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V065夜夜强欢 文 / 慕容乆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v065:夜夜强欢

    白晋说到:“嫂子你别担心,东子他暂时没事,因为经济调查科的人还没找到什么强有力的证据能够切实证明他确实参与了洗钱,但是因为这个案子上面很重视,又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暂时还不能放出来。”

    这个特殊原因,就是之前内部系统出现奸细的事,但是这个关系到系统内部的声誉,属于机密问题,所以他们没能打探出来。

    “既然他们都没有证据为什么还要抓他?”余式微替陈瀚东抱不平,在她看来,被抓的都是坏人,不是坏人怎么能够抓进去呢?

    “这个……大概是这个案子太大了,是王师长亲自负责的。我听振东姐夫说,这案子可能要审很久,杨寂染的案子一天没审理清楚,他就一天出不来。”白晋解释着,“而且我们国家对洗钱组织打击的很严厉,我估计,不太好办。要是上面想抓个典型,那就更难办了。”

    权振东,余式微是知道的,她听陈瀚东提过,是个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

    想到还被关在里面的陈瀚东,余式微不由的越发焦躁起来:“就不能再想想别的什么办法吗?”

    她听说,为了审讯,有时候会使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段,不让睡觉折磨人的意志已经算轻的了。

    “这个……暂时还帮不上什么忙,军政在某种程度上是要分开的。现在就看陈司令那边能不能有什么好的消息了。”白晋也很无奈,军队的事比政治上的事要简单直白,但也正是因为简单直白,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一板一眼的,没什么转寰的余地。

    余式微对这些都不是很懂,但也明白干着急是没有用的。

    “嫂子你放心吧,东子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所有能用上的门道我们都会用的,能找的关系我们也都会去找。”白晋安抚着。

    叶迟也说到:“是啊,要是有需要钱打点的地方,不用嫂子你开口,我们会自动打点好的。”

    听他们这样说,余式微心里感激不已:“谢谢你们。”

    “这没什么。”白晋又说到,“对了,嫂子,你想去看看东子吗?”

    余式微眼睛一亮:“可以去看他吗?”

    她心里记挂着陈瀚东,可是一直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又见不到他的人,不由得心急如焚,现在听白晋说可以去见陈瀚东自然是无比雀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本来是不允许的,在接受调查期间只有他的代理律师可以见他。但是陈家手眼通天,要见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听振东姐夫说他们已经被批准这个月14号去看东子,因为只允许直系亲属看望,所以嫂子你肯定能去。”

    “直系亲属?”

    听到这四个字,余式微原本明亮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从情理上来讲,她已经被赶出了陈家,算不得陈家的儿媳妇。从法律上来讲,她和陈瀚东根本没领结婚证,她也算不上是他的妻子,她应该是没有资格去看望他的吧。

    见余式微不说话,白晋和叶迟都感觉有点奇怪,就要见到陈瀚东了,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

    叶迟问:“你怎么了?”

    余式微摇了摇头,然后说到:“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太没用了。”

    “这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害东子被抓进去的,而且你带出来的消息也非常有用,让我们不至于抓瞎。”

    知道白晋这是在安慰自己,余式微勉强笑了笑。

    “对了,我听说陈家准备找名律师艾常欢做东子的代理律师,陈家的势力再加上这个艾常欢,我们胜算还是很大的。”艾常欢是a市新冒出来的律师,因为帮某个一线影星打赢了一场非常难打的官司而一炮而红,现在发展势头很猛,只要是她接手的官司,没有一场是输了的,百分之一百赢,这在整个律师行业都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她现在成了这一行的佼佼者,陈司令自然会为了陈瀚东请最好的律师。

    已艾常欢那诡辩的才能,想要把陈瀚东捞出来,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艾常欢?”余式微不认识,心里却有了别的主意。

    临走前,白晋说:“放心吧,只要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东子和杨寂染有过往来,他就不会有事。”

    余式微只能盼着事情真的如他们所说。

    他们走了之后,余式微怔怔的坐在床上,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过来敲门。

    霍殷容的声音在外边响起:“小微,你在吗?”

    余式微这才想起自己是回来换衣服的。

    为了不让霍殷容怀疑,她飞快的转身进浴室换了衣服,还特意把头发稍微弄湿了一点,然后才去开门。

    “不好意思,刚刚洗了个澡。”

    霍殷容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说到:“没事,我就是有点担心你,这才过来看看。”

    余式微笑笑。

    “走吧,我带你们去泡温泉,你先把头发弄干,我去叫小玉。”

    听到他说要去找霍殷玉,余式微急忙一步上前,有些慌张的说到:“那个……她现在应该还在休息,不如晚点再去。”

    霍殷容狐疑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她还在休息?”

    “我……我……”不善撒谎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有些焦躁的咬了咬唇角。

    霍殷容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他绕过余式微,快步朝霍殷玉的房间走去,然后咚咚咚的开始敲门。

    霍殷玉在里面问:“谁啊?”

    霍殷容压低嗓音说到:“服务员,你点的东西到了。”

    里面安静了一下,然后霍殷玉过来开了门。

    见是霍殷容微微有些吃惊:“怎么是你,服务员呢?”

    霍殷容无比镇定的说了一句:“是走错了的。”

    说着就自顾自的进了霍殷玉的房间。

    余式微在后面一脸紧张的冲她暗示,霍殷玉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房间,浴室,床底下,柜子里,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霍殷容都找了一遍,结果什么都没有。

    霍殷玉听到那门外的声音就知道是霍殷容,假装了也没用,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哪里能被他抓到把柄。

    她轻咳了一声,然后故作不知的问到:“哥哥,你找什么呢?”

