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515章 番外,井清井琅 文 / 淡看浮华三千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尽管毕苟口口声声喊着怕疼,不肯再要孩子,但是命里有时你躲不掉啊巴扎嘿,她又怀了一胎。

    到临盆那日场面颇为好笑,屋子外面坐着流七月,杜畏和方景城三个大老爷们儿,屋子里面走着花璇,傅问渔和如大婶,傅问渔别的事儿都十分的擅长,但是对于生孩子这回事她是个扎扎实实的门外汉,毕竟没生过,所以不知道怎么生。

    但毕苟的哭喊声简直能把屋顶给掀翻,满头大汗,叫骂连天,直嚎着:“我不生了,不生了不生了,疼死我了!”

    花璇在一边帮着如大婶递热水翻白眼,望着毕苟:“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说不生就不生啊!”

    傅问渔坐在床边握着毕苟的手心胆肉跳,毕苟不是怕疼的人,这生孩子得有多痛,她才哭成这样子啊……眼泪鼻涕都挤一起去了,头发也粘在脸上,惨白着小脸哀嚎不止。傅问渔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看如大婶一个劲儿地叫她用力,使劲儿,说孩子马上就出来了,傅问渔觉得,毕苟没有一脚把如大婶踹飞出去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里面的几人跟着担心,外面的几个大老爷们也很是煎熬。

    流七月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两只手一会儿成拳一会儿交握:“唉呀怎么还没生出来,上一回我记得没这么久的啊,啊,到底还要多久啊,毕苟肯定要疼死了。”

    看他急成这样子,方景城与杜畏也觉得有些担心,类似如坐针毡。

    尤其是方景城,他是一直想要个孩子的,可是看毕苟生孩子生得这么辛苦痛苦,他不得不对这个想法产生质疑。握了一杯茶,刚喝进嘴里,屋里传出一声毕苟的惨叫声,他一口水全喷了出去,战战兢兢地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屋子,下定了决心不要孩子!坚决不要!

    毕苟一直挣扎到下半夜才生了这孩子,她已累到虚脱,半点力气也提不起,却还能抱着孩子,如大婶跟着煎熬了一晚上,欢天喜地出来报喜:“恭喜恭喜,七月小哥啊,你家娘子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带把儿的!”

    流七月脸上的惊喜跟他第一次做父亲时一样,掩都掩不住,错开如大婶冲进屋子里,也不管这一屋子的血腥味,心疼地抱着毕苟,说着感谢与安慰的话,而先前要把天骂破的毕苟也变得温柔慈爱,看着怀中孩子的眼神都能化成水一般的,真的不能想象,这是很久以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蛛网毕堂主。

    帮着他们收拾了片刻,傅问渔才放下袖子挽上方景城的胳膊一路回自家小院,她在路上问方景城:“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会有个孩子?”

    方景城直摇头:“不要也挺好,就我跟你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傅问渔以为他又是在安慰自己,便也笑着不说话,毕苟和花璇这是接二连三的生娃,傅问渔看着有些眼羡,但也没什么办法,她从天之异人变成普通人,身体受损不少,难有身孕,这些事情她自己都知道。

    院子里的栀子花开得很好,清清淡淡的香气,白白洁洁的小花,她摘了几朵放进屋中,整个屋子里就都有了清淡花香,方景城给她捏了捏肩膀问她今日累不累,又顺手熄了蜡烛,抱着她上了床准备安睡。

    这晚上有点意思,方景城以前睡觉的时候,总是把傅问渔抱在怀中,圈在胸口,手臂给她当枕头的,今日却是朝里睡着,留了个后背给傅问渔。傅问渔便觉得奇怪了,这人今天怎么反常,于是手指头戳了戳他肩膀:“你怎么了?”

    方景城摇了摇肩膀,闷声道:“没事啊。”

    “干嘛呀?”

    “真没事,快睡吧。”

    “你给我过来,闹什么脾气?”

