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029章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23) 文 / 秦舞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天亮了,是好事,至少为救援工作提供了很大便利。

    但从地震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那些依旧被埋在废墟下的人,是不是还能坚持得住?

    医疗队组织一批人去第一现场和消防官兵,志愿者,武警部队一起救援。

    何箐箐毫无疑问的报了名,参与其中。

    第一现场和后方协助救援完全不同,可以说更加直观的看到了救人的坚信。

    石块,泥土,瓦砾,乱七八糟的环境下,对生命的感知明显更加贴近了。

    一个上午,何箐箐协助救援队为二十多个幸存者进行了第一治疗,之后转入后方。

    临到中午,有志愿者送来午餐和水,一个身量很高穿着迷彩服的官兵对何箐箐说:“这里交给我们,你们先去休息一下,顺便吃午饭吧!”

    官兵看着挺年轻,二十四五岁左右,虽然脸上脏兮兮的,但那五官却分明是清秀的。

    这让何箐箐想起曾经的徐子牧和徐子夜,思维翻动,眸子定在官兵脸上好一会儿没移开。

    官兵毕竟是个年轻小伙子,被一个漂亮女护士这么盯着,也会害羞,忙轻咳了一声,说:“那个,护士小姐……”

    何箐箐这才晃神,忙说了一声对不起,官兵笑笑,说没什么。

    何箐箐尴尬点了下头,正要转身走,官兵忙叫住她:“等等!”

    何箐箐诧异回头,看他,“怎么了?”

    “我叫邵斌,召耳邵,文武斌,是一名边防官兵!”

    何箐箐愣了下,像是没反应过来,“你好……”

    邵斌笑了下,说:“你是县医院的护士吗?等救援结束,我得了假期去你们医院找你吧!”

    何箐箐眨了下眼睛:“你怎么知道我是县医院的护士?”

    “你的护士服上写着啊!”

    何箐箐垂眸看了下胸前,跟着笑:“我,我忘了……”

    邵斌说:“好了,你去吃饭吧,我去和战友们汇合了,说不定这几分钟,还能再多找到一个幸存者!”

    说完,就对何箐箐摆摆手走了。

    何箐箐往回走的时候还是没完全想明白。

    他说等救援结束去医院找她?找她干嘛?

    心口一颤,她忙回头想去找刚才那个官兵,他却已经走远了!

    ……

    天亮之后,徐子牧就带着自己小队的十几号人继续争分夺秒的寻找幸存者。

    忙的不可开交。

    搜救过程中,也看到一些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在协助救援。

    其中甚至还有县医院的。

    但是他并未看到何箐箐。

    B县地方虽然不大,但两个人想那么容易就遇到,也不是那么容易。

    就这样,一个上午悄然过去,临到中午,大伙儿都是累的不轻。

    送饭送水的来了,他们只抹了把脸喝了口水说再忙一会儿再吃,暂时不饿。

    想着还有不少失踪人口没有找到,其中可能还有不少幸存者,他们的这饭,的确难以下咽。

    但为了保持体力继续救援,饭却还是要吃的。

    他们正往前走着,突然身边的杨福军指着前面不远处来了句:“你们看,那边那个是不是护士姐姐呀!”

    杨福军的声儿挺大,好像生怕他听不到似得。

    徐子牧愣了下,杨福军这小子喜欢卖乖,逢人喜欢叫人,但却只喊一个人是护士姐姐。

    “哎?那边那个跟护士姐姐说话的男的是谁啊?看着穿着是个军人啊,两个人聊得气氛挺好的呀!”

    杨福军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抬眸看了过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女人侧身站在那里,身量高挑,背脊笔直,侧脸映在阳光里,特别的美。

    只一眼,他就认出来,那的确是何箐箐!

    何箐箐的对面,也的确站了一个高挑精瘦军人模样的男人!

    不知道男人说了什么,她彼时正低眉笑。

    徐子牧的眉微微皱了下,杨福军却不知死活的继续道:“护士姐姐不愧是美女呀,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难怪去哪儿都不缺桃花呀!”

    吴迪斜眼看了一眼杨福军,本想阻止,但最终想想,还是算了。

    他也觉得,徐子牧有时候,的确需要刺激一下。

    有些人,不到真正失去的那一刻,你都不知道她有多重要!