    霍殷容心有不甘的放下床单,然后拍了拍手,说到:“没什么,随便看看。”

    霍殷玉心情变好了,自然也就有了和他斗嘴的力气,她勾着嘴角,夸张的说到:“这都翻箱倒柜了,还叫随便看看?”

    有句话叫做言多必失,她表现的越开心,霍殷容就越肯定之前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而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心情的,也就只有那一个周群了。

    可是房间里并没有周群的身影,那么他到底会躲在哪里呢?

    他的视线在房间里又转了一圈,最后终于锁定了阳台的位置。

    霍殷容回身冷冷的盯了一眼霍殷玉,然后抬步朝阳台走过去。

    看到霍殷容的动作,霍殷玉的脸色变了一变,她急忙冲上前说到:“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惜已经晚了,霍殷容唰的一声把阳台上的玻璃门给拉开了,一个用冰袋当着脸的男子正蜷缩在那里。

    “周群?”霍殷容虽然用的疑问的语气,可是基本上已经肯定了是他。

    周群继续用冰袋挡住脸,另一只手慌乱的摇着:“不是我不是我。”

    霍殷玉抚额,这智商,没得救了。

    霍殷容瞥他一眼,语气仿佛腊月里的寒风,冰冷刺骨:“你就这点胆子?连见人的勇气都没有。”

    知道装不下去了,周群只得把冰袋放了下来,然后讪讪的说到:“不是没勇气,是没脸。”

    他的脸真的已经肿成猪头了,连霍殷容看了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你跟我进来。”说完这句,霍殷容先转身进了屋内。

    周群看了霍殷玉一眼,然后也跟了进去。

    余式微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暗暗祈祷着霍殷容千万要同意他们在一起才好。

    房间内,霍殷容等人坐着,周群一个人忐忑不安的站着。

    等了一会儿,霍殷容终于开口说到:“昨天不是已经把话讲的很清楚了吗?你还来干什么?”

    周群急忙解释到:“昨天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

    “好了,”霍殷容扬手把他的话打断了,“我已经知道的就没必要说了,说点我不知道的。”

    “我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往来,现在,没人会反对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周群直接挑了最关键的说。

    霍殷容也直接挑了最关键的听:“你和家里断绝了往来?那岂不是意味着你现在一无所有?”

    “啊?”闻言周群有些尴尬的笑了,“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是真的爱小玉。”

    “咱先不说这个,就说说如果你们两个结婚了,打算住哪里,酒席在哪里办,准备弄多大的排场?”霍殷容根本不为所动,他爱霍殷玉,难道霍殷玉就不爱他吗?这根本没什么好骄傲的,也不是他用来谈判的资本,他唯一的资本就是能让霍殷玉过上幸福生活的能力。

    “这个……”周群一时之间不免有些瀑布汗,他现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哪里有钱去搞这些。

    余式微有些着急,想要插话帮忙求情却被霍殷容制止了。

    “你没想过这些是不是?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赚钱的,等我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就回来娶小玉。”周群终于明白,真正难缠的是自己这个未来的大舅子,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人。

    霍殷容笑了一声:“要是你到白发苍苍的时候才功成名就,那我妹妹岂不是一辈子都要为你辜负了?”

    周群没想到霍殷容竟然一步步紧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不表决心是不行的了。

    “三年,三年之后我一定来娶她。”

    “不行,”霍殷容又拒绝,“一年,一年之后你如果能赚到一千万,我就同意把妹妹嫁给你,相反,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也就只能为我妹妹重新挑选一个好老公了。”

    “霍殷容你是不是说错了?”余式微小声说了一句,“他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你要他一年赚一千万?这不是逼他去抢银行吗?”

    对着余式微,霍殷容还算和颜悦色:“他要是连一千万都赚不到,也就没资格娶我妹妹了。”

    霍殷玉也觉得霍殷容这条件有些过分,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说到:“你要是再逼他,我也跟你决裂,断绝兄妹关系,然后和他私奔。”

    “我这算逼你吗?”余式微和霍殷玉都站在了周群那边,这让他觉得很不爽,他眯了一下桃花眼,然后眼神危险的看向周群,又加重了语气问了一遍,“算吗?”

    周群自然只能说不算,他转身在霍殷玉身边蹲下,握着她的手说到:“等我,一年后我就回来娶你。”

    霍殷玉点了点头,然后什么捏了捏他已经肿的老高的脸颊,说到:“好,我等你,亲爱的,在你临走之前,我们先照个相吧。”

    周群一脸难色:“不太好吧,我现在这副样子不太能见人啊。”

    霍殷玉丝毫不嫌弃的说到:“没事的,在我眼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帅的。”

    听了这话,周群自然喜滋滋的和霍殷玉开始拍照,而且一下子照了好几张。

    霍殷玉把手机上的照片放在周群眼前晃了晃,然后说到:“看到没,一年后你要是没来,我就把你的猪头照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膜拜一下你这英勇的样子。”

    “……”周群表示,内心很复杂。

    出了门,周群立刻打了电话给叶迟:“哥们儿,借我点钱。”

    叶迟连连冷笑:“不是说你老婆罩你吗?用得着跟我借钱?”