    方景城他还是摇肩膀:“真没有,都这么晚了,你赶紧睡。”

    傅问渔咬了咬嘴唇,吸了吸鼻子,几声抽泣:“好啊你,这才成亲才几天呀,你就嫌弃人家了,连睡觉都不抱着人家了。说什么天长地久,都是骗人的!”

    这是唱哪出啊?亲姑奶奶!

    方景城立刻转过身子来看傅问渔,只是他一转身傅问渔压到他胸膛上,弯起膝盖小腿在半空中踢踢踏踏,笑得一脸得意:“哼!”

    其实傅问渔哪里压得住方景城,放在女子中不算矮的个儿在方景城这儿却只能算个娇小依人,削瘦的身子骨他一手就能抱起来,宽厚的胸膛都可以让她在上面翻个滚儿,但方景城却心甘情愿这样被她压住,看她眼睛里亮晶晶的得逞笑意,又看看她越来越不怕羞都敢直接上手挑衅自己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双手揽住她细细的腰,有那么丝丝委屈:“我吧,我一抱着你,我就不安份,一不安份吧,就容易有孩子,我今天听了毕苟这生孩子的惨状,觉得你还不要生好了。”

    “为什么?”傅问渔双手垫在他胸膛上,好奇地看着他,这人是什么时候变的心意?

    “疼啊!”方景城理所当然一句,“我看毕苟都快疼死了,你这小身板哪儿受得住啊?不生了不生了,咱不生了。”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煞有介事十分认真,他是打定了主意不要让傅问渔生孩子,他怕傅问渔疼,也不想再让傅问渔受任何累,他就想傅问渔从此以后都无病无灾无痛无苦地平静幸福下去,孩子什么的,玩别人家的就是了嘛,毕苟花璇两人生了那么多,随便抱随便玩,自己有什么好生的?

    傅问渔听他说不插话,静静地看着他,他身上真的没有了半点当年王爷贵气,普通得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常百姓,只是他胸口的那些情意仍未有半分更改。所以傅问渔拉开他里衣,轻轻吻了一下他心房的位置,谢谢这个地方,一直将自己用心珍藏。

    方景城心头一阵悸动,手指穿过她柔软墨黑的长发,指腹传来阵阵酥麻,他说:“明日我就去给胡膏写信,当年我给方伯言下在九龙鼎里的那个药方子还在,我去弄点药过来,免得一不小心你就要受苦遭罪。”

    “你不怕你没有后人啊?”傅问渔问他。

    “我要后人做什么?我有你就够了。”他笑得很是满足。

    傅问渔笑起来,眉眼都弯成新月一般,手指头轻轻在他胸口打着转,怪声道:“唉呀那可怎么办,人家今天就想嘛。”

    方景城一身鸡皮都立起来,这自家夫人今日莫不是中了邪吧?几时见她这么主动奔放过了?

    傅问渔一把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被子里不时传来一句句奇怪的话。

    “别动别动。”

    “不要咬我肩膀啊,你可以吻我嘛!”

    “不要乱动,傅问渔不要动,你住手!”

    太下流了,太羞耻了,太不堪入耳了,啧啧,咦……

    明明说好是傅问渔要把方景城怎么着,到后来却依然变回了方景城把她怎么着,在床榻上,傅问渔着实没有半点主动权。

    也是巧,就这一次,他中了。

    杜畏诊出傅问渔的喜脉时,方景城整个脸都是绿的,闹不清地要以为他是喜当爹。

    傅问渔挂在方景城脖子上像个面团,欢欢喜喜,眉眼舒展满是快活:“快快快,快说你高兴,你要当爹了。”

    “我……我高兴。”

    “啧,你笑一个。”

    “呵呵。”

    “方景城你再这样我打你了啊!”

    “有什么好生的嘛!那么疼!我就知道那天你没安好心!”

