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229章 柳蔚已经弄清楚了这是哪里 文 / 谁家mm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最终,柳蔚把那金线丢还给了钟自羽,从两人身边路过,去了船尾那边。

    等她走远了,看不见了,魏俦才松了口气,然后又生气的拍了老友一巴掌:“还愣着干什么,把你的线藏起来啊,让她再看见,你不要命了?”

    钟自羽没动,眉头拧着,而后看向魏俦,说了一句:“你说,这条线,真能杀了她吗?”

    魏俦眼睛当即鼓大,谨慎的看看左右,确定那母老虎没回来,忙压低声音道:“你是真不想活了杀个屁,就这两条线?你还没靠近她,她就把你扒了皮扔下海了,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咱安分点成吗?上了岸,送走这个瘟神,咱赶紧离开,离她越远越好”

    “不是。”钟自羽并非要对柳蔚动手,他只是突然有点开窍了:“她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武器,说明,她也认为这些铁线有杀人之力,也就是说,我的研究方向是没错的。”

    魏俦都不知道说什么了:“错没错的,往后再说,但这些话我求你了哥,别再说了,你不想活,我还想呢”

    钟自羽没应下,只若有所思的捏着他的金线,朝房间走去。

    待他离开了,魏俦想了想,又悄悄跑到船尾,果然,老远就看到那女人盯着海面发呆,表情怅然,悲伤。

    心里终于安定下来,知道对方这是不打算秋后算账的意思了,魏俦小心翼翼的再按原路离开。

    从他出现,到他离开,这个短暂的过程,船尾甲板上那个男装柳蔚,一清二楚。

    等到四周安静下来,柳蔚叹息,她的手指紧紧攥着船身边缘的梭杆,指尖力气很大,没一会儿,便将梭杆捏出一排手印。

    在甲板一直呆到傍晚,中间一点东西没有吃,等到再回到船舱时,柳蔚的脸,已被海风吹得苍白起来。

    魏俦小心的冲她指了指房间的方向,意思就是里面给她留了饭。

    柳蔚没什么表示,径直进入。

    舱门关上,安静的房间内,没有婴儿的哭声,没有男子的询问声,更没有小男孩咋咋呼呼的叫唤声。

    空空如也。

    坐在平整的床榻上,一身男装的柳蔚,神色木纳的盯着窗口的方向。

    从这儿,还能看到船外的景色,暗沉的海水,以及天际边,那朝着最后的夕阳,飞翔而过的鸿雁。

    嗯,应该是鸿雁。

    只有鸿雁,才会在这个时间,用这种排列方式飞翔。

    柳蔚本没在意,可过了一会儿,当她发现那群大雁居然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的表情顿时转为微愣。

    再之后,她发现那似乎不是大雁,而是……鹰?

    好像是有点像鹰,那飞速那翅膀,包括身量,的确很像鹰。

    想到鹰,就想到了家里的咕咕。

    在船上小半个月,也遇到过出海的渔民,柳蔚已经弄清楚了这是哪里。

    这里是仙燕国,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国名。

    她隐约知晓了这里或许就是他们寻寻觅觅的海外,那天的龙卷风将他们卷入了另一片大陆的另一片海域,她在这里生还了。

    可其他人呢。

    是否还活着?

    寻找了半个月,除了船上这两个她并不想重逢的故人,她没有找到自己的任何亲人,她不知,以后是否还能见到他们。

    现在,她想他们。

    看,就是天边路过的飞鹰,都让她情不自禁想到了咕咕。

    可咕咕只是幼鹰,虽然会飞,但飞不了太久,并且大概因为不是与父母一起长大的,它的独立能力非常差,走到哪里都要珍珠陪着。

    是啊,珍珠。

    想过咕咕又想珍珠,想到珍珠再想小黎,然后轮流一遍把今日不知道第几次思念的所有人都再想了一遍,她听到了一道鹰鸣。

    “咕咕咕……咕咕咕……”

    “……”

    柳蔚几乎当即抬起头,眼睛朝窗外看去。

    这一看,她便看到一只体型健硕的灰鹰,不知何时正站在她的窗前,对着她叫唤。

    “咕咕?”柳蔚轻唤一声。

    灰鹰并不是咕咕,长得也和咕咕完全不同,甚至体型还不如咕咕大,但它听到了柳蔚的回应,就又叫了起来:“咕咕咕……咕咕咕……”

    “咕咕?”柳蔚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其实,她不认为这是鹰鸣,一开始收养咕咕时,咕咕还太小,不会叫,只会从喉咙里发出“咕咕”音,也因此,后来它发育好了,也老是“咕咕”叫。

    柳蔚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没有及时纠正,所以咕咕长大了,也不会鹰鸣,只会鸡叫?

    这是柳蔚第一次见和咕咕同样叫声的鹰,她有些稀奇。

    灰鹰对她叫了很久。

    直到一刻钟后,灰鹰飞走了。

    柳蔚失落的看着它离开的方向。

    这一天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海航的速度不快,他们离白山洲至少还有十天的距离。

    半夜,柳蔚听到了“科科科”的声音。

    她一开始以为是风吹响了窗户,可再一听又不像,她睁开眼睛,不解的朝声音来源处看去,这一看,她就对上了一双黑黑的大眼睛。

    愣了一下,柳蔚立马坐了起来,顺手将蜡烛点上。

    再一看,窗户外却是一只鹰。

    一只正在用尖尖的隼,敲窗户,有些**,脑袋顶是深棕色毛毛的……幼鹰。

    柳蔚将蜡烛一放,紧忙冲过去。

    外头,被海风吹得瑟瑟发抖,身上还有些湿漉的幼鹰,望着它分别多日的主人,委屈的嚎叫起来:“咕咕咕咕……”

    然后它使尽力气,想从窗户钻进来,钻到主人的怀抱。

    可窗户太小了。

    柳蔚手忙脚乱的出了房间,在雾蒙蒙的夜色中喊:“咕咕。”

    扑扇两下翅膀,健硕的幼鹰一个猛子,将湿乎乎的大脑袋埋进主人的怀里。

    柳蔚不知咕咕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她现在也顾不上别的,只抱着咕咕,脸上露出大大的笑,笑了一会儿,她又领着咕咕进房,给它擦身上的水,使劲揉它脑门的毛。

    等到身上被擦干净后,它就跟主人说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咕咕咕咕……”

    柳蔚一个字都没听懂,但是她自行领悟了,就问:“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找吃的,你看你都瘦了,肯定一直没吃好。”

    心疼的情绪一下上来,母爱无处宣泄的女人赶紧去了厨房,抓了一只笼养鸡出来,全给咕咕吃。

    咕咕一边吃鸡,一边继续跟主人说:“咕咕咕咕……”

    柳蔚就“嗯嗯嗯”的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问:“是不是口渴,我给你找水。”

    忙里忙外,等到幼鹰吃饱喝足了,它也把该说的都说完了,就老实的窝在主人暖暖的大床上。

    最后,在折腾了小半夜,柳蔚终于搂着咕咕睡下了。

    但在她睡着后,乖顺的幼鹰又从她床上扑腾下去了,然后它走到窗口,用尖隼怼开窗户板,对着窗外半空中盘旋不散的一行灰鹰,小声“咕咕”叫了起来。

    等它叫完,那些灰鹰也散了,而咕咕,则轻手轻脚的爬回床上,重新把自己塞到主人的怀中。

    咕咕睡了这十几天来,最踏实的一个觉,和久别重逢的主人一起。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