    周群欲哭无泪:“我老婆罩我,可是我大舅子不罩我啊……”

    然后他嘚吧嘚吧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叶迟听完之后大笑了三声,然后十分酷炫的说了一句:“活该。”

    接着就挂了电话。

    周群:“……”

    接着周群又打了个电话给白晋,这次他吸取了之前叶迟给的教训,启动了商业洗脑风。

    “喂,老白啊,我这里有个项目,一本万利啊,人员啊设备啊什么的都搞好了,就差一点点资金,我看你是自己人才这么照顾你的啊,你要不要来投资一点啊?”

    他不知道白晋和叶迟正在一块呢,而且整个人都已经笑疯。

    “喂喂,老白,你听得到吗?”没听见回答,周群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出问题了,结果一看,信号满格啊。

    在他又喊了几声之后,电话那天终于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群儿啊,老白笑抽过去了。”

    “靠,叶迟你丫的!”周群总算明白为什么白晋一直不说话了。

    “我们在出口这边,你赶紧过来吧,让我用胜利者的眼光嘲笑你一番。”说完叶迟又挂了电话。

    周群气得跳脚,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过去,没有本钱他怎么去赚一千万给霍殷容啊?哎……生活好辛苦。

    他这边为了霍殷玉努力赚钱,霍殷玉也正为了他和霍殷容展开了较量。

    “哥哥,你不是说不喜欢嫌贫爱富的人吗?怎么自己也嫌贫爱富起来了?”

    余式微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同意。

    霍殷容哼了一声:“那是因为那小子要娶的是我的妹妹,不然他是穷是富和我有一点关系?”

    霍殷玉不开心的看着他:“可是我们两个却要因此而分开一年啊。”

    霍殷容淡淡的挑了一下眉:“考验他也是为了你好,我不能让你后悔。”

    事已至此,霍殷玉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她靠在沙发上,有些报复性的说到:“我要回家。”

    “温泉都还没泡,怎么就回家?”其实霍殷容心里想的是,我和小微都还没好好接触一番,怎么能就走呢?要知道,也许这辈子,他都再也没这种机会了。

    霍殷玉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可是她不爽霍殷容把周群赶走了的事,于是故意说到:“来泡温泉不就是为了让我开心么,我现在很开心啊,反正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泡不泡也无所谓了,所以,我们,现在,回家去!”

    霍殷容眯眼看她,试图用眼神威胁她改变主意。

    霍殷玉却把难题抛给了余式微,她转头问余式微:“小微,你觉得呢?”

    余式微心里还记挂着陈瀚东,又想起之前余莞的叮嘱,于是立刻说到:“是啊是啊,我们回家吧,我也想回去了。”

    “……”霍殷容不但觉得心碎,还觉得梦碎,为什么会这样。

    来的时候霍殷玉不高兴,霍殷容高兴,回去的时候霍殷容不高兴,霍殷玉高兴,余式微看着这两兄妹,暗叹有钱人的心思真难猜。

    回去之后,余式微去了陈家,她想求一求陈司令,让他带自己去看陈瀚东,实在不行的话带一句话也好啊,至少要让陈瀚东知道她的心里是在记挂他的。

    虽然她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甚至还可能再次被陈夫人羞辱,但这些她都管不了了。

    大约是受到了陈夫人的指示,门口的警卫兵竟然把余式微给拦了下来,任余式微怎么说他都不肯。

    余式微急了,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你怎么又拦我啊?”

    说完这句,她自己先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了个‘又’字,上次她和妈妈来的时候并没有被拦住啊,是直接放行的,那么,她上次被拦住是什么时候呢?

    她忘了,她第一次来陈家的时候就被警卫给拦下了,正在她尴尬无措之际,陈瀚东开车从里面出来了,他的车子本已经开出去了一段距离,不知为什么又倒了回来,然后指着她说她是他老婆,以后她来了一律放行。

    相似的场景,不同的是,当初那个解救她的男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见余式微生气了,警卫兵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结巴了半天,然后说到:“对不起,司令夫人下了命令,说只要你来了不管什么理由都拦住,绝对不能让你进去。”

    余式微有些无奈,想不到陈夫人的动作竟然这么块。

    她沉吟了一下,然后问到:“那陈司令呢,他在家吗?你能不能通报一声,就说我来找他了?”

    警卫兵连连摇头,却不肯再说一个字了。

    余式微苦恼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呢?

    她想了想,既然不能进去,那干脆就在这里等着好了,她就不相信陈家没有要出来的人,只要人一出来她就立刻上去求情。

    只是她的运气似乎有那么一点差,陈司令和陈夫人为了陈瀚东的事一大早就出去四处奔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天色本就阴沉,又时不时的有冷风刮过,在刺骨的寒风中等了一个多小时,余式微的鼻头早已经冻的通红了。

    她跺了跺脚,活动着快要僵掉的四肢,盼望着陈家快点出来一个人。

    余式微没有盼到陈家人,却盼来了一场暴风雨,如豆子般大小的雨滴没头没脑的砸了下来,这个季节的雨水简直能冷到人的骨头里去,她一时不妨,被淋了一头的雨水,然后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她急忙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发现这里唯一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就是警卫兵头顶上的那一把伞,她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番,不知道要不要靠过去躲雨。

    站的笔挺的警卫兵用眼角瞄了她一眼,然后微微往旁边站了一下,右边空出一个位置来。

    余式微猜想他这是要自己过去躲雨的意思,就赶忙过去了:“谢谢你了。”

    雨声太大,余式微也没听清楚那个警卫兵到底有没有说话,她拍了拍身上的雨水,可是冰冷的雨水已经从她的衣领渗透了进去,她的毛衣都湿了一大半,冻的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天色越来越暗,雨越来越大,寒风也时不时的过来凑一下热闹,这小小的一把伞已经挡不住两个人,余式微的裤子还有靴子都在往下淌着水,她就像站在水里面一样,脸色发白,嘴唇发紫,还不停的打着哆嗦。

    警卫兵看着于心不忍,终于泄露了一点陈司令的行踪:“你先回去吧,他们不在家。”

    “什……什么?”余式微抖了一下,嘴唇因为太过冰冷几乎都不能动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说到,“他们……出去……了?什么……时候?”

