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025章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19)【四千六】 文 / 秦舞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徐子牧等人离开大队宿舍,首先去的地方就是齐香现在工作的宾馆。

    但那个时候,先前值班的前台和经理都已经下班,而新来上夜班的同事虽然认识齐香,但对先前的事情却并不知情。

    毕竟警察来宾馆不是好事情,员工和顾客发生矛盾,也不是好事情。

    经理先前也嘱咐过当时的员工,能不外传,尽量不要外传,以免损坏了宾馆名誉。

    徐子牧等人在前台询问,对方也只说齐香已经下班了,她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杨福军听了就急了,说:“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小香可是你们的同事!”

    对方很抱歉,说她们上的是十点半的交接班,而齐香上的是白天的班,就算加班也不会超过十点的,的确是回去了。

    吴迪和杨福军都看向徐子牧,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二点快四十了,齐香没回家,事情有些复杂了。

    徐子牧站在那儿,看着前台的女员工,女员工年纪很轻,和齐香差不多。

    哪怕有了男朋友了,眼下被一个长得这般好看的男人盯着,心口还是扑腾扑腾的跳了好几下,脸蛋也红了。

    徐子牧上前一步,身上的烟草香味绕在前台的鼻息间,让她觉得脑子都晕乎了。

    徐子牧微微挑眉,问道:“小姐,我相信你说的话,不过小香没回家也是事实,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面对这样一个大帅哥的请求,小前台哪里有不允的道理,连忙点头:“可……可以的!”

    徐子牧开口:“恩,我想请你……”

    “叮铃铃玲玲——”

    正在那时,前台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

    小前台忙说了声抱歉,让徐子牧稍等,她接个电话。

    徐子牧倒是不着急,点了下头,算是应允了。

    电话接通,女前台很公式礼貌的询问对方需要什么帮助。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连忙道:“好的,小姐,您除了要解酒药还需要什么吗?”

    “……”

    “一杯矿泉水是吗?好的,我们会马上让人给您送去,不过小姐,您方便留一下您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吗?”

    前台抱歉的说道:“您别误会,因为我这边的入住记录显示509号房间住的是一位姓陈的先生,而您要的解酒药和矿泉水会在退房时一起计入房费,所以……”

    “……”

    “何箐箐?何小姐是吗?电话号码……好的,谢谢何小姐的配合和理解,您要的解酒药和矿泉水我们会马上让工作人员给您送过去……”

    “……”

    前台的电话还没挂断,而站在前台前的三个男人都面露一丝诧异。

    姓陈的先生,何箐箐……说住在酒店的不是他们,别人都不会信!

    吴迪和杨福军都将目光落在徐子牧身上。

    这两个人对徐子牧的了解不一,但却都觉得徐子牧对何箐箐并非完全没有感觉。

    彼时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开房,任是谁都受不了!

    而徐子牧呢,看似面无表情,和先前无二,但那眼神中的漆黑却明显加深了。

    前台那边挂了电话,抱歉的对徐子牧等人笑了下,说:“我打电话给后勤部门给这位小姐送一下东西,请几位再等一等……”

    说完,又开始打电话!

    而就在那时,徐子牧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徐子牧拿起来看,跟着眯起眼睛,因为电话号码显示的,居然是齐香。

    站在旁边的吴迪和杨福军都看到了手机上的名字,都是心中一喜!

    徐子牧迅速侧过身子,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喂?小香,你现在在哪儿?”

    齐香那边委委屈屈,说:“牧哥哥,我……我正在警局呢!”

    徐子牧一听就愣住了,直接问:“怎么回事?”

    齐香将事情如实说了,也说一切都是个误会,她真的没有偷东西!

    她很怕徐子牧因为她进警局的事情对她印象不好,觉得她是个坏女孩!

    徐子牧沉了口气,说:“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警局接你!”

    徐子牧迅速挂了电话,杨福军和吴迪都迎了上来,尤其是杨福军,听到警局俩字都要吓傻了,忙问道:“老大,怎么回事?小香怎么会在警局?她怎么了?”

    “她没事!”徐子牧从口袋里摸出单位的车钥匙,丢给吴迪:“你俩去一趟警局,将小香接出来,然后直接送回家!”

    杨福军愣了下,问:“老大,你不去啊……”

    话音刚落,脖子就被吴迪扭住了,吴迪道:“老大后背还受着伤,能经得起这么一趟趟折腾?我和你去就行了……走吧!”