    “这个书上说了,因人而异,有的人生孩子很疼,有的不怎么疼,我觉得我就是不怎么疼的那一类。”

    方景城不说话,一个人生着闷气,傅问渔跳到他背上踢着腿儿:“我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嘛,我自己也想要一个,你看胡膏,栾二千,流七月,毕苟他们都有孩子了,就少我们了,我看着多羡慕啊,而且我看过书的,书上说,只要平时多注意,生孩子的时候是不会太辛苦的,毕苟是因为太懒了,怀着的时候连地都不下,天天还吃得多,这才生来辛苦,放心吧,我没事的。”

    方景城托着住她,叹气看着她歪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脑袋:“那你听好了,你现在有身孕,书屋就不要去了,我让花璇帮你打理,不要心情不好,吃什么都不能过量,要平稳,你喜欢的螃蟹啊之类的寒性重的东西不能吃,不可以喝酒,青梅酒也不行,海鲜干脆全戒了吧,虾什么的也少吃些,不要贪嘴啊。啊,还有什么我想想,哦对了,会想吃酸的,我到时候买点酸梅放在家中,给你用冰糖腌一下,要经常下地走动,身体才会好,生孩子的时候才会轻松一些……你怎么不说话?”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了大半天,傅问渔却一声不吭,半晌发觉不对劲,便停了步子问她。

    傅问渔趴在他宽厚的背上看他一个人说不停,如果他真的不想要孩子,哪里会知道这么多生孩子要注意要忌讳的事?该是平日里多有准备,到处问人到处看书,这才记下了这么多条条例例,否则他一个粗老爷们儿,怎么会留心这种东西?比自己思虑得还要齐全。

    “怎么了啊?是不是不舒服?想吐吗,不该啊,难道这么快就有反应了?”方景城一边纳闷一边放下傅问渔转身看着她。

    傅问渔双手环住他脖子,阳光下她纤长的睫毛带着光,盘成妇人髻的头发只是让她越添风韵,更具风情,那种成熟的娇媚不是年轻时的她能有的,她笑声道:“我们多生几个吧,好不好?”

    “你想得美!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方景城一把抱起傅问渔在怀中,恶狠狠地瞪了她一下,眼中却有些淡淡的喜色流露出来。

    头两月,傅问渔吐得苦胆都要吐出来,什么都吃不下,方景城心疼得紧却毫无办法,不敢将什么偏方都给她试,只能想尽办法弄些她平日里爱吃的小食想勾起他食欲,他甚于还往望京城里去了信,问问已经是皇帝的胡膏,他家夫人怀孕吐得厉害,该怎么办?

    大概全天下,唯一一个敢向一国之君问个止孕吐法子的人,也只有方景城了。

    胡膏当时看到信笑出声来,拉着妩娘过来一起看,信上方景城的字龙飞凤舞充满了怒气,像是对傅问渔腹中那不听话的孩儿有百般的恼火一般,胡膏笑了大半晌,提笔写了个方子,给他寄了去,又把这消息告诉了还住在老胡府没有搬进宫来的胡莱胡老大人,胡老大人拍着膝盖就站起来,兴致勃勃地要给方景城和傅问渔的孩子取名字,吓得胡膏连忙拉住他,好说也是人家家里的孩子,您老怎么好给人家的孩子取名字?

    他不好说,爹,您取的那些名字都太过别致了些,怕是除了我胡家的人消受得起,别人家的都遭不住啊。

    老胡大人这才作罢,又捋了捋胡须,拉过他孙女:“小瑙儿,你说你爷爷给你取的名字好不好?”

    胡瑙小嘴儿一扁,可怜巴巴地望了一眼她父皇,她父皇冲她使着眼色,我们的公主殿下她不得不道:“爷爷取的名字当然好,天底下没有比胡瑙更好听的名字了。”

    老胡大人便眉开眼笑。

    药方子一到,方景城就替傅问渔熬药,几副吃下去,吐立刻就止住了,方景城遥遥一谢胡膏,暗自打算着他家闺女生得好看,杜畏的儿子应该是配得上的。

    孕吐止住之后,傅问渔的胃口便大好,每日的饭量也涨得快,方景城不放心别人打理傅问渔的吃食,就算是如大婶他也不太放心,自己主动走进了他这一辈子没真个碰过的厨房。

    傅问渔扶着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满屋狼藉,乌烟瘴气,有些不忍直视,方景城的鼻子上还有些黑灰,头发间有几根野草,卷起袖子正一本正经地鼓捣着一个小小的钵,钵里翻滚着白色不明液体。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咱叫如大婶过来帮你?”