    “一大早。”

    “……”一大早?余式微却忽然笑了一下,说到,“那就好……那就好……”

    既然他们出去了,那么肯定就要回来的,这都这么晚了,他们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

    希望就在前方,余式微,加油。

    她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着气。

    警卫兵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姑娘。

    又一阵狂风吹过,余式微一个没站住,差点整个人倒下去,最后还是警卫兵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她这才站稳。

    “谢谢了……”余式微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警卫兵看着前方,忽然眼睛一亮,说到:“看,前面是陈司令的车子。”

    听到陈司令回来了,余式微立刻精神一震,她有些激动,双手紧紧握成拳放在了身体的两侧。

    车子越来越近,余式微也越来越紧张,想到陈瀚东,她什么也顾不了了,直接冲入了大雨中,展开双臂拦住陈司令的车子。

    看到前面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司机吓了一跳,急忙踩了刹车,因为下雨天,路面有些打滑,车子并没有按照事先预定的那样及时停下,而是擦着余式微的手臂继续直行。

    余式微被车子带了一下,栽倒在地,嘭的一声,原本就冻僵的身体这下像是被摔成了粉碎,她想爬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最后只能无力的趴在冷冰冰的地面上。

    司机打开车门跑了过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他蹲下身把人翻了过来,然后立刻认出了余式微,而且更让他害怕的是余式微的额头被撞破,正在潺潺的冒着鲜血,司机吓的几乎要魂飞魄散,少爷有多看重这位少奶奶,他们都清楚的很,要是余式微出事了,他也不用活了。

    他急忙朝车子那边跑过去,对陈司令报告到:“司令,是少夫人,她受伤了。”

    “什么?”陈司令并不知道陈夫人之前做的事,陈夫人对知道的几个下人下了封口令,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嚼舌根子,听到是余式微被撞倒了,他立刻说,“还等什么,还不快把人给我抬进去?”

    “是……”司机急忙去了。

    陈夫人心跳了跳,她没想到话都说的那么难听了,余式微竟然还会来,而且还被司令撞见了,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来告状的吧?

    想到这儿,她眼珠一转,立刻说到:“救那种狼心狗肺的女人干什么?让她死在外面好了。”

    陈司令脸色一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陈夫人立刻一脸委屈的说到:“你身体不是一直不好吗?我也是怕你受刺激,不敢告诉你……”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就是昨天,那个女人带着她妈妈找上门来了,说要和我们东子离婚,还要我们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跟我要了二百万。那女人肯定是看到我们东子被抓了,就想跑路,你说,这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有什么好救的?”陈夫人决定先下手为强,只要陈司令信了她的话,他就不会再听余式微的解释,那么一切就都可以瞒天过海了,她也能趁机把那个女人赶出陈家,东子也会对她死心,她就能再挑选一个满意的儿媳妇了,真是一石三鸟的好计。

    “竟然有这种事?”陈司令眉心一拧,但心里也是存了怀疑的,“会不会是搞错了,小微她不是那种人。”

    再怎么说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余式微的品行他还是了解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劝说她留在自己儿子的身边。

    “怎么可能搞错?”陈夫人眼睛一转,“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理解,我们东子被抓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出来,她还这么年轻,不想等也是有可能的,还有之前,为了那个霍沥阳要死要活的,现在霍沥阳接管了霍氏集团,他们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是这样?”陈司令眉心隆起,过了一会儿他说到,“这件事以后再说,救人要紧,你赶紧打电话让于医生过来一趟。”

    陈夫人心里极其的不情愿,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怕越往下说越容易引起陈司令的怀疑。

    余式微回到了她和陈瀚东以前住的那个房间,迷迷糊糊的她嘴里一直喊着陈瀚东的名字,梦里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

    那些画面就像放电影似得,一个一个的从她的脑海里闪过。

    第一个画面就是她站在太阳底下浇花,嘴里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她,她下意思的回头,因为背着光,她一时分不清声音的来源,有些无措的张望着。

    然后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有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问她叫什么,她说,我叫余式微。

    我叫余式微……

    我叫余式微……

    “余式微?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太……”

    太什么?后面的话她听不清楚了,她不得不踮着脚仰着头去贴近那个男人的胸膛,她在他的心里听到了三个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那声音,深情又动听,像是要说到她心底的最深处,她的心,微妙的悸动了一下。

    沉睡中,她眼眶一热,一行晶莹的热泪顺着眼角滑落下去,她拼命的抬头,想要看清那个男人的模样,可是她越挣扎,那个男人就离她越远,面容也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她已经完全看不到他,只是鼻尖依稀可以闻到属于他的那种特有的味道。

    “别走,别走!”她胡乱的伸手抓着,哭的不能自已。

    慌乱中终于抓到了一只温暖干燥的手,就像……就像在某个湖底,她也是这样不断的往下沉去,然后有个人来到了她的身边,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

