眼中笑意变得危险。

    “东方白衣,你自己不愿意娶她,还不准她自己原则了,小爷什么时候是她朋友了,为什么要阻拦她的选择?

    选择的好坏,那也是她自己选的,与我何干?又与你何干?”

    冰冷的声音不急不缓传开,却如同千斤一样,重重落在东方白衣心头!

    与你何干?

    与你何干,与你何干,与你何干……

    冰凉的话语在脑中不断回荡,他慢慢在旁边坐下,表情呆滞,所有的话语和怒火顷刻间化作湮灭!

    与他,何干?

    ------题外话------

    哈哈哈,更新番外!

    顺便再发个公告,那就是某甜开新文啦,撒花~

    书名:《鬼帝毒宠:惊世狂妃》

    简介:天资卓越,却敌不过至亲暗算;含愤而来,她竟成了世人眼中的废柴!

    外人嘲讽,说她是千家最大的笑话;族人驱逐,骂她是千家最大的耻辱!

    却不知,天才重生,王者归来!

    而她修逆天神功,掌生死,转阴阳!

    炼不世神器,控苍穹,动乾坤!

    集六系同体,名震天下!

    至于那个所谓至亲,背叛她,暗算她,就该扒皮抽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只是……一直跟着她的某人,你什么时候能走?

    某人答:我没告诉过你,我们生生世世都分不开了吗?

    千夕月:!

    ——分割线——

    某甜想说:鬼帝大人,你确定不是自己生生世世都离不开咱们月儿?

    某鬼帝大人一记冷眼砍向某作者!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