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洗尽铅华,与君白头(终) 文 / 偏方方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上官若抱着孩子,嘴里说着欢喜的话,眼睛却时不时飘向不远处雪地中,形单影只的男子。

    “小姐。”凤仙顺着她的眸光望了望,低声问,“要叫姑爷进来吗?”

    上官若的睫羽微微一颤:“不用。”

    凤仙暗暗叹了口气,其实她觉得姑爷也挺可怜的,妻儿枉死,被迫娶了小姐,还不敢让小姐知道真相,虽说他对小姐的做法的确过分了些,可大过年的,在喀什庆举目无亲,怎一个惨字了得?

    这一晚,上官若与诸葛冥都睡得不踏实。

    所谓相爱的折磨,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诸葛冥把对大君的怨气,迁怒到上官若的头上,结果就是伤了上官若的同时也苦了自己一颗心。

    而上官若那边,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如果可以,她如何忍心叫诸葛冥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如何不想与他躺在床上,逗弄儿子闲话家常?

    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在那么对了我之后还叫我如此轻易地接纳你?

    翌日,大雪纷飞。

    在上官若窗外守了一夜的男人,披上铠甲,返回了奥城。

    他开始四处征伐,从漠北到胡国,从胡国到海域,疯狂地打着,打得皇帝都怕了。

    正所谓攻城容易守城难,区区一个大周,他治理起来已经够麻烦了,再多出这么些诸侯国,语言文字货币一样都不通,要实现民族统一,那得费多大的心思啊?更可怕的是,海域太远,元宵节发生点什么,传到皇宫时,恨不得都七夕牛郎会织女了。普通节庆倒也罢了,若遇上地震、瘟疫……这之类的天灾,或者造反等**,不等朝廷的救兵到达,那儿早已变成一番新天地了。

    皇帝命人快马加鞭,连下十八道昭命。

    诸葛冥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皇帝气得半死!

    诸葛冥不要命地打,今天中了箭,明天就能上战场,明天吐了血,后天就能御兵操练,死里逃生无数次,打到别人一提到他的名字便闻风丧胆。

    皇帝的身子每况愈下,眼看大限将至,皇帝不能再任由诸葛冥继续拓展疆土了。也许,做皇帝的,十有**都希望能将全天下的疆土变成自己的,这一任,却恰好是那没有野心的一个。

    皇帝卧在龙床上,进气多,出气少。

    老太监跪在地上,为他擦了额角的薄汗。

    他抓住老太监的手,虚弱地说道:“传朕旨意,将诸葛冥过继到孝惠仁皇后膝下,赐以嫡子之名。另……朕过世后,由皇长孙诸葛烨继承皇位,诸葛冥为天子少师,兼摄政王,留任朝中,辅佐新帝,不得……不得再离开京城!”

    诸葛冥终于结束了为期四年的沙场岁月。

    同年三月,他离开奥城,回往京城,路径王庭时,他并未下马,从容冷漠地望着前方,等宫人将上官若与儿子“请”出来。

    他是摄政王,上官若就是摄政王妃,也得一并回京受封的。

    当然,上官若可以选择不去,可诸葛冥再不是任人欺凌的少年,也不是那个软弱无能的皇帝,他想攻打王庭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给他一个藐视皇权的把柄,他立刻就能率军杀进大君的老巢,与大君拼个你死我活。

    上官若也不再是当初的上官若——

    三年不见,上官若比以前更美了,少女的青涩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妩媚。

    而诸葛冥——

    上官若觉得,自己几乎认不出对方了。

    个子高了一个头,身材越发魁梧,白皙肌肤,被晒得粗糙而古铜,偏眉眼越发深邃,棱角越发冷厉,比之前更添了好几分王者霸气。

    她想像从前那样,瞪着眼吼他一声“诸葛冥”,已经不可能了。

    上官若牵着儿子的手,来到他面前,喉头滑动一下,行了礼:“臣妾,给王爷请安,王爷,万福金安。”