    小微……

    小微……

    小微……

    是谁在喊她,为什么声音这样的熟悉,她的心悸动不已,想要顺着那声音的来源找去。

    结果摸到了一副结实的胸膛,她的双臂缠了上去,紧紧的抱住那个人的脖子,嘴里还在喊着:“不要……不要……”

    不要松手,不要沉下去,求你……求你了……

    梦境太过痛苦,她挣扎想要醒过来,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她,别忘了,这都是你的过去,要看清楚,千万别忘了。

    画面一转,场景又回到了室内,四周都是白色的,她站着,床上躺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那个的样子,但她心里的恨意却是那么的明显。

    她在争吵着什么,不断的流着眼泪,那个时候她好像很伤心,她愤怒的想要大吼,但是顾忌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她没有做出那么歇斯底里无比疯狂的事,她只是将所有的伤心都压在了心底。

    然后她走了出来,一摇三晃的,她知道,自己是真的伤心了,当一个人伤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无法用语言发泄出来的,所有的怨恨都压在了心头。

    忽然,她双腿一软,栽倒在了地上,好多血……好多血……

    她靠坐在地上,透过那一扇小小的窗户,看在外面昏黄的灯光,还有……不断飘落的雪花。

    她的嘴里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瀚东……瀚东……”

    如果说之前的怨恨都是魔鬼的话,那么现在,她心心念念的那一个名字,就是世间最最温暖的清泉,洗涤了她心间所有的痛苦与不满。

    她只想看见那个人,她只想看见陈瀚东。

    她好像还说过,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她还看到了一些别的事情,那些事情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她沉醉在其中不可自拔。

    可是好累……真的好累……那种累不仅仅是来自身体的,更多的是来自心灵的,她好像,因为一个人,而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力气。

    在她想要重新开始的时候,老天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她在梦中哭泣着,温热的眼泪将她的脸颊打湿,有些事,她真的不想忘记,有一个人,她想永远都记在心底。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终于沉睡过去的女人,于默声松了一口气,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扒了下来放在床上,然后继续为她清理额头上的伤口。

    他父亲是陈司令的家庭医生,今天本该是他来的,但是他自己也病倒了,所以他就代替父亲过来了,却没想到居然碰见了熟人。

    这个余式微不是和霍沥阳一起的吗?怎么又和陈家牵扯上了?对了,上次也是陈瀚东威胁他替霍沥阳治腿的。

    对于他们三个的关系,于默声无从了解,但是他知道,余式微发烧了。

    大概是在寒风中站了太久,她的体温高的有些吓人,所以即使睡着了也依旧不停的说着胡话,一会儿说什么不要一会儿又叫别人的名字。

    这时门外的陈司令的脸已经彻底黑成了锅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余式微会是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的人。

    见陈司令脸色不善,陈夫人立刻添油加醋的说到:“你看你看,病了也不老实,竟然开始对医生动手动脚,我知道现在的姑娘对什么帅哥都没有抵抗力,但是这么不知廉耻主动往人家身上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等她醒了,立刻让她走。”陈司令脸色阴沉的走了。

    陈夫人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得意的勾起了嘴角,余式微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她想收拾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帮余式微打了一针退烧针,于默声下楼和陈司令告别,准备回家。

    可是外面风大雨大,开车很危险,陈司令就把于默声给留了下来,让他吃完晚饭再走。

    陈司令心里还想着余式微的事,就随意的问了一句:“你和小微认识?”

    于默声不知道陈司令忽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猜不透他的意图,于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的,她以前在医院住院的时候,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仅此而已吗?”陈司令神色淡漠的问了一句。

    于默声这才明白,这根本就是一顿鸿门宴,这种侯门贵族之间都藏着许多的猫腻,有时候无心之间的一句话也会害了别人的一生。

    可惜他经验不如自己父亲那样丰富,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于默声一脸犹豫,陈司令猜测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说不定真的像自己夫人说的那样,余式微和这个男人也……

    如果是婚前,倒也无所谓,可是现在是婚后,又是在公婆家,做出这事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不能原谅。

    “怎么?不能说吗?”陈司令心中不悦,连带语气也变得的强硬起来。

    “啊……那倒不是……”于默声想,就算自己不说,陈司令也很快就会查出来的,不如直接告诉他好了,反正他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是之前,余小姐带过一个腿部瘫痪的男人过来,让我帮他治腿。”

    “腿部瘫痪的男人?谁?”

    “好像是叫霍沥阳。”

    “霍沥阳?”陈司令眉心微动,果然是这样,余式微对霍沥阳当真是情深意重,难怪现在东子一被抓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婚了。

    “哼!”陈司令一掌拍向桌子,“我们陈家绝对不允许……”

    话还没说完,余式微跌跌撞撞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司令……”

    陈司令转头去看她。

    因为发高烧,她的脸颊已经烧的通红了,眼神也是一片迷蒙,可是她心里那么记挂陈瀚东,就算生病也还是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见到陈司令,一定要求他带自己去见陈瀚东。

    “你醒了?”陈司令神色很冷淡,虽然他之前也不是个喜欢把感情表现在脸上的人,但他的心里是热的,可是这次,语气和心都是冷冰冰的。

    余式微烧糊涂了,嘴唇又干又红,她摇摇晃晃的站着,先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才说到:“陈司令,我求求你……”

    “求我什么?”陈司令心想,难道是想求自己答应她和东子离婚的事?哼,想要离婚,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东子不点头,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求你……求你让我……去渐渐瀚东……好不好……”余式微终于艰难的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她快支撑不住了,大脑一片混沌,脑子里好像有一台发电机一样,一直轰隆隆的响着,吵得她头痛不已。

    听到她这么说,陈司令的脸色猛然一变,她想见东子?打算当面和东子提离婚的事,然后逼他同意吗?

