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八章补偿 文 / 落风一夜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当然,晚上睡觉的时候,凌霄然十分想让自家媳妇陪他睡,这几天他一个人在卧室大床上孤孤单单睡着颇有些孤单的意味。

    可这几天老大老二习惯同自家妈咪睡觉,不论是老大还是老二,凌霄然刚替两儿子洗完照,两儿子已经准备拉她的手回次卧。

    特别是老二岑瑜一脸急切道:“妈咪,我们回去睡觉,我还想给三宝打电话!”

    岑然也期盼盯着自家妈咪看。

    秦湛被两儿子的眼神看的心软,登时忘了之前答应凌霄然的话,想也不想起身准备跟着离开。

    凌霄然此时听着老二的话,一张脸黑沉的跟锅底一般,面无表情大步走过来,扯开老二签自家媳妇的手,冷着脸命令两儿子自己去睡觉。

    “爸爸,妈咪以前跟你睡了这么久,现在轮到我们了!”岑瑜属于忘性大又得寸进尺的类型,以前被自家老爸武力值镇压,乖乖跟自家哥哥睡,这些日子过去,小家伙忘性大,这几天好不容易又得了点甜头,哪里肯干,梗着脖子坚决不同意,边说边冲自家哥哥道:“哥,你说是不是?”

    两小家伙这会儿十分一致冲自家妈咪卖可怜玩苦肉计,尽管秦湛知道两孩子是假可怜,心软的一塌糊涂,登时下决定冲凌霄然道:“我先带两孩子去睡了,今晚你自己睡吧!”

    凌霄然开口刚要喊宝宝,老二装模作样学凌霄然冲自家妈咪喊出‘宝宝’两个字。

    秦湛一脸尴尬,再瞧面前高大男人的脸色黑的发沉,招手冲老二过来,老二岑瑜立即机灵跑到自家妈咪身后,装着一副没瞧见的模样。

    秦湛心里憋着笑。

    两小家伙十分会看脸色,怕自家妈咪会被自家爸爸抢走,立马扯着她的手去隔壁卧室。

    秦湛走之前,忍不住往后瞥了一眼,见身后高大、冷若冰霜的男人久久没有开口,颇有些同情又不忍,不过瞧瞧前面两兴奋的小萝卜头,秦湛心里的天平下意识偏向自家两孩子。

    回到隔壁卧室,两孩子自己换好睡衣,老大在旁边一脸认真吹头发,老二兴奋的在床上直打滚,打完滚,下床穿鞋蹬蹬跑过来凑在秦湛耳边偷偷道:“妈咪,以后你不要跟爸爸睡觉,都跟我们一起睡,爸爸脾气不好!会打人!”说着生怕自己声音大,被隔壁自家爸爸听到,小家伙说完赶紧捂嘴,并要求自家妈咪小声点。

    秦湛被自家这小儿子弄的哭笑不得,边招手让老大过来,接过吹风机给老大吹头发。

    岑然虽然小脸腼腆也眉眼忍不住兴奋走过来,岑瑜见自家妈咪不理会他只理会自家哥哥不干了,脑袋凑过来:“妈咪,我也要吹!”

    秦湛赶紧挪开这小家伙的脑袋,怕他脑袋被吹风机头给烫到,故作严肃道:“不许再凑过来了,你头发干的不用吹头发!哥哥头发湿湿的才要吹!”

    岑然也一副小大人摸摸自家弟弟的头发,表示自家弟弟的头发干了,不用吹头发。

    秦湛见小家伙把脑袋移开,还以为这小家伙听话,给老大岑然吹头发快结束,旁边又凑过来一湿漉漉的脑袋,这会儿不止脸蛋连浑身都是湿漉漉的,看着这小家伙浑身湿漉漉的模样,秦湛气不是笑也不是,特别是看着小家伙还一脸兴奋眯着眼边摇晃脑袋表示自己要吹头发。一脸表示自己头发也湿了,也要吹头发

