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186,结局 文 / 传闻中的美七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璞玉,我们近一步相谈可好?”纳兰沧海低了气势,真诚的望着江璞玉,相求。

    江璞玉微微颦眉,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是他也不傻,抬头看四周的士兵,今日,他若与纳兰沧海硬拼,自己也不敢保证就一定有胜算。那么,不如且听听他还想玩什么花样儿。

    傲然的从马上跃下,他走前几步,眼睛紧紧盯着纳兰沧海怀中的茜女,嘴角轻扬,表情戏谑,“想谈什么?拿这个女人做筹码吗?你别忘了,她是我的人。”

    人众中一阵唏嘘声。

    茜女脸面难堪,颦蹙眉紧盯着江璞玉,“你一定在这个时候这样说吗”

    “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维护他吗?”江璞玉也被激怒,眼睛里迅速通红,愤然道,“你移情别恋,不就是因为他是帝王吗?现在看看如何,他已经败了!”

    “璞玉!”茜女痛心疾首,“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他的一切!”江璞玉高傲的道。

    纳兰沧海转回头,平静的唤:“陈帆!”

    “皇,皇上!”陈帆从侍卫后钻出来,一脸的慌张。

    纳兰沧海抬起眼帘,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向在这乱世中依然云淡风轻的张胜丰,“师父,我母后如何?”

    张胜丰遥遥的冲他点了下头。

    纳兰沧海轻轻的长吐口气,一块石头落了地,现在,他是真的没有什么顾虑了。他回头对陈帆说:“将玉玺拿来。”

    “皇上!”陈帆惊呼。

    连茜女和江璞玉也一脸的惊诧。

    “皇上,你要做什么?”茜女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纳兰沧海,他,他……

    “兰儿。”纳兰沧海嘴角轻翘,牵起她的手,一脸的真诚和轻松,完全没有勉强和不悦,他淡淡地说,“别担心,今日的决定,绝非一时冲动,我已是经过深思熟虑。”

    “皇上……沧海!”茜女已经察觉到他要说什么,心中惶恐不安。

    纳兰沧海转头,看向江璞玉,说:“你处心积虑想得到的东西,现在,我答应交给你。”

    “什么?!皇上三思啊!”一众忠臣忠将士纷纷跪下乞求。“皇上怎可以将纳兰江山送于将相!”

    “……”江璞玉也愣了。立即,他暴喝:“纳兰沧海,你耍我?!江山是我有能力有资格得到的东西,你少拿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虚伪,狡猾!今日,你休想以此逃脱!”

    “璞玉,我没有装模作样,其实,这江山,你坐,还是我坐,分别有多大,我知道,你也一定会是个好君王,我相信你。”纳兰沧海一脸的看破红尘,平淡如水。“你不必觉得受到了戏谑或侮辱,我也不是让给你,只是不想因你我二人的私怨,再枉死生灵,不想让你我都关心的人痛苦。”

    江璞玉恨恨的瞪着他,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为什么,他精心策划了这么长时间的计谋,他这么久以来的信念,就这么被他轻飘飘的挥散了?那么,他这些天的努力的折磨,算什么?

    “沧海……”茜女已是泪流满面,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场面,不知道如何接受沧海的这个决定。她不敢相信,这辈子,他是注定要让她欠他的吗?为什么?

    纳兰沧海侧头冲她微微一笑,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要将兰儿带走。”

    “休想!”江璞玉怒吼,他气的全身都在颤抖,突然不顾一切,上前就想去抢茜女。纳兰沧海早有预防,抱着茜女躲到众侍卫之后,一时挡开了江璞玉的攻击。

    “璞玉,我曾经给过你无数次机会,你可以随时带走兰儿,可是,她却还在一直受着折磨。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要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今日就算险胜,可是也落得个谋反的罪名,想收拢臣心,并非易事。而若是我现在任你为储君,你就可明正言顺的做皇位。而我,愿做一介平民,带着兰儿,闲云野鹤,从此归入山林。你可答应我?”