    余式微这算盘打的也太响了,她知道,如果她执意要离婚的话,东子一定会同意的。

    陈司令冷哼了一声:“恐怕不行。”

    “为……为什么?”余式微已经开始打冷战了,身体很冷,可是心里却很热,好像有一把火,一直在里面不停的烧啊烧啊,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渐渐看不清眼前那人的样子。

    “因为你……”

    她的听觉也一下子失去了功能,她什么都听不到了,两眼一闭,她身子一软,再次倒了下去。

    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于默声立刻冲过去接住了她,还一脸担忧的试探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皱眉说到:“糟了,温度越来越高了。”

    这本来是十分正常的动作,放在平时也没什么,偏偏陈司令心里刚刚起了疑,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其他的意思,脸色也是一沉再沉,最后他干脆说到:“既然这样你就顺便把她送到医院去吧。”

    “什么?”闻言于默声还有些吃惊,人都病成这样了,应该先叫救护车才对吧,就算不叫救护车,也应该是他们这些家人把余式微送到医院去啊,怎么能让他把病人送到医院去呢?

    “麻烦你了。”陈司令没什么诚意的说着,然后自己上楼去了,把于默声扔在了那里。

    于默声看看陈司令的背影,又看看躺在自己怀里的余式微,最后本着救人为先的原则,咬牙把余式微抱了出去。

    余式微烧的太厉害,如果不能及时退烧的话,五脏六腑都会被烧坏的。

    于默声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折腾了一夜,最终终于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成功的让余式微的体温给降了下去。

    余式微是在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的,看到陌生的环境,她先怔了一下,然后想了很久才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她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医院的了,而且自己身上穿的还是医院的病服,她原本的衣服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想起身下床,只是才一动就浑身酸痛的要命,大概是昨天那一跤摔得太狠了。

    挣扎了一番,好不容易才坐了起来,却也累出了一身汗,手臂酸软,她再没力气挪动一下了。

    正在这时,于默声过来查房了,看到她醒了过来,心里很高兴,于是就过去问了几个问题。

    “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余式微。”

    “还记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

    “记得一点。”

    “那知不知道我是谁?”

    “……”余式微摇了摇头,“你是医生?”

    前两个问题余式微都回答的非常清晰,这说明她的意识是很清醒的,第三个问题回答不出来,也许是因为已经忘了自己。

    这样想着,他便也没再多问:“好了,你的身体已经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嗓子被烧坏了,需要多休息,掉完这两瓶点滴就可以回家了。”

    “哦,谢谢了。”说起回家,余式微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个,医生,你知道,是谁,送我来医院的吗?”

    于默生看了她一眼:“是我。”

    “你?”余式微明显很吃惊,她皱眉仔细回想了一下,只记得自己被车子撞了一下,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陈家,她好像还和陈司令说了什么话,只是说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更不记得有见过这个人。

    “是我,我当时是被陈司令叫过去帮你包扎额头上的伤口的。”于默生答道。

    听他这么说,余式微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额头,然后痛的嘶了一声,看来这个医生说的没错了。

    “那,陈司令呢?”她的视线有些焦急的往门口方向搜索着,糟了,昨天被撞糊涂了,都不知道有没有和陈司令说要去见陈瀚东事。

    “没来。”

    “没来?”余式微惊叫了一声,然后猛烈的咳嗽起来,“怎……怎么会……咳咳咳……”

    她还以为至少还能见到陈司令呢,却没想到他根本没来,而是让一个医生把自己送到了医院,她虽然病了,却也隐约明白了什么,难道,陈夫人说的那番话,不仅仅是她个人的意思,也是陈司令的意思?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觉得好绝望。

    “你好好休息吧,不要想那么多。”于默生安慰着。

    “医生……我的衣服呢?”她的手机还在口袋里面,她得打个电话给妈妈才行,一夜未归,她一定很担心。

    “你的衣服都湿了,我请护士小姐帮你送去了干洗店,你的钱包和手机都放在我那里,我帮你保管了一下,待会儿我就让人给你送过来。”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医生。”余式微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这么热心。

    因为失忆,她自然也不记得自己和于默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的上是熟人。

    “不客气,你好好休息。”于默生转身就要走。

    余式微却出声喊住了他:“等一下。”

    “怎么了?”

    “我……可不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机,我想打个电话给我妈妈,报平安。”余式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于默生把手机掏了出来,递给余式微:“给你。”

    “谢谢。”余式微非常感谢于默生。

    她不敢说自己是去了陈家,所以撒谎说自己去了图书馆看书,一时忘了时间,出来的时候又碰上下雨,淋了雨,就直接来医院了。

    听说她生病了,余菀立刻说要来看她,拦都拦不住,余式微只能一边打着针,一边等余菀。

    挂断电话,她十分客气的对于默生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真的非常,感谢你,对了,医生你,贵姓,咳咳咳……”

    于默生犹豫了一下,然后问余式微:“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啊?我们认识吗?”余式微看向于默生,然后有些抱歉的说到,“对不起……我前段时间……失忆了。”

    “失忆?”于默生皱了一下眉,“怎么会失忆?”