    诸葛冥淡淡地眨了眨眼,朝一旁的小家伙伸出手:“到父王身边来。”

    小家伙瑟缩了一下身子,藏到上官若身后。

    诸葛冥收回手,淡淡地看着他。

    小家伙被看得怕极了,两只小爪子,死死揪住娘亲的裙子。

    上官若拍拍他的手,将他从背后拉出来,并轻声道:“乖,听你父王的话。”

    小家伙还是不干。

    诸葛冥躬身一捞,将他抱到了马鞍上。

    小家伙给吓坏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娘亲!娘亲!”

    “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再哭,我就把你从马上丢下去!”

    诸葛冥的威胁奏效了。

    小家伙果然止住了哭泣,僵直着身子,尽量不贴上后面的大坏蛋。

    诸葛冥一手环住他腰身,一手握紧缰绳:“出发。”

    “王爷!”上官若快走几步,拦住了他,“天太冷了,夜儿还这么小,会吹出毛病的。”

    诸葛冥低头,问向怀中的小家伙:“怕冷吗?”

    小家伙:“不……不……不怕……”

    诸葛冥轻哼一声,将他拧起来,丢到了他娘的怀里,随后马鞭一挥,驰骋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小家伙回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问:“娘亲,父王他……是不是不喜欢我?”

    上官若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温声道:“不是,你

    ,温声道:“不是,你父王很喜欢你,所以一回来就想带你骑马,你刚出生那会儿,你父王还抱过你的。”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歪过脑袋:“那父王是不喜欢娘亲吗?”

    上官若失语。

    从认识诸葛冥到现在,他从未明确表态过喜欢她,他曾为她做过一些令她欢喜的事,但他也说过他厌恶她。

    新婚之夜,粗暴得近乎虐待的房事,疼得她整整七天下不了床。

    凤仙她们总说,他心里是有她的。

    可她感觉不到。

    也许,一直一直,都只是她自相情愿。

    他与那些慑于她父亲淫威的人没什么区别,不想娶她,却不得已娶了她罢了。

    可笑的是,她居然会因他不看她的信、不陪她生孩子就发那么大一通火。

    有意义吗?

    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只怕是好笑极了。

    三月底,队伍入京。

    除了刚见那会儿打了个照面,之后,二人一路无话。

    庆功宴设在皇宫的麒麟殿。

    两鬓斑白的皇帝看着身姿魁梧的儿子,笑着点了点头:“越长越像你娘了。”

    作为下一任君主的诸葛烨,也出席了本次宴会。

    在他身边,坐着端丽柔美的纳兰嫣。

    然而他的视线,却一直盯着臣子席上的欧阳倾。

    约莫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欧阳倾抬起精致的笑脸,微微一笑。

    纳兰嫣将二人的互动尽收眼底,蹙眉,低下了头。

    叔侄俩数年不见,自是一番好叙。

    上官若抱着儿子坐在摄政王府的席位上,头一次体会到了被孤立的感觉。不是大家不够敬重她,而是这些敬重的背后,满满的全是对诸葛冥的巴结。然而好景不长,当他们发现诸葛冥与诸葛烨聊了一个多时辰的天儿,却看也没看上官若一眼之后,那些敬重的意味就有些变了。

    “大君与摄政王殿下不合……”

    “好像是真的……”

    “据说当初是大君逼着王爷娶上官小姐的……”

    “传言王爷的妻子明岚就是被大君逼死的……”

    “难怪王爷这么不待见上官若了,连她生了儿子也只能坐冷板凳。”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乐此不疲地说着。

    谈话间,不知道是谁,献上了一名舞姬,舞完之后,那舞姬盈盈地坐进了诸葛冥怀里。

    上官若看不下去了,抱着儿子离开了正殿。

    小家伙其实也不喜欢那样的宴会,不烤全羊不摔跤不堆篝火,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女人跳来跳去,无聊死了。

    他打了个呵欠,趴在娘亲肩头睡了过去。

    突然,一名喝得酩酊大醉的纨绔公子跌跌撞撞地来到了上官若跟前。

    上官若浓眉一蹙,靠左让了让。

    那人也往左(上官若的左)挪了挪。

    上官若又往右走了走。

    那人也往右挤了挤。

    上官若不悦了,举眸,冷冷地看向他道:“让开!”

