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515章 519 后记 文 / 淡月新凉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两日后,陆氏集团高层会议室……

    陆景乔坐在会议室一侧的第一张椅子上,旁边跟着贺川,主席位上坐着陆氏集团现在的掌权人陆绍谨,对面则是陆氏董事会里的几位高层。

    见人到齐,陆绍谨很快开了口:“景乔,这次找你过来是为了商议一下跟雷士集团合作的项目——”

    陆绍谨话音未落,陆景乔抬眸看向他,“我现在已经不是陆氏的人了。”

    “我知道。”陆绍谨微微一笑,掩饰了一闪而过的尴尬,“但这是一个大项目,未来几年一定会给陆氏非常可观的盈利。目前好几个集团都在跟雷士谈,但我们派出去的人都无功折返。我知道雷启明他很相信你,所以才想请你出马。虽然你现在不在陆氏任职,可你到底也是陆家的人……醢”

    陆景乔靠坐在椅子里,听到这些,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

    一个年长的股东见状,忽然开口:“你谈成了这笔生意,想要回来陆氏任职也不是不可以。”

    陆绍谨眼波微微一凝,陆景乔唇角倒是勾了勾缇。

    “是啊。”另一个股东忽然也帮腔道,“前几年你把公司生意打理得很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也认同你的能力。你要是想回来任职,我们随时欢迎。”

    话题忽然就涉及高层变动和一桩近百亿的生意,会议室里的氛围骤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董事会内向来分流派,又那么两个站在陆绍谨那边的几乎按捺不住地要开口提出反对意见时,陆景乔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在座数人脸色都是一变,陆景乔无视众人的脸色,看了手机一眼,说了句“抱歉”便扭头接起了电话。

    “四哥!”来电是黎湘的手机,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却是思唯,“湘湘她突然有些不舒服,我跟沈嘉晨送她来医院做检查——”

    陆景乔闻言立刻站起身来,“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知道,她刚进去做检查,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啦!”

    陆景乔听完,收起手机,随后才又看向会议室里的众人,“抱歉,我还有点别的事情,不能跟诸位谈下去了。”

    话音落,他将剩下的事情交给贺川,自己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这是什么意思?开会开到一半起身就走,给谁脸色看呢?”

    “可能是我们开出的条件还不够吸引,请不动他出山。”

    “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还摆起架子来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中,贺川默默收拾好东西,也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陆景乔赶到医院的时候,思唯和沈嘉晨都在,黎湘刚刚做完检查,他上前便抓住了她的手,沉眸看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黎湘看他的模样,微微笑了起来,随后耸了耸肩,“还是听医生怎么说吧。”

    很快有护士拿了黎湘的检查报告回来,请他们一起进医生办公室听。

    医生仔细翻看了手中的报告,随后抬起头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人笑了起来,“先前的估计没错。陆先生,恭喜,陆太太怀孕了。”

    话音落,对面两个人给出的反应却完全不在意料之中。

    黎湘先前在做检查的时候就跟医生有过交流,所以算是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这个结果,她轻轻咬了咬唇,看向了旁边的陆景乔。

    而陆景乔正微微拧着眉,脸上并没有见到多少喜悦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他转头看向了黎湘。

    见惯场面的医生见状,心头隐隐涌起不安——该不会又是一场家变?

    而旁边的年轻护士显然立刻被勾起了好奇心,控制不住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对城中名人夫妻——如果真的是一桩丑事,那她改天跟朋友见面时可就有谈资了!

    黎湘与陆景乔对视着,片刻之后才开口道:“你问我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渐渐地都面无表情起来。

    医生微微有些坐不住了,正在考虑要不要带着护士离开。

    正在这时,黎湘忽然控制不住,“噗嗤”笑了出来,随后身子靠进了陆景乔怀中。

    陆景乔原本就揽着她,这会儿不由得揽得更紧了一些,有些控制不住地微微叹息了一声,随后才看向医生,依旧是微微拧眉的模样,“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才两岁零三个月,这个时期她怀孕,身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就初步检查的结果来看,一切正常。”

    陆景乔继续道:“第一个孩子是剖腹产,况且她身体一向不怎么好,你确定‘一切正常’?”

    医生听完,感觉自己像是知道了这夫妻俩为什么在知道怀孕的时候会是那种反应——原来是紧张过度?

    “陆先生,您不用太担心。从陆太太这几年在我们医院留下的检查报告来看,这两年陆太太身体素质已经提升了很多,就目前而言,陆太太怀这个孩子是安全稳定的。”

    刚刚说完,房门口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一个护士推开门来,“肖医生,舒太太情况不太稳定,想请您去看一下!”