    纳兰沧海慢慢抬起玉玺,将这代表君王的宝贝呈现在江璞玉的面前。

    只要他上前一步,他就可以触手而及,这些天的奋争,就可争个漂亮。可是,代价,就是放弃茜女。

    “璞玉,江山、美人,只可取一。”纳兰沧海再次强调。

    世界在这一刻静止了。

    所有人的呼吸都屏住,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纳兰沧海手中金灿灿的玉玺。他们没想到,他们心中的好皇帝,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轻易的将江山拱手相让。江璞玉也没有想到,他这用了全部的力量,却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他,根本就没有对手吗?

    茜女已然混乱,眼前开始恍惚闪烁。

    江璞玉困难的侧眸,幽幽的复杂的看向茜女。

    这个女人,她是不是早就不爱他了呢?若他放弃玉玺,她是否会真心的原谅他,跟他远走高飞。他已经什么信心也没了。不是吗?所以,他只能抓住的,最实在的,就是这个玉玺,就是这个江山!

    眼泪悄无声息的落下,为什么,他得到了他追求的东西,他的内心是这样的痛苦!

    “茜女……”他轻颤着唤,“茜女……”

    “璞玉。”茜女哽咽着,现在,让她能说什么?她不能求着璞玉放弃,她没资格。她也不能求沧海别放弃,沧海为了她牺牲这么大,她现在若说不会与他在一起,让他怎么办?

    也许,在她的内心,也想知道,江璞玉会怎么选择。

    所以,她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

    江璞玉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想从她的脸上找出答案,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

    他好绝望。

    他承认,他没有纳兰沧海为她做的多,他也没有想到,纳兰沧海竟然真的肯为了她,放弃江山。这也难倒了他。他早就什么也没有了,如果现在他放弃玉玺,那么,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命。

    茜女呆呆的看着江璞玉抬起了手。

    她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呆滞的低下头。

    江璞玉眼中一抹刺痛,和绝决。他猛的从纳兰沧海手中夺去了玉玺!

    纳兰沧海一脸淡漠。

    “皇上!”众臣将痛惜的高喊。

    纳兰沧海一扬手,表情肃穆的宣道:“众爱卿听令,丞相江璞玉是父皇遗落民间的后人,也属我皇室血脉!今日,朕任丞相为储君,并即刻让位!”

    “皇上……”

    “不必再说了,朕意已决!”纳兰沧海一拂袖,最后深深的望了江璞玉一眼,牵紧茜女的手,转身,平静的走向后宫。

    茜女如行尸走肉,不由自主的跟着纳兰沧海往前走,身后,迅速响起一阵骚乱,她回头,模糊的画面中,看到江璞玉高高举着玉玺,他的部下,纷纷欢呼着,叫着。

    她转回头,正看到已走到师父面前。

    师父还是这样淡淡的看着她。

    纳兰沧海紧牵着她的手,停下脚步,转头,对张胜丰说:“师父稍等。”

    张胜丰点了下头。

    纳兰沧海还是头也不回的牵着茜女的手,一直走向长乐宫。

    长乐宫里,太后的脸色已好很多,听到动静,竟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母后!”纳兰沧海的情绪这才有些波动,加快了步子走向床边,“母后,你醒了!太好了!儿臣好担心!”

    秦太后望着他,神情开始复杂,“沧……沧海,出什么事了?”

    纳兰沧海握住她的手,轻柔的安抚:“母后别怕,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以后,我哥会代替我,好好照顾母后。”

    “你哥……”秦太后也惊了一下,迅速的,她悟过来,飞快的惊恐的看了茜女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玉儿他……真的是他做的吗?”

    茜女无言以对。

    “母后,你现在不易激动,但是,儿子现在若不与你说,恐怕你会怨我。这些日子,我和哥的恩怨,让你操碎了心,让你夜不能寐,儿子愧疚。今日,我已与他达成共识,他留在皇宫,我出皇宫,我会带着兰儿好好的过生活,就是不再能常陪在母后身边,母后若想孩儿,可出宫去见孩儿。”

    秦太后眼睛瞪大,眼泪流出眼眶,“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给他……玉儿真的是……这个逆子!”

    “母后不必责骂他,这是我自愿的。”纳兰沧海平淡的说,手不停的抚摸太后的长发,以示安慰。“我即日便要出宫,母后,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莫让儿子担心。”

    “玉儿,玉儿!”太后痛苦的挣扎着想起来,纳兰沧海摇摇头。

    “都是你!”太后突然骂向茜女,“我沧海一定又是为了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两个儿子!”