    “妈咪,我头发湿了!”。

    边说边把岑然挤开,惦着脚尖脑袋往吹风口移,岑然十分懂事,主动把位置让给自家弟弟。

    秦湛无奈只好给这小子吹头发顺便趴了这小子的衣服裤子。浑身上下用热气吹一吹,秦湛觉得估计这小子刚才跑浴室踮起脚尖脑袋往洗漱台水龙头凑,才会弄成这样。

    秦湛如今对孩子算耐心十分不错,按照以前的性格先忍不住揍这小家伙的屁股,不过用吹风机吹到下身的时候,小家伙竟然还懂什么叫害羞?急急忙忙捂住下身一脸通红还振振有词道:“妈咪,这里以后只有我媳妇能看,你不能看!”

    秦湛自动掠过小家伙这句话,不用想也知道这话是谁教的,见小家伙还没吹干,转眼要钻到床上,手疾眼快扒住人,把小家伙翻身趴在她膝盖,啪啪几下装模作样打了他几下屁股,边警告他以后不许往水。

    岑瑜完全没有把自家妈咪的话放在心里,瞪圆眼睛傻乐,边蹬着腿双手把下半身捂得严严实实的道:“我要穿衣服,妈咪,我要穿衣服!”还不忘使唤岑然:“哥,给我拿衣服呗!”

    秦湛见状心里的怒气也因为这小家伙的搞笑平静许多,见这小家伙十分害羞,秦湛也不为难这小家伙,把衣服递过去让他自己穿。

    岑然赶紧自己滚到被子里兮兮嗖嗖穿衣服裤子,等穿完衣服裤子,小脸憋的涨红。

    秦湛不管这小子了,继续给自家老大吹头发,老二岑瑜小家伙心里还有些不平衡,表示自家哥哥这么大了,得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么点小的事情都不会做,他都没榜样可学了。

    岑然虽然懂事,可十分依赖秦湛,在自家妈咪身上好不容易得到的权益十分维护,此时一脸平静威胁,十分清楚自家弟弟的七寸、致命弱点在哪里,开口淡淡道:“弟弟,明天我起床训练的时候喊你!”

    小家伙面瘫着小脸,眉毛微挑,小小年纪已经颇有几分凌霄然的威势,果然!

    论真玩手段,老二还是玩不过老大,立马怂着脑袋焉了,乖乖闭嘴,不敢再说其他。

    秦湛在旁边看两儿子‘互动’颇为满意,等吹完头发,秦湛让两儿子上床睡觉,她去洗手间一趟。

    秦湛一直睡最外面,中间两儿子轮流睡,今天中间的位置轮到老大,可老二属于不讲道理的类型,乘着自家哥哥没上床先把位置给霸占了,顺便装模作样拍拍旁边的位置奶声奶气道:“哥,你赶紧上床哦,我给你留了好大的位置!”

    岑然眼见自家弟弟占了他的位置,眯了眯眼睛,小家伙冷着脸颇有几分威势,他也不动,就那么盯着自家弟弟。

    岑瑜知道这个哥哥平日里对他很谦让,可在争自家妈咪宠爱这方面丝毫不谦让。

    岑瑜知道自家哥哥不会让位置给他,又怕自家哥哥明早真把他喊起来,立马乖乖主动腾出位置。

    岑然小家伙终于心满意足躺中间,在自家妈咪没来之前,岑然摸摸自家弟弟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弟弟,你要听话!”

    秦湛刚出来就看到这兄友弟恭的一幕,会心一笑,走到床上,睡在最外面。

    老二还有些不甘心,撑起小身板一副可怜兮兮往自家妈咪方向瞧,秦湛拍拍小家伙的脑袋,让他早点睡。

    岑然等自家妈咪躺下,小身板主动滚在自家妈咪怀里,小脸通红又高兴。

    “妈咪,你不给我们讲故事了么?”在秦湛熄灯后,老二一脸不高兴问道。

    其实说讲故事,她也就是念几个童话故事。往往她一念故事,老大默默听,老二就不一样了,各种嫌弃故事主人公太蠢不说,各种言论上线发表,这小子就是个话唠,不用别人附和,自己能唠叨到凌晨,有时候深夜一两点还看这小子瞪着眼没睡,她之后哪里敢再讲什么故事。

    秦湛拍拍小家伙的身体,让他赶紧睡,要不然明天爬不起来了。

    小家伙闷闷不乐了,还不忘拿老大当借口:“妈咪,哥哥刚才跟我说,他想听故事!”