    曾经的他就是这样,她在身边时,他回避,逃离,伤害。

    有一天,她爱上了别人,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他才知道自己当初多么的愚蠢。

    不过毕竟他和她的关系太过敏感,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

    可徐子牧不同,徐子牧跟何箐箐,是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他们也值得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徐子牧呢,只是淡淡眯了眯眼睛,在那个官兵转身的刹那,他也淡淡对着众人道:“都愣着做什么?继续搜救!”

    众人“吼!”的应声,各自忙碌去了。

    这边何箐箐听到了声音其实下意识的朝着他们那边看了一眼,但那时正好一辆推土机从旁开过去,挡住了徐子牧的身影。

    这是两个人来到B县的第二次擦身,都是他见到了她,她没有见到他、

    ……

    何箐箐和同事们汇合,去吃午饭。

    同事已经为她拿了一份瞪着他,何箐箐说了声“谢谢”,同事道:“跟我你客气什么呀,这是应该的!”

    何箐箐笑了笑。

    “不过这些消防官兵和武警以及来支援的边防官兵怎么不来吃饭啊?他们不饿吗?弄得我都不太好意思吃饭了!”

    何箐箐抬眸看过,废墟之中,还有不少忙碌的身影,真正过来吃饭的人,其实很少。

    她说:“现在距离地震发生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还处在最佳救援时间,他们大概是想争分夺秒,多救下一些人!”

    同事一听,忙道:“那我们也赶紧吃,吃完了饭去救人,不能耽误时间!”

    何箐箐笑了下,没有在说话,低头吃饭。

    何箐箐曾经因为身体不好,不算是个吃饭很快的人,甚至可以说吃的很慢。

    但这两年的护士生涯,繁忙紧张的工作让她的吃饭速度变快了许多。

    如今的情况比寻常工作时更要紧急,她自然不敢耽搁。

    很速度的吃了饭,然后去协助救援。

    两个小时不到,救援队又搜救到了几位幸存者。

    之后分批次的去吃午饭。

    何箐箐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徐子牧。

    他那时候正在给自己小队的队员们点名。

    确认一个不少后,打算归队吃饭。

    何箐箐那时候心里是很欣喜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没有顾忌很多,直接对着不远处喊了一声:“徐大哥——”

    跟着就要跑过去。

    可是她刚跑了两步,突然地面震动了起来!

    她心里一慌,脚下绊到了砖瓦,跟着人就倒在了地上。

    接着,周围就有人大叫:“是余震——是余震——大家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何箐箐尚未反应过来,身后又传来同事的喊声:“何护士……何护士,小心后面……小心后面——”

    何箐箐一愣,刚转过头,就看到原本立在那儿作支撑墙壁的一个木棍倾斜,正直直朝她倒了过来。

    而连同木棍一起倒下的,还有那面土墙!

    她甚至来不及叫出声,只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脑海里的最后一丝清醒告诉她:她完了,她,躲不过去了……

    混乱中,她感觉到耳边有一阵风扫过,跟着她的人被人紧紧裹在了怀里,紧的她全身都疼……

    她似乎听到了周围的尖叫,也听到了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

    可是这些都模糊了许多,只有一种声音,特别清晰,特别清晰……

    那是来自男人的闷哼声,几乎就贴在她的耳边响起,那么有力,那么沉重……

    她觉得呼吸很困难,脸上都是泥土,她试图睁开眼睛,却发现四周一片昏暗。

    这是她第一次感知到那些被压在废墟下等待救援的人是怎样一种心情。

    这是她第一次感知到当死亡来临时被拯救获得新生,是怎样一种心情。

    她轻轻动了动,但动不了,自己依旧被抱得很紧,很紧。

    她根本就没看到他的脸,可他的怀抱,他身上的气息,她却那么熟悉。

    眼泪就那么奔涌而出……

    她喊了一声:“徐大哥——”

    没有人回应。

    她再次喊:“子牧——”

    依旧没有回应。

    “子牧——徐子牧——”

    她再次喊,但是男人依旧没有回应。

    周围很多嘈杂的声音渐渐回笼而来,她听见有人喊她,有人喊徐子牧!

    身上的土块正在一点点的被人清理,她忽的大声喊道:“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那是她第一次,那么绝望的呼喊!