    “……因为生病。”这是余菀告诉她的原因,她也相信了。

    “难怪……”难怪她一副完全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记得一部分,忘记了一部分?”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了?”余式微奇怪于默生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于默生摇了摇头,他只是仍旧奇怪余式微和那两个男人的关系而已。

    “那个……医生……你和我很熟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我以前的一些事?”对于过去,她还是十分想知道,可是,陈瀚东和余菀告诉她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

    于默生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我还有点空闲时间,就和你说一会儿吧。”

    “其实我们也不算太熟悉,我们认识是因为沈宁西……”

    “沈宁西?”余式微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她是谁啊?”

    “……这个……”于默生仔细的想了想,“我认识她,但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和她是认识的,而且陈瀚东也认识,那天你们还吵架了。”

    于默生简单的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下,余式微似懂非懂,因为有很多事情她都忘记了,所以有点理不清几个人的关系。

    “后来我们熟悉起来,是因为陈瀚东让我帮你治一个人。”

    “嗯?”

    “那个人叫霍沥阳,他的腿……”

    “霍沥阳?”于默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余式微打断了,余式微紧紧的蹙起了眉头,心里闪过一丝厌恶的情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觉得特别的恶心。

    “对,你们两个……好像……”于默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说到,“好像关系非常特别,具体是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余式微直接略过霍沥阳的话题,问起了陈瀚东:“陈瀚东也知道?那他就没说什么吗?”

    于默生摇头:“那我就不清楚了。”

    “哦。”余式微没再继续问了,有些东西虽然已经忘记,但还是会下意识的回避掉。

    霍沥阳就是她想回避掉的那个人。

    于默生有事要忙,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

    余式微躺在床上,想着于默生的话,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捋了一遍,结果越捋越乱,脑袋里像是装了一团乱麻一样,神经也隐隐作痛。

    最后她干脆什么都不想了,只一心想着陈瀚东,对于没能向陈司令说起要去见陈瀚东事,她心里觉得十分的遗憾,同时也有些无奈,因为就算她现在再去求陈司令,估计陈司令也不会答应了。

    她必须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她的办法还没想出来,余菀已经过来接她出院了。

    看到病的嗓子都哑了的余式微,余菀满心怀疑,余式微的性格她最了解了,怎么可能因为淋了一点雨就自己来医院呢?

    而且昨天出门的时候她也没说自己去哪里。

    想到这儿她故意问到:“你昨天到底去哪里了?”

    “我……我去图书馆了啊……”余式微不太自然的把视线转移开了。

    这种没有撒谎经验却还勉强撒谎的样子,余菀已经看了好几次了,所以自然就一眼识破。

    “你还撒谎?”余菀生气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去陈家了?”

    她想,也只要去陈家余式微才会想千方百计的隐瞒。

    哎……余式微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撒谎的料,所以干脆承认了。

    “是……”

    “你……你这丫头,”余菀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想要骂两句又有点骂不出口,“那天的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你以为你去求他们,他们就会让你回陈家了?”

    余式微弱弱的回答着:“我并不是,想回陈家,我只是想去,见瀚东。”

    听她这么说,余菀倒有些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许久之后,她悠悠叹了一口气:“小微,你和陈瀚东,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有过短暂的交集,也不一定能够走到最后,你……别再想着他了。”

    如果余菀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当初在余式微失忆的时候她就根本不应该让陈瀚东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余式微低低的垂下眼眸:“我忘不了,也不想忘记。”

    “那你这样又有什么用呢?”余菀有些无奈。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见他。”

    见余式微如此固执,余菀知道自己是怎么也说服不了她了,犹豫了一番之后,她说到:“小微,有一件事,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

    “什么事?”余式微问。

    “……”余菀又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挣扎一番之后她又说到,“算了,这件事还是以后再告诉你吧,总之,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去见陈瀚东了,好不好?”

    “妈……”余式微很想说,我不能答应你。

    余菀却逃避的说到:“你这点滴快打完了,我去叫个护士来给你拔针头。”

    她才刚一起身,一个护士就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余式微的衣服和钱包等东西。

    “余小姐,这是于医生让我给你送来的。”

    “替我谢谢于医生。”余式微笑了笑,也正因为护士的打断,所以杨寂染的事又被隐瞒了下来。

    “啊,对了,余小姐,于医生还交代说你打完点滴之后不要立刻走,去他的办公室找一下他。”护士小姐又说到。

    余式微觉得有些奇怪:“于医生有说是什么事吗?”

    “没有。”帮余式微把针头拔了下来,护士就走了。

    余式微一边换衣服一边还在想着于默生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忽然就听到余菀尖叫了一声。

    她穿衣服的动作一顿,立刻回头问她:“妈,怎么了?”

    “你的……你的身上,为什么青了这么大一片?”余菀指着余式微的侧腰说到。

    “什么?”余式微觉得奇怪,然后低头去看,果然看到自己的腰那边有一大片乌黑的地方,伸手碰了一下,刺痛感很明显,她明白,这是被车子刮到的地方,当时她整个人已经冻僵掉了,虽然觉得有些痛,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怕余菀担心,她极力掩饰着:“这个……只是皮外伤罢了,看着吓人,其实过两天,就好了。”

    余菀的眼神已经像刀子一样刺在了她的身上:“还骗我?你当我是瞎子吗?这是皮外伤吗?说不定都伤到了肝脏。你……你别走了,留下来,再检查一下。”

    说着说着,余菀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你这个死丫头,就不能安分一点吗?这才从医院里出来多久,就又把自己给折腾进来了,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要是有个好歹,让我怎么办啊?你……你干脆气死我得了。”

    余式微赶忙忍着痛把衣服穿上,然后对着余菀讪讪的笑了一下:“妈……其实也没那么夸张……”

    “说,这到底是怎么受的伤?”余菀逼问着。

    余式微自然不敢说实话,她含糊其辞的说到:“就……走路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路旁边的……栏杆……然后就……”

    余菀气的狠狠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还不肯说实话,是不是陈家的人打的?”