    医生闻言立刻站起身来,向陆景乔和黎湘道了个歉,便带着护士匆匆而去。

    办公室里顿时就只剩了两个人。

    黎湘看着陆景乔,“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陆景乔问。

    “‘怎、么、会、这、样’!”黎湘一字一句地重复了陆景乔先前说过的那句话,随后才道,“你有没有看到小护士眼睛都睁圆了?我看她啊,就等着你问我是不是给你戴绿帽子了!”

    陆景乔听了,缓缓拉起她的手来放到唇边,轻轻亲了一下。

    黎湘靠在他怀中,抬起脸来看着他,“那你说怎么回事?不是每次都有做安全措施的吗?”

    他原本计划等萌萌上了小学再要第二个孩子,因此在这方面一向把控得很牢。

    陆景乔低下头来与她相视着,低低叹息一声:“你不是早就说过,安全套避孕成功率不是百分百?”

    黎湘听完,忍不住又笑出声来,伸出手来抱紧了他。

    陆景乔圈着她,回想着刚才那句话,想起了第一个孩子。

    不是萌萌。

    也许曾经失去的,终究会用另一种方式,再回到他们身边吧?

    他缓缓拥紧了黎湘,那姗姗来迟的喜悦,终于后知后觉,一点点地盈满胸腔。

    “陆先生,我觉得我们以后只要专心做一件事就好。”黎湘忽然说。

    “嗯?”

    “买彩票!”

    “……”

    ……

    因为这件突发喜事,黎湘直接被陆景乔接回了家,三个女人之间的聚会也没能再继续。

    沈嘉晨被思唯送回家,一进屋就看见门口的鞋架上放了一双男人的皮鞋。

    再一抬头,听到她进门声音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口,微微凌乱的头发和拧着的眉头都说明了他是刚刚醒来。

    “不是约了人吃饭吗?”慕慎容神情平淡地问了一句,“这么早就回来了?”

    沈嘉晨没想到他这个点会出现在她这里,怔忡了片刻才回答:“是啊,黎湘不太舒服,被陆先生接回去,所以散了。”

    “那晚饭吃了?”慕慎容又问。

    沈嘉晨如实回答:“没有。”

    “那吃什么?”

    沈嘉晨微微偏了头问他:“你想吃什么?”

    刚问出来她就有些后悔,果不其然,下一刻,那个男人就回答了两个毫无新意与惊喜的字:“饺子。”

    家里没有材料,沈嘉晨准备出门去附近的菜市场买,慕慎容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不声不响地跟她一起出了门。

    下班时分的菜市场充满了市井的热闹,两个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竭力保持冷静理智的人共同穿梭其间,有种做梦般的真实感。

    两人份的食材慕慎容也挑三拣四,几乎走遍整个市场,最终才买齐了食材。

    回到家里,沈嘉晨刚刚打开门,忽然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了沈嘉宁的声音:“回来啦?正准备给你打电话,难得今天下了个早班,过来跟你一起吃——”

    最后的“晚饭”两个字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沈嘉晨……身后的慕慎容。

    六目相对,情形似乎隐隐有些尴尬。

    沈嘉晨转身拎了慕慎容手中的袋子,抛下一句“我去做饭”,便走进厨房关起了门。

    沈嘉宁看着慕慎容,慕慎容走进门来,自顾自地换了拖鞋。

    见此情形,沈嘉宁顷刻间火上心头,上前几步直逼慕慎容,压低了声音道:“我跟你说过,不要再出现在嘉晨面前打扰她的生活!”

    慕慎容镇定从容地与他对视着,缓缓道:“我跟她之间的事,由我们自己来协调。”

    “你——”沈嘉宁怒上心头,伸出手来就要抓住慕慎容的领子跟他理论。

    正在这时,厨房门忽然又打开,沈嘉晨从里面探出头来,“沈嘉宁,没有买你喜欢的芹菜,你要不要下去买点?”

    “不用!”沈嘉宁瞪着慕慎容,头也不回地回答,“有什么我吃什么!”