    方景城却推着她坐下:“厨房油烟大,你别老过来,对你身体不好,坐着啊,我给你熬了些咸骨粥,开胃好入喉。”

    你只是做个咸骨粥,却是快要把整个厨房都掀了一般啊,听说你还准备做一桌子菜把毕苟和花璇那两对人也叫过来一起吃,我真的很担心你会不会把屋子烧了啊。

    咸骨粥端上桌,方景城吹了又吹凉了又凉,觉得温度差不多了才递到傅问渔面前,粥这个东西之所以为称为粥,是指把米粒熬烂成糊状。

    眼前这一碗,颇是令人费解,米是米,汤是汤,骨是骨,他们十分的泾渭分明,绝不互相干涉,上面还浮了一层五颜六色的光泽的油,飘了几根煮得太老变得枯黄的青菜认不出原型,最后还有一些黑乎乎的不明物体在其中,傅问渔看着这碗卖相有点惨不忍睹的咸骨粥,笑容有些僵。

    又看了看方景城充满渴望与期待的眼神,傅问渔只好鼓起勇气喝了一口,方景城一脸期待地望着她,一直问:“怎么样怎么样?好不好喝?我学了很久的。”

    傅问渔她缓缓放下勺子,咽下嘴里的粥,脸上的笑容明媚:“好!好喝!当然好喝了!”

    “真的?”方景城笑得嘴都咧到耳根后面去了。

    “真的!”傅问渔用力点头,然后又说,“要不你也试试?”

    “这给你做的,我不吃,你要是喜欢就多喝一些,我明天继续给你做。”

    还要做啊……能不能放过我腹中可怜的孩儿啊……不要这样谋害我们母子的性命啊……

    傅问渔的内心一片哀嚎。

    但是傅问渔觉得,这样的美味一定不能自己一个人独享,这样的方景城不能只自己一个人看见,所以她特别支持方景城做一桌子菜请毕苟花璇甚至如大婶如大哥他们过来一起。

    方景城一大早就在忙活,带着傅问渔一边散步一边买了不少菜,傅问渔偶尔帮着挑着些,不要太老的青菜死掉的鱼都买回来,他忙活得很开心,傅问渔坐在一边的长椅上看他笑得一脸痴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傻子。

    忙到晚上,饭菜上桌,大家不太敢上桌,傅问渔帮着方景城招呼他们:“来来来,吃吃吃,别客气。”

    毕苟苦着脸低声嘟囔,掩着鼻子不敢闻这些饭菜的味道:“少主你想杀人灭口也不必用这样的法子啊。”

    这一顿饭没有吃好,吃得他们上吐下泄,足足瘫了整整三天才缓过劲儿来。

    傅问渔因为提前有准备,所以未遭毒手,只是笑得前俯后仰,直不起身来,方景城的脸一会儿绿,一会儿黑,毕竟他自己吃过之后,才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吃,真是喂狗狗都不要!所以他特别恼火地看着傅问渔:“你故意的?”

    “我没有啊,我只是觉得,堂堂城王爷难得下厨,一定要让大家一起享受一番才是!”

    “你过来!”方景城冲她招手。

    “我不!”

    “你过来!”

    “我就不!”