    岑然一脸深沉表示听故事什么太幼稚了。

    老二岑瑜彻底被打击了。闷闷不乐倒头睡觉。秦湛倒是舒了一口气。看来老大还是有办法制服这小子的。

    等两儿子睡着,秦湛还在反省自己这几天是不是太冷落那男人了,打算先去隔壁言语安慰一番,哪里知道等过去瞧,就见那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跟人打电话,秦湛刚开始还纳闷这男人跟谁打电话这么有话题聊,等邻近就听到这男人语气温柔喊三宝,因为凌霄然是背对着她坐着,秦湛即使没瞧见这男人的表情,可听着这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一向十分敏锐的男人此时注意力估计全在电话上,完全没察觉她的到来。

    秦湛看这男人一个人挺优哉游哉的,完全没有一点她离开的不适,她心里那么点愧疚一扫而光。

    说实话,从三宝出生,看这男人眼底心里都是宝贝女儿,偶尔不吃醋是不可能的,不过跟自家女儿吃醋这种事她也不好意思说,更不好让这男人知道,事关尊严面子的问题。

    见这男人一个人不错,秦湛放心回房睡觉,回到房间,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哪里知道她一沾床睡到半夜。

    之所以没睡到第二天是因为半夜她总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个人,秦湛迷迷糊糊睁眼,就对上一张熟悉至极的脸,不是凌霄然那男人又是谁?她脑袋还晕着,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话刚落,对方薄唇狠狠堵住她的唇,吻的凶猛力道又大,仿佛恨不得把她整个人吞入腹内。

    唔,秦湛瞪大眼,此时也彻底清醒一些,她生怕这男人动作力道太大,让两儿子看到这画面就不好了,偏偏她家老二还是个极为‘好学’的小家伙,这要以后在哪个小姑娘身上试用,那不是耍流氓?

    秦湛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她越推开,身上男人揽着她的力道越重,吻的力道也越发大,过了许久,秦湛差点被这男人亲晕了,才见这男人放开她。

    秦湛气喘吁吁,恨不得蹬腿把这男人踹到床下,就见身上的男人此时一脸可怜兮兮问了一个让她无语至极的问题:“宝宝,我更重要还是其他人?”

    秦湛翻翻白眼,心里道当然是她三个宝贝儿女更重要,不过此时她算识时务可不怎么敢刺激这男人,敷衍表示这问题太傻她不想回答。

    凌霄然显然不甘心,秦湛眼见自己的衣服要被这男人剥干净,赶紧握住他的手,提醒他两孩子还在。

    凌霄然视若无睹,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宝宝,谁更重要?”

    当然不是你。

    秦湛困的厉害,哪里还有回答这男人谁更重要的心思,让这男人打哪里来回哪里去,她要睡觉了。

    等她再回神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身上男人剥的差不多,中间岑然突然翻身,吓了她一大跳,只好赶紧回答这男人的问题,表示他更重要。

    凌霄然得到他想要的答复自然满意,单手把自家媳妇抱在怀里往自己卧室走。

    秦湛吓一大跳,赶紧让这男人放下她,她自己走。

    凌霄然当没听到,抱着自家媳妇,边走边不忘卖可怜,可惜他这张脸怎么瞧都瞧不出丝毫可怜,反而十分唬人冷冽的模样,秦湛就听到这男人低沉的声音道:“宝宝,这几天你都和岑然岑瑜睡,今晚该补偿我了吧!”

    ------题外话------

    推荐落风新文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