    沈嘉晨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应了一声,又回到了厨房里。

    这一次,她没有再关门。

    沈嘉宁没有再跟慕慎容说什么,转身走到沙发那里坐下,冷眼看着电视。

    一直到开饭的时候,屋子里气氛依旧很僵。

    上一次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是再上一年的除夕,也是在这间屋子里,也是吃的饺子,可是氛围却是大不相同。

    餐桌上始终没人说话,一直到吃晚东西,沈嘉晨开始收拾碗筷,沈嘉宁才开口:“今晚我不走了,在你这边住一晚。”

    沈嘉晨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抬眸就对上了慕慎容沉晦的目光。

    沈嘉宁说完又转向慕慎容,“时间也不早了,慕先生也该回去了。”

    沈嘉晨眼见着慕慎容眸色变深,连忙开口:“嗯,天确实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

    慕慎容听完,又沉沉看了她一眼,忽然推开椅子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房门被他“砰”的一声关上,沈嘉晨看了沈嘉宁一眼,收拾好碗筷走进了厨房。

    她在里面洗洗刷刷,沈嘉宁走到厨房门口倚门看了她一会儿,才开口:“你们俩现在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沈嘉晨回答。

    沈嘉宁蓦地咬了咬牙,“我说过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去过,没必要为了谁强迫自己!”

    “我没有强迫自己。”

    沈嘉宁一愣。

    一直到沈嘉晨洗完碗,擦干手来转身看他,他仍旧站在那里不动。

    “怎么了?”沈嘉晨问。

    沈嘉宁又与她对视了片刻,才终于认命一般地开口:“你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沈嘉晨顿了顿,没有回答,低头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沈嘉宁也知道这样的问题沈嘉晨是不会回答的,事实上,从小到大,她内心似乎总有一部分是封闭的,旁边的人谁也别想进去。

    可是见到她这样的反应,他心里也大概有答案了,微微叹息一声之后,沈嘉宁说:“既然如此,你自己把握好了。”

    沈嘉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问道:“你今晚确定在这里睡?”

    “睡什么啊睡。”沈嘉宁皱了皱眉,“你这里怎么睡啊?早叫你卖了这房子也不听,这么旧的房子住着怎么可能舒服!”

    沈嘉晨没有再理他,他自顾自地穿好衣服,唠叨着唠叨着就离开了。

    他刚走,沈嘉晨一转头就看见了他留在餐桌上的手机,不由得叹了口气,上前拿了手机也下了楼。

    她追上沈嘉宁将手机递给他,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却意外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还停在楼下。

    沈嘉晨缓缓走上前去,往漆黑的车里看了看。

    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车子里似乎没有人。

    她有些疑惑地转身,刚刚走到单元楼门口,就看见楼道里站了个人。

    慕慎容靠墙立着,手中的一支烟已经抽到最后。

    两个人静静对视了片刻,沈嘉晨说:“你不是走了吗?”

    慕慎容捻灭了烟头,捏入手心之中,缓缓道:“假期就剩这么几天了,我凭什么走?”

    沈嘉晨闻言微微垂眸,唇角似是一勾,随后才缓步上前从他身边走过,而他默默跟上,一起上了楼。

    ……

    沈嘉晨一觉醒来,天色还漆黑,她伸出手来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五点钟。

    手机屏幕的光刚一亮起来似乎就惊动了她身旁的人,原本就放在她腰间的手臂忽地紧了紧,将她往被子中温度最高的位置带了带,“还早,继续睡。”

    的确是还早。再有两天她就要回山区,这份工作也做到了尾声,今天差不多就是收尾的工作,不需要再像往日那么赶。

    可是沈嘉晨却再也没有睡着了。

    她枕着身下的手臂,盯着窗户的位置,不知不觉失了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唇印上了她裸在外的肩头,同时响起慕慎容低沉的声音:“在想什么?”

    因为被他新冒出的胡茬扎到,她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回过头来,正对上他早已清醒的目光。

    两人相视片刻,慕慎容克制不住地就要亲下来时,沈嘉晨忽然翻身避开,又一次看向窗外,随后才开口:“沈嘉宁说我该把这房子卖了。”

    慕慎容身体微微一僵。

    “其实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沈嘉晨继续说,“这是外公外婆留下的老房子,虽然卖不了多少钱,可也算是个学区房,如果真能卖了,说不定就能还了黎湘那笔钱……”

    “以前也想过?”慕慎容缓缓道,“那为什么没有卖?”

    沈嘉晨安静片刻,轻轻笑了一声,“到了真动起那个心思的时候,又总觉得舍不得。”

    慕慎容从身后圈着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口,忽然不再动。

    “可是刚才仔细想了想,再怎么舍不得,终究是死物,一年住不了几天,空着也是浪费,倒不如卖了也好……”

    身后许久没有回应。

    沈嘉晨几乎忍不住要转头去看慕慎容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才忽然又听到他的声音:“那就卖吧。”

    沈嘉晨到底还是转头看向了他。

    “或许它的存在曾经很有意义,可是现在不需要了。”他说,“反正从今以后,我都在江城。”

    沈嘉晨听得怔忡,“什么?”