    男人踉跄着步子,用拧着酒壶的手指向上官若:“嘿嘿……嘿嘿,大美人儿……哟!怎么……还抱了个孩子……谁……家的……呃……”

    他打了个酒嗝。

    上官若撇过脸,避开那股刺鼻的酒味儿。

    男人笑了笑:“哦,美人儿害羞了不是?来来来,哥哥让你舒坦!”

    上官若恶心得给了他一巴掌!

    从小到大,还从没谁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就算诸葛冥不待见她又如何?

    她依旧是大君的女儿!

    是皇上亲封的摄政王妃!

    岂是一个醉汉能污言秽语的?

    男子被打了巴掌,火气瞬间噌噌噌噌的冒了上来!

    “臭娘们儿!你竟然打我?”

    他一把砸烂酒瓶子!上前,反手一耳光朝上官若扇了过去!

    上官若怕他伤到孩子,在他抬手的一瞬,果断抬脚,踹了他下腹!

    男子被踹得火冒三丈,两眼一瞪,疯子一般地朝上官若扑了过来!

    上官若被扑倒在地。

    剧烈的震荡,把小家伙从睡梦中惊醒。

    他一睁眼,见自己娘亲双目发红,当下感觉不妙,刚想问“怎么了”,就被一股大力揪住后领,生生从娘亲怀里扯了出来。

    “啊——啊——娘亲——”

    他吓得尖叫了起来!

    上官若花容失色:“夜儿!”

    就在男子举起小家伙,打算把他重重摔在地上时,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自后方迫近,男子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觉着一阵阴风吹来,随即手臂一麻……孩子掉了。

    然而孩子并未掉在地上,而是稳稳地落进了诸葛冥怀里。

    上官若快要蹦出嗓子的心,悄然落了地。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也不知是委屈的,还是被吓的。

    男子的酒这会儿是完全清醒了,看了看诸葛冥肩上象征着身份的图案后,怔得连说话都不会了:“王……摄……摄……大帅……”

    诸葛冥看都没看他一眼,走到上官若身边,朝她伸出手。

    上官若撇过脸去。

    诸葛冥索性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而后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她,回了大厅。

    至于那个冒犯了他妻儿的醉汉,也被他手下带到了大厅。

    当着所有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砍掉了醉汉的双手。

    众人再看向上官若,已经不敢心存不敬了。

    这一晚,诸葛冥对上官若极尽温柔。

    从眉眼到嘴唇,从粉肩到脊背,他的亲吻,如春风化雨般,点滴落在她每一处娇嫩的肌肤上。

    她轻轻地颤抖着,指甲掐进他皮肉,承受不住他的征挞,低低地抽泣。

    **将歇,她趴在他身下,无力地微喘。

    诸葛冥撩起她秀发,低头,细细亲吻她雪颈。

    “痒。”

    她笑。

    诸葛冥也心情大好地勾起唇角:“多亲亲就不痒了。”

    上官若将头埋进被子。

    诸葛冥亲不着了,手却仍在她身上忘情地流连着。

    “王爷。”

    被子里传来她细弱蚊蝇的声音。

    “嗯?”

    大掌从小腹滑下,落在她腿间。

    “你喜欢我吗?”

    喜欢吗?

    “殿下,你喜欢我吗?”