    ……

    泥土很快被清理,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的身影都被染成了土黄色。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红了眼圈。

    杨福军和吴迪忙上前,准备拉开徐子牧,但是徐子牧抱着怀中女人实在太紧,拉不开。

    “老大,老大……”杨福军急的在那哭,一边哭一边抠着徐子牧的手指。

    可不管他怎么抠,徐子牧就是不松手!

    “怎么办?这样不行?没法查验伤势……”有前来救援的医生说道。

    何箐箐眨了眨眼睛,伸手轻轻回抱住男人,在他脖颈间深深嗅了一下,说:“子牧,你松开吧,我没事……”

    四周好像一下子安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等待。

    何箐箐闭着眼睛,眼泪一直的王晓迪奥,如果可以,她也想与他就这样紧紧拥抱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可是事实上,他们相识十多年,从未真正在一起过。

    是的,从未!

    忽然,他感觉到搂抱着自己的力道一点点松开了,然后男人的手臂无力的垂到了地上。

    “松开了,松开了——”杨福军的声音传来。

    跟着,徐子牧的身子被从何箐箐身上剥离,何箐箐依旧无力的仰躺在那里,眼神空洞而迷茫。

    很快有医务人员给她检查伤势,同事也哭着喊她的名字!

    而她在仰躺了几秒钟之后,迅速挣扎着坐起身,朝着徐子牧的方向爬了过去!

    看见徐子牧躺在那里,眼睛闭着,无声无息的样子,她的眼泪再次纷涌而出。

    她没有动他,没有拉他的手,甚至没有喊他。

    她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了为他救援的医生,他希望他只是昏迷,只是昏迷而已。

    ……

    其实他们来这里救援的这段时间,也发生过几次余震。

    但无疑,这一次是最大的。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地震之后还会有那么强烈的余震。

    而先前的那面土墙的人家,还有两个人失踪,但他们探测过了,房子四周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所以很有可能,那两个人已经死去。

    原本计划是将两位可能已经失去生命的人的尸体先挖出来,再用推土机将墙面推了。

    为了暂时的安全才用木棍暂时支撑。

    但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事故发生时,邵斌正在跟战友们在返回路上。

    打算吃了中饭后继续。

    没想到人刚到地点,余震就发生了。

    其实何箐箐出现危险的那个瞬间,他也看到了,他也本能的想要冲过去。

    可刚跑了几步就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

    虽然只是一两秒的事情,但那个人的速度和能力的确让他吃惊。

    就那么一闪而过的一个剪影,跟着轰然一声,他们被墙面掩埋了。

    彼时,两个人已经被挖了出来,医生正在紧急的帮助救援那个男人!

    他只看了一眼男人的脸,就觉得似乎在哪儿见过,有点相似。

    又看向在旁边默默掉眼泪的何箐箐。

    虽然她一句话都没说,但那眼神中的情愫他不是傻子,看得懂!

    邵斌叹气,先前救援时还跟同事吹牛说自己有了艳遇,对方是个漂亮的女护士。

    同事还说和当兵的最搭的就是护士,让他回头好好去追……

    他当时还很不好意思!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挺傻的!

    只几秒钟,他转身就走。

    刚刚余震,应该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看来饭,还是得过会儿再吃了。

    路上,路过几个消防官兵,其中一个道:“那边受伤的是不是消防一队的队长啊!”

    “是啊,你是没看到情况多危急,除了一队的这位,别的人怕都救不下的!”

    “这个我是信的,咱们消防大队谁不知道徐子牧啊,那身手,说实话,当个消防员着实可惜!”

    对方也叹气:“是啊,希望徐队长可以没事吧!”

    邵斌脚步一顿:徐子牧?这个名字,怎么有点儿熟悉!

    战友见他止步,有些好奇:“邵斌,你怎么了?”

    邵斌凝眉站了一下,摇头:“没什么……”

    迅速跟了上来!

    战友道:“别想太多,这种情况下有伤亡很正常的,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别忘了,我们是军人,是人民子弟兵!”

    邵斌心口猛地震颤了下:“对了……军人……是军人……”

    他转过头,朝着那簇拥的人群看过去,眼圈突然红了……

    ——徐中将,我们……好久不见了!

    ————4301字————————————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