    “什么?”慕慎容反问。

    沈嘉晨与他对视着,缓缓开口:“这房子是——”

    她本来想说,这房子是外公外婆留下的,所以她才会舍不得,跟他在不在江城有什么关系?

    可是说话之间,她心头忽然闪过什么,隐隐的一震之后,她忽然就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房子是什么?”慕慎容却追问。

    沈嘉晨坐起身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我去卫生间。”

    可是还没等她离开床,慕慎容已经伸出手来抓住了她,再然后,沈嘉晨坐到了他身上。

    他掐着她的腰,继续追问:“房子是什么?你舍不得的是什么?”

    沈嘉晨静静看着他,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沈嘉宁问她的那个问题。

    沈嘉宁说,你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她从不曾细想这个问题,可是此时此刻……她忽然清晰地记起十年前,他那个出租小屋里发生的一幕幕。

    仿佛已经是尘封多年的记忆,骤然翻动,扬起的灰尘呛得人眼泪都快要落下来。

    沈嘉晨忽然低头,主动封住了他的唇。

    ……

    三天后,沈嘉晨离开江城,回归那个让她最自由的地方。

    思唯一早去送了沈嘉晨,回到公司又见了几个客,中途又被陆氏的几个股东缠了一阵,下午和慕慎希约了在他家吃饭,一进门她就倒在了沙发里不想动。

    慕慎希也刚到家,从楼上下来,看她窝在沙发里那个模样,低笑一声,上前捉住了她的脚腕,不遗余力地撩拨,“饭还没吃呢,这么快就躺好了?”

    思唯抬起另一只脚来就踹过去,却又被他扣在了手中。

    “我快要累死了,走开啦!”思唯欲哭无泪。

    慕慎希这才松开她,重新将她抱入怀中,“怎么了?”

    “还说呢!都怪我四哥!”思唯说起来就是气,“陆氏那帮老头子要借我四哥的人脉谈生意,可是湘湘突然被检查出怀孕,她生萌萌的时候四哥没经历过这个阶段,这会儿全副心思都用在了湘湘身上,根本不理那群老头子,那几个老头子找不到我四哥就来烦我,一天几次,你说我累不累!”

    慕慎希听了,十分同情地点了点头,“来来来,我给你按摩,放松放松。”

    说话间他就手脚并用地帮思唯按摩起来,思唯被他折腾得不行,喘息着笑倒在他怀中的时候才忽然想起什么,“等会儿,你弟弟呢?沈嘉晨今天走了,他是不是又在家里玩自闭?”

    “他?”慕慎希低笑了一声,“他送完沈嘉晨就去看房子了,大概是要搬家。”

    “啊?那你们不住一起啦?”思唯连忙问。

    慕慎希耸了耸肩,“看他咯。他不主动说搬,我总不能开口撵他。”

    “千万别!”思唯连忙道,“沈嘉晨一走他得多难过啊,你在家里看着他点还好,真要让他一个人搬出去,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慕慎希听了,轻笑一声,“你真觉得他在江城待得住?”

    “不然呢?”思唯皱着眉头问。

    “虽然他说是要回公司发展,可照我估计,他一个月至少往沈嘉晨那边跑两次,你信不信?”

    “不信!”思唯撇了撇嘴,随后道,“至少三次!”

    说完她就又笑出声来,慕慎希见她似乎是恢复了精神,这才道:“做饭去?”

    一听到这句话思唯却又垮了下来,“好累啊,我不想做,你去做……”

    她拉着他的衬衣撒娇,慕慎希低下头来看着她,“真这么累?”

    思唯睁大眼睛,十分真诚地点了点头。

    “那我给你想个办法,保证让那群老头子不再烦你。”慕慎希说。

    “什么办法?”思唯立刻又来了精神。

    慕慎希的手指在她腰间忽轻忽重地画着圈圈,缓缓道:“像黎湘那样,怀个孩子,保证他们不敢再烦你……”

    思唯先是一怔,随后猛地从他身上跳开,“我才不要!妈妈说了婚礼要到秋天才举行,怀什么孩子?你想得倒美!”

    慕慎希重新伸出手来拉住她,循循善诱,“到秋天你四哥和黎湘的第二个孩子都出生了,你跟黎湘同岁,眼看着被她抛离得越来越远,你难道就不着急?”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