    明岚的音容笑貌一下子闪过脑海,诸葛冥僵住了。

    清冷的凤熙宫,宫灯摇曳,孝惠仁皇后披头散发地坐在窗台上,遥望着麒麟殿的方向,面目狰狞可怕。

    “皇上你真是做得出来!让我认杀子仇人做嫡子!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在剜我的心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刘婉君那个贱人葬在你的山庄了!青楼官妓,嗯?不受宠,嗯?你可真是在我和元后的眼皮子玩得一出好心机啊!不过,你以为世上真有那不透风的墙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还不是被我给发现了?”

    “我就说你当初为什么不杀了诸葛冥,给我儿子报仇呢?敢情,在你心里,十个小六,也比不上一个诸葛冥!扶持一个病秧子做君主,再封诸葛冥做摄政王!哈哈,这不是摆明希望诸葛冥取而代之吗?你连他的庶子身份都解决了!你把路全给他铺好了!皇上!你对得起我——”

    “娘娘,娘娘,风大,您进来吧。”宫女担忧地朝孝惠仁皇后伸出了手,窗台外的地势极低,一不小心跌下去,只怕会摔出个好歹来。

    孝惠仁皇后冷笑着拂开宫女的手,身子晃了晃,越发让人觉得她快掉下去一样。

    宫女的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娘娘!”

    孝惠仁皇后仰望星空,冷淡一哼:“杀人偿命,诸葛冥,你杀了我儿子,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地活在世上的!我所承受的痛苦,也一定要你一一承受一遍!”

    宫女大骇:“娘娘……”

    孝惠仁皇后转过身,跳回室内的地面,宫女神色一松,却又看见她邪笑着、两眼放光地走了出去。

    “你们几个,拧上油桶,跟我来!”

    孝惠仁皇后带上一群太监、宫女与油桶,浩浩荡荡地包围了麒麟殿。

    “给我泼!”

    她一声令下,宫人忙将手中的油桶朝着墙壁泼了过去。

    泼完外边不够,她还带人一路泼到里边。

    这是皇宫,她是皇后。

    想在里头做点手脚简直太容易不过了!

    泼完火油,她举起火把,明艳艳的火光,照在她不再年轻的面容上,却反射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

    她扫了众人一眼:“你们走吧。”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道:“娘娘……”

    她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噤声:“都退下。”

    众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是。”

    她一步步来到廊下,迤逦的白色裙摆,如月光一般追着她的步伐。

    她张开手臂,微微一笑,松掉了手中的火把。

    吧嗒一声,惊得诸葛冥从床上坐了起来!

    **过后的睡眠总是安稳一些,乃至于他没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麒麟殿的异常。

    等他被火把落地的声音惊醒时,火势已经烧起来了。

    他赶紧冲到耳房,拧起一桶水浇湿了自己,又浇湿了一床薄毯。

    上官若睡得迷迷糊糊,冷不丁被泼醒,惊得身躯一震,再看到那早已蔓延到了门廊的大火,瞠目结舌:“怎么……怎么走水了?”

    诸葛冥来不及说话,用薄毯往她身上一裹,抱着她奔出了疯狂燃烧的房间。

    上官若却突然想起乳母房间的儿子:“夜儿——夜儿还在里面——”

    火势太大,温度太高,这块薄毯才被烤了一会儿,边角便有了燃烧起来的趋势。

    诸葛冥牙齿一咬,按住她乱动的身子,避开一根根朝他们压过来的柱子,朝殿外奔了出去!

    “诸葛冥!夜儿还在里面!你快去救他啊!你干什么?你这个混蛋——你快救我们儿子!快去救他啊——”

    诸葛冥的头发被烧掉大半,头皮在高温的烘烤下,一寸寸焦灼了起来。

    上官若的声音,一声声,敲在他心坎上,如重锤一样。

    他双目如炬地将上官若抱到了空地上,再回头,麒麟殿已经成了一片烈火汪洋。

    他拿过被烘得半干的薄毯,没有丝毫犹豫地奔进了火场!