    “嘿,你还硬气了是吧!”方景城两步冲过去,扣住了她肩膀拖着她往外走,傅问渔一路上笑得快要断气却不知他要干嘛,后来他带着傅问渔来了一个酒楼,叫了一桌子吃的,都是些清淡的吃食,一边给她夹着菜一边道,“难吃你也不说,饿死你啊。”

    “我觉得还好嘛,是他们太脆弱了。”傅问渔咬着他递过来剥好的虾仁,享受的样子出卖了她对美食的怀念,方景城看得又好气又好笑。

    但是方景城对做吃的这件事却真的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他可以忍住不荼毒傅问渔,却没有放过杜畏他们,真是作孽了,好好的平静日子被一锅锅焦黑的鬼东西搅和得不得安宁,杜畏他也是很想哭啊。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那天方景城跟流七月似的,在屋子外面来来回回地走了无数个圈,听着屋里傅问渔一声声传来大喊声,她喊一声,方景城的心跳漏一拍,急得口干舌燥话都说不出来,茶杯握几次又放几次,一直跟自己说要冷静,却怎么也冷静不了。

    最后他实在等不了也受不了了,冲进屋子里,也不管什么吉利不吉利,惊得屋子里接产的产婆俱是一愣,他也不理,只是抱着傅问渔心疼得要死,喊了一句当时毕苟骂过的话:“能不能不生了!”

    傅问渔拉着他衣袖没力气回答,只是应着如大婶的话,用力,使劲,折腾得半死,一身衣服都被汗水打湿透了,粘在她身上,方景城紧紧握着傅问渔的手不知该怎么帮她,只是心里恨,早就说好不要孩子不要孩子,如果不是自己大意,她也不会受此大罪。

    也幸亏方景城平时对傅问渔方方面面都照料得好,她身体很好,又多有运动,倒没有像毕苟那天痛了好几个时辰,生下来孩子也算顺利,如大婶抱着血糊糊的孩子:“恭喜啊井小哥,是个带把儿的!”

    方景城直摆手:“抱走抱走,我怕我掐死他!”他心疼傅问渔心疼得快要死掉,根本不想看见这个孩子!

    只是他话音还未落,如大婶又大叫了一声:“唉呀还有一个,双胞胎啊!我就说我看这井家媳妇儿的肚子特别大,快快快,继续备热水,用力啊,井家媳妇儿,这还有一个呢!使劲啊!”

    傅问渔那时已提不起半分力气,还有一个孩子在她腹中出不来,她急得直哭,拉着方景城的手不知该怎么办,如大婶也急,这要再不使劲,孩子只怕就要保不住了!

    如大婶一直跟傅问渔说着话,怕她就这么晕过去,要是晕过去了那才真的是大难,又喊着她再用些力,傅问渔眼前都是黑的,只能听到如大婶的话,动用不上半分力气,心里又急,一时之间竟有些眩晕。

    “不管小的了,如大婶,救问渔!”方景城当机立断一声,吓得如大婶的手都是一抖,如大婶向来是知道井家小哥疼爱他夫人的,只是不知道疼得如此厉害,疼到连孩子都可以不要了。

    他开始后悔,不该让傅问渔生孩子,他害怕如果傅问渔渡过了千万种劫难,却要在这里折了性命,他该如何承受?

    傅问渔死拿拉着方景城的衣袖摇头,撑着最后一口气使劲用力,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听到一声婴儿啼哭,就真的昏迷过去。

    大概是上天拿走了傅问渔太多太多东西,所以想偿还她一些,她只是昏迷,并没有再如当初一睡便是五年,方景城守了她一夜,根本没有多看刚出生的孩子一眼,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花璇和毕苟将孩子抱过来,他才正儿八经地看了看这两个无辜的小家伙。

    是龙凤胎,哥哥与妹妹,傅问渔看着这对孩子,眼中染上慈母的神色,望着方景城:“取名字了吗?”

    “还没呢,就等你醒过来。”

    傅问渔笑望着这对孩子,不知想起了什么样的往事,许久之后才道:“哥哥叫井清,妹妹井琅,好不好?”

    方景城吻过她额间,瞥了瞥那两个正在熟睡的孩子,也觉得他们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只说好,就叫井清,井琅。

    (全文完)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