    杨福军还在茫然,但走了两步又似乎明白了什么,说:“哦哦哦,我……我和吴迪去,老大你,你自便,自便哈……”

    徐子牧没搭理他,只是重新走到了前台……

    前台小姐刚打完电话,看到大帅哥又走了过来,忙笑着询问:“请问帅……请问先生,你刚才想让我帮什么忙呢?”

    徐子牧勾唇一笑,说:“也不是什么忙,就是希望行个方便,恩……我今晚喝了太多水,有些尿急!”

    小前台先是愣了下,跟着一张脸刷的一下红了……

    ……

    一直到给徐子牧指了卫生间的位置企鹅看着他走远,小前台还是一脸不敢相信!

    帅哥那么郑重其事的让她帮忙,居然就是让她行个方便去一趟宾馆的公共卫生间……

    开什么玩笑啊!

    但想了一会儿她又觉得这不太可能,而且刚才和帅哥一起来的那两个人都离开了,帅哥却留下了!

    难不成故意说要去洗手间,其实是想跟自己搭讪……

    想到这里,她的小脸又红了一片……

    但她立马掐了自己一把:自己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呢?

    可又想,她只是犯个花痴又不会真的和帅哥怎么样,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

    徐子牧按照前台所指的方向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但其实并未上洗手间,而是直接从楼梯上去。

    刚才听电话提到的似乎是509房间。

    其实心里并不确定前台口中的那个何箐箐,就是他认识的何箐箐。

    但如果是,何箐箐大半夜打电话给客服要解酒药为什么?喝了酒吗?

    那陈禹帆呢?不在?还是同样喝的不省人事了?

    但不管是哪种,他都得去确认一下,至少确认她的安全……

    他告诉自己,是的,他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去确认下她的安全……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了……

    很快到了五楼,刚好看到一个酒店服务生打扮的工作人员正在按不远处的一个房门的门铃。

    看到一瓶矿泉水在托盘上,他大概可以猜到就是那个房间了。

    他迅速走了过去。

    这边,服务生等了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女人的身影映入眼帘,她刚想开口说什么,一只男人的手突然从她身后抬过来,一把推开了房门。

    站在门口头还有些疼的何箐箐也愣了下,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男人已经托盘上的矿泉水和解酒药进了房间。

    服务员呆住:“先生,你……”

    “我和她认识……”

    只说完这一句话,他已经大跨步进入房间,并顺便将门口的女人拉进了房间。

    并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服务员整个的呆住,心里很担心,忙敲门,喊道:“先生?先生请你出来,如果你再不出来我要报警了……”

    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服务员不敢怠慢,为了保证顾客安全,必须要弄清楚情况。

    否则一旦发生了事情,她们可承担不起!

    彼时的房间里,徐子牧松开何箐箐的手,将矿泉水和解酒药往玄关一放,细细扫了一眼房间内的东西。

    一眼便看到了摆放在桌子上的一罐罐啤酒罐子,垃圾桶里,还有两份外卖盒子……

    秀气的眉头拧了起来,他掐着腰,问:“陈禹帆呢?”

    何箐箐这个时候才算清醒了点儿,确定自己的确看到了徐子牧,不是在做梦,真的见到了徐子牧!

    可是徐子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门外不断传来敲门声,她来不及回答徐子牧的问题,忙走到门口开门,对服务生道:“抱歉……我……我认识他的!”

    服务生不确定的看她:“小姐,你确定你认识那个人吗?你可以对自己的安全负责吗?”

    何箐箐点点头:“确定的,我认识他……”

    服务生将信将疑,但别人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多加干涉,只道:“小姐,如果……如果您需要什么帮助,记得打前台电话……”

    何箐箐道了声“谢”,服务生这才转身离开。

    何箐箐伸手按了按发疼的头,这才关上门。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陈禹帆呢!”

    何箐箐拿起玄关的解酒药,又拧开了矿泉水,将药吃了,才轻轻说了句:“不知道!”

    徐子牧一听怒了:“不知道?那你怎么来的这里总知道吧!还有陈禹帆他搞什么,大半夜的将宿醉的你丢在酒店不管不问了?”

    何箐箐沉了口气,才说:“也许陈老师觉得大晚上男女共处一室不太好,将这个房间留给我,另外开了房间休息去了。”

    徐子牧一噎,顿时没话了。

    何箐箐将矿泉水盖子拧上,漆黑的目光看着他,问:“那么你呢?大晚上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徐子牧抿着唇,心理焦灼着情绪,想要解释,却又觉得所有解释都是苍白的!