    被烈火围绕着露天石台上,孝惠仁皇后抱着小家伙,满面含笑地看着诸葛冥。

    小家伙的嗓子都哭哑了,一边哭,一边吸入浓烟,一边呛得连连咳嗽。

    诸葛冥心疼地看了儿子一眼,用拳头敲了敲自己左肩。

    这是“放心,有我”的意思,睡觉前教给儿子的,不知道

    的,不知道儿子记下来没有。

    小家伙应该记下来了,吸了吸鼻子,不哭了。

    诸葛冥看向孝惠仁皇后:“孩子是无辜的,有什么恩怨,我们单独解决。”

    孝惠仁皇后夸张地笑了:“你也知道稚子无辜?那你当初杀我儿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本不该死?”

    “我……我不太记得猎场的事了,但我应该没有杀死六哥,我不恨六哥,从来没有恨过。”埋怨是有的,但远不到憎恨的地步,所以他相信,自己无论如何都没理由对六皇子痛下杀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咬定我是杀死六哥的凶手,但你真的误会了。”

    “误会?好大一个误会?我儿子在出事前就跟你在一块儿!别骗我了,诸葛冥,没用的!你跟你那恶心的父亲一样虚伪!一样都想让你坐皇位,却偏得先让我儿子当垫脚石!替你们扫平前太子那个障碍!事到如今,你们赢了!前太子死了,皇长孙又被我弄成了病秧子!我儿子也死了!所有挡住你帝王路的人统统死光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被你们耍呢?为什么?”

    她疯狂地咆哮着。

    诸葛冥却是根本没听明白,什么叫他跟他父皇一样虚伪?他觊觎皇位了吗?何时?他父皇属意他登基吗?怎么可能?

    不过,有一件事他倒是听懂了,诸葛烨之所以病重,全都是孝惠仁皇后捣的鬼!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诸葛烨才多大?

    他儿子又才多大?

    难道,就因为自己的儿子枉死,就能找那么多无辜的孩子发泄仇恨吗?

    诸葛冥一句废话都不想与她说了,脚尖一点,腾跃而上,飞过火苗,扑向了石台。

    孝惠仁皇后面色一变,毫不留情地将手中的孩子扔了出去!

    四周都是滚烫的火焰,随便落在哪里,都会烧成焦炭。

    小家伙本能地“啊——”了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诸葛冥手中薄毯一挥一扯,将儿子被火苗吞噬前将他带到了自己怀里!

    小家伙一把抱住他脖子:“父王!”

    诸葛冥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落了地,他扣住儿子脑袋,足尖在滚烫的石台上借力一跃!

    咝——

    是皮肉被烤焦的声音。

    诸葛冥疼得浑身抖了一下!

    这才仅仅是开始,地面已经被烧得无法行走,只能依靠借力,施展轻功飞出去。

    然而眼下的麒麟殿,还有哪一出是没被烧着的?

    等诸葛冥终于把儿子带回上官若身边时,脚上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肉了。

    火势,越来越凶猛,火光漫天,照得他头晕目眩。

    是什么灼伤了眼睛吗?

    好像有些看不清了。

    火光、星光、喧嚣、哭泣,在脑海中渐渐远去、远去,直至完全没了踪影。

    ……

    “王爷,王爷。”

    是……在叫他吗?

    “王爷,能听到我说话吗?”

    好像是若儿的声音。

    诸葛冥缓缓地睁开眼,果然看见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脸。

    不过——

    好像是做梦做得太久了,竟觉得这张脸与记忆中的不大一样了。

    是不大一样了,日日哭、夜夜哭,眼睛都肿了。

    “若儿……”

    他艰难地开口。

    一出声,险些把自己吓得再次晕过去。

    他是多久没讲话了,沙哑得跟什么似的?