    茜女依然无言以对。

    “母后,别怪兰儿。”纳兰沧海焦急的扶住她,真心的道:“母后,儿子的后半生,还依靠兰儿,母后善待兰儿可好?”

    “沧海……”太后痛惜不已,眼泪横流,却也流露出无望。

    “母后。”纳兰沧海恳求的唤她。

    太后长长的吸了口气,最后闭上眼睛,困难的说:“走吧。”

    “母后。”纳兰沧海秀眉紧颦。

    “走吧。”太后哽咽着再次道。

    纳兰沧海停了片刻,毅然的松开她,站起身,拉着茜女迅速的走出了内殿。

    他的脚步如风,茜女被他带的跌跌撞撞。

    “沧海,沧海……”奔出殿门,茜女急唤着他努力的停下脚步,他站住脚步,没有回头,只是淡静的说:“对不起,我没有提前征求你的意思。”

    “所以你之前并没有挽留我,就是因着做了现在的打算?”茜女直到现在,才有了思考的能力。恍然大悟间,心也刺痛。

    纳兰沧海黯然回身,看着她,“对不起。”

    茜女突然扑过去,紧紧将他抱住,“别再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纳兰沧海脸上一慌,“兰儿。”

    “怎么办,我原打算和师父隐居山林的,现在怎么办?”茜女轻泣着呢喃。

    “我让你为难了,是吗?”纳兰沧海心疼的轻抚她的发,“所以我说,对不起啊,茜女。”

    茜女一顿,他终于又唤她茜女。

    “我不会逼你,只想在你身边。如果师父,愿意收留我的话。”

    茜女猛的抬头,脸上的泪还在,“你,你……”

    纳兰沧海抚着她的脸轻笑,“我知道,你打算离开我的视线,可是我舍不得,我只想在你身边就好,不必觉得为难,好不好?我不想你难过。”

    “沧海,为什么这么傻……我不值得,不值得你这么做……”茜女顿时哭成泪人儿,“你可以制住他发狂的,你可以的,这江山本来就是你的,为什么相让,为什么让我欠你更多……”

    “因为我想过了,我试过了,没有你的江山,索然无味。虽然愧对我父皇,可是,璞玉他会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上,只要他对得起天下黎民,我也算减轻了罪过。”纳兰沧海抹干她脸上的泪,“别再哭了,我和璞玉之间,总有一个失败,你也不想我们其中之一一败涂地,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各求所需,两全其美。这是个美好的结局,不是吗?”

    茜女迷茫的看着他,暮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不然,她还想怎样呢?是他杀了他,还是他杀了他。那样,他还提什么闲云野鹤,说不定会痛死过去。

    “走吧,师父还等着我们。”纳兰沧海轻柔的笑着,再次牵起她的手。

    张胜丰就站在他们面前。

    纳兰沧海走到张胜丰跟前,“师父……”

    张胜丰轻扬了下手。

    纳兰沧海欣然一笑,转头看向茜女。

    茜女也看向他,就只见他突然神情一顿,突然眼睛慢慢闭上,身子瘫软下去。

    “……沧海?!”茜女吓了一跳,本能的一把抱住他,“沧海?你怎么了?”

    张胜丰也微惊了一下,连忙上去扣住他的手臂。

    “师父,沧海他怎么了?”茜女惶恐的问。

    张胜丰眉心颦的更深,犹豫了一下,道:“为师还需回去好好诊察。”说着,将纳兰沧海从茜女怀中抱过来,“走吧,我们先回府。”

    “……嗯。”茜女担忧的点点头。

    张胜丰一手带着纳兰沧海,一手牵起茜女,轻轻一跃,飞上宫墙,白色的衣衫,翩跹着没入苍穹。

    ------题外话------

    本文,正文到此就算完结了。不过,番外会隔段时间奉上,谢谢大家这么长时间来的支持,美七感激不尽。近日也会准备新文,有兴趣的亲可以到时来看看哦。

    我知道大家可能会觉得太突然,觉得结局交待的不清楚,那我在这里先剧透一下番外:纳兰沧海是因长久的中毒而晕倒,所以眼睛瞎了很久。不过张胜丰治好了他。那最后呢,江璞玉又会怎样呢?这个,就先不透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