    何箐箐一步步走近他,一张脸在白炽灯的照耀下莹白如玉,那双眸子,也愈发的清澈幽深。

    她再次开口:“你是担心我吗?知道我在陈老师这里,担心我吗?可是我不明白你担心什么?你和陈老师不熟,但也该明白他不可能伤害我……所以,你担心什么呢?难不成,是担心我会因为被你拒绝和陈老师发生什么吗?”

    说到这里,她凄然一笑:“可是徐子牧,就算我和他发生什么,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么多年,我和婉婉除却被你照顾,就是被陈老师照顾,尤其你不在的这三年,他对我更是关心备至……如果我这一辈子必须要结婚,过安稳正常的生活,有一个依靠一个家,他不该是我最好的选择吗?而且那时候,我应该就不会再纠缠你了……”

    徐子牧皱着眉,脸色阴沉的可怕,但何箐箐却不管,她整个身子贴近他,伸出一只手抚摸他英俊迷人的脸颊,曾经她会因为这张脸和迷醉,但现在,只剩下迷惘和绝望。

    她再次开口,嘴唇几乎要贴上他的唇:“难不成,其实,你还喜欢我?徐子牧,你还喜欢我,是不是?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喜欢我,徐子牧,你……”

    “够了——”徐子牧一把甩开她的手臂,说:“何箐箐,你闹什么……”

    何箐箐被甩的后退两步,凄然一笑:“我闹什么?我闹了吗?徐子牧,现在是我在闹?还是你在闹?”

    徐子牧愣了下!

    何箐箐站直身子,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男人,徐子牧一愣,想要甩开她,她却抱得很紧!

    何箐箐道:“徐子牧,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徐子牧,你说啊,你喜欢我,你是喜欢我的……徐子牧……”

    何箐箐几乎哭着说道,酒精的作用让她整个的奔溃了,她继续道:“徐子牧,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敢承认呢?为什么你不敢承认呢?为什么……徐子牧,你真的非要我嫁给了别人,和别人发生什么你才敢承认吗?徐子牧,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答案,我马上去找陈老师,我马上去找他,我……”

    “你敢——”徐子牧叫道!

    何箐箐也叫:“我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还有什么不敢的?你试试我会不会去找他?你试试我会不会和他发生什么?我你可以试试,我……唔……”

    何箐箐的话音瞬间消失,因为徐子牧突然勾住她的后脑霸道的吻住了她。

    徐子牧的这个吻是用足了力气的,内心隐藏了好几天的狂躁情绪终于通过这个吻得到宣泄。

    他近乎狂野的咬着何箐箐香软的红唇,何箐箐本就因为醉酒头昏脑涨,这会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狂热亲吻更是弄得一片茫然。

    他的吻实在太过用力,让她觉得天旋地转不能呼吸,若不是后腰有一只手在拖着,她真的不相信自己还能站得住。

    热吻的持续,让彼此身上的体温都有些身高,来自成年人的需要充斥在彼此之间,徐子牧一边继续狂热的吻着她的小嘴儿,一边伸手撕扯她身上的衣衫。

    等到衬衫被扯开了两个扣子,男人灼热的大掌抚上她的肌肤,而她的人已经被推倒在了床上时,她才恍然发生了什么……

    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发疯的男人,在想,这是他的答案吗?这是他承认喜欢她了吗?

    徐子牧,你终于敢承认了吗?你终于敢承认你依旧喜欢我了吗?

    眼波一颤,泪水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掉落。

    她闭上眼睛,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开始回应他,一只手还撕扯着男人身上的衬衫……

    “嘶——”一声低呼就在那时传来,是徐子牧!

    何箐箐愣了下,下意识的摸向他的后背,跟着感觉手心一片湿热……

    而彼时男人已经迅速放开她站起身。

    何箐箐还躺在床上,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果然不出她所料,后背的伤再次裂开了……

    “你的伤……”

    “我自己会处理……”

    徐子牧背过身子,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衬衫,便抬脚往门口走。

    何箐箐一愣,忙喊了一声:“徐大哥——”

    徐子牧脚步一顿,微微侧眸,说:“给我点时间,我……会来找你!”

    说完,不等何箐箐回应,已经拧开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本章4612字————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