    氤氲在眸子里的泪水一下子掉了出来,上官若握住的手,将脸蛋贴在他肩膀上:“王爷……”

    诸葛冥抬起几乎不听使唤的手臂,弄了半天,才摸到她的脸:“哭什么?傻瓜。”

    上官若抬起头,泣不成声:“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被石柱刺穿,我以为……以为你……”

    听她这么一说,诸葛冥想起来了,自己是在与大君交手时,与上官若双双跌落悬崖了,他当时拼尽全力将上官若举离了地面,就不知道……她受没受伤。

    “你怎么样?”他一字一顿地问。

    上官若抹了泪,笑着道:“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

    他微微一笑:“那就好。”眼神一扫,又问,“这是哪儿啊?床,好窄。”

    上官若道:“这不是床,是棺材。”

    诸葛冥:“……”

    上官若解释道:“你失去意识后,欧阳倾来了,她封住了你的穴位,告诉我带你来这里,说,只要在聚魂棺内躺上几年,一定能苏醒。”

    欧阳倾死而复生,想来也是这聚魂棺的缘故。

    诸葛冥揉了揉依旧有些发晕的脑袋:“我睡了几年?”

    上官若比了个手势:“五年。”

    诸葛冥捉住她纤细而苍白的手指:“这五年,你是怎么过的?”

    上官若笑了笑:“就这么过的呀,每天看看你,陪你说说话,时间也就打发了。”

    诸葛冥伤痕交错的手掌轻轻覆上她精致的面庞,喉头胀痛,声线哽咽:“若儿,我做了一个梦。”

    上官若在他掌心欢喜地蹭了蹭:“什么梦?”

    他深深地看着她,眼圈发红,隐约有水光闪耀起来:“我没有……女儿,我跟明岚……没有同过房……是你,一直都是你……只有你……可我迁怒你那么多年,让你受尽委屈……”

    言及此处,

    言及此处,悔恨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从脸颊滚落了下来。

    如果可以,他真想回到过去,把那个是非不分的混蛋,狠狠地扇上两巴掌!

    人的一生,一共有几个二十年?

    他用了足足二十三年,来迁怒这个无辜的女人!

    但其实,她究竟有什么错呢?

    别说那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就算是,大君是大君,她是她,她不过是一心想嫁给他而已,明岚母女的死……也不该算在她头上!

    ……

    诸葛冥恨不得一头碰死在棺材上。

    上官若仰头,将泪水逼回眼底,而后笑着哽咽说:“好了,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老实说,你对我还是挺好的,那么恨我,还没整几个小妾和庶子羞辱我。”

    诸葛冥摇头。

    如果换做以前,上官若一定会气得发疯,但现在——

    “人这一生,又有多长呢?守着你这五年我每天都在想,你活着的时候,我要是多对你笑一笑该有多好?我现在就想着……能跟你多待一天都是好的……”

    “若儿……”

    上官若握住他的手:“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悔恨上,你要觉着欠了我,就好好对我,不要再跟我红脸,不要再惹我生气……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活得比我久!被人撇下的滋味……太难受了!下一次……一定要是你先给我盖上棺木!”

    诸葛冥心口一痛,大力将她拥入了怀中……

    ……

    阳春三月,诸葛冥携上官若返回京城,结束了为期五年的“游历”。

    次年,小若若出生。

    小宝抱着不知在他皇袍上撒了几泡尿的小若若,小嘴儿一瘪:“姑姑,朕的红包呢?”

    (全文终)

    ------题外话------

    冥若番写完啦!呼呼,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番外,感觉自己棒棒哒!

    新文已经开了,恳请各位亲们移驾《魅王毒后》

    附上简介——

    她是马家嫡女,自幼病弱,却被相士预言母仪天下。

    他是西凉郡王,天生废柴,却令所有杀手闻风丧胆。

    前世的她,为躲避与废柴郡王的亲事接受了渣男抛来的橄榄枝。

    二十年倾囊付出,助他荣登九五,结果换来水牢圈禁,身首异处。

    重活一世,她发誓,决不要重蹈覆辙。

    只是,她不嫁渣男,也不想嫁给废柴王爷啊,这家伙怎么跟个无赖似的,越缠越紧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