    “不……不……”余式微结结巴巴的否认着。

    “好,如果这个伤你可以解释成是走路撞到的,那你这头上这伤口呢?我一开始没问你,是希望你自己说错来,结果你却骗我?”余菀眉头深深的皱着,“陈瀚东,对你来讲,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是为了他才隐瞒的这一切?”

    余式微再说不出话来了,妈妈实在泰国聪明,她一说谎就被拆穿了。

    见余式微沉默,余菀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她身上的伤口的确和陈家有关,她心里气愤不已,立刻就想去找陈家的人算账。

    “他们陈家也太不要脸了,不肯认你就算了,竟然还敢打你,实在是欺人太甚,我这就去找他们评评理。”余菀说着就要冲出去。

    余式微急忙拉住她:“妈,这真不是他们打的,是我自己摔了一跤,你别去啊。”

    “不行,我一定要去给你讨回这个公道。”

    “妈,算我求你了,别去,好不好?”余式微苦苦哀求着。

    “你……”余菀怔住,“你……傻了吧,他们打了你,你竟然还为他们求情?”

    “我说了,不是他们打的,真的不是。”余式微又强调了一遍。

    余菀却摇了摇头,她觉得余式微已经无可救药了:“陈瀚东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你竟然这样护着他?”

    余式微低着头,说到:“他给我灌的不是**汤,是爱情。”

    看着这样坚决的余式微,余菀心里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因为她想起来曾经余式微为了霍沥阳也是这样坚决的和她对峙,现在为了陈瀚东又这样,她就是一个傻瓜,总是把别人对她的好牢牢的记在心里,现在她只希望陈瀚东不要像当初的霍沥阳那样伤小微伤的那么深,她为爱情已经吃了够多的苦了。

    余菀知道,余式微的心已经彻底偏向陈瀚东了,她再说下去也没用,干脆什么也不说了,陪着她去见了于默生。

    其实于默生要说的也是余式微身上的伤口的事,他建议余式微留下来照一下ct,查查看里面的内脏是不是也受伤了。

    余式微本来不想查的,但是余菀坚决要求,她因为之前的事对余菀正觉抱歉,就由着她了。

    余菀留下来继续询问余式微的病情,余式微则跟着护士去了ct室。

    通过聊天,余菀无意之间知道了是于默生把余式微送到医院的,而且之前他们就在陈家,得知这个消息,余菀觉得震惊,却也没觉得意外,因为她之前早就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余式微那个傻丫头,都被人家赶出来了还一心护着他们,不肯说他们一句是非。

    余式微照完ct出来,结果却在走廊上听到一个护士喊:“权振东。”

    听到这个名字,她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然后回头去看,她身后只有一个脸色苍白身形消瘦的男人坐在那里。

    难道他就是振东姐夫?

    这样想着,她便走了过去,然后试探性的喊了一句:“振东姐夫?”

    权振东的精神不是很好,因为怕生病,他穿着厚厚的冬衣,甚至还带上了帽子,将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半张脸来。

    听到有人喊自己,权振东抬了一下头,然后看到了余式微站在自己面前:“小微,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没认错。

    余式微咳了一声:“我感冒了,你呢,在这里干什么?”

    一边说着话,她一边抬头去看,结果就看到门牌上写着三个字:“化疗室。”

    “你……你怎么来这里了?”她一脸震惊的看着权振东。

    这时那个护士又过来喊人了:“权振东,到你了。”

    权振东勉强笑了一笑:“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我,得了白血病。”

    “怎么可能?”余式微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听陈瀚东说的,这个振东姐夫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怎么可能得这么可怕的病呢?

    “我先进去了。”权振东知道余式微会吃惊,因为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接受不了,可是看着头上的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下掉的时候,他不得不相信。

    权诗洁的骨髓配对出来,不符。

    他想,这大概就是他的命吧。

    余式微跌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消化过来。

    为什么陈瀚东没有和她提起过呢?难道是因为权振东他刻意瞒着所有的人吗?他不是瀚东的姐夫吗?那瀚东的姐姐呢,为什么不陪在他的身边,难道她不知道每化疗一次就相当于死过一次吗?

    她坐在椅子上想了很多,她想留下来照顾权振东,可是自己感冒了,权振东身体虚弱,很容易被传染,犹豫再三,她决定去找妈妈帮忙。

    听余式微说要让她去照顾陈家的女婿,余菀说什么也不肯。

    “现在是陈家欠我们的,不是我们欠陈家的,我不去。”

    “妈,你就去帮忙照顾一下吧,振东姐夫他只有自己一个人,很可怜的。”余式微撒娇耍赖各种手段都用上了,“而且振东姐夫人很好,和他们不一样。”

    余菀横了她一眼:“你又知道了?”

    余式微讪讪的笑了一下:“妈,我保证,以后我都听你的话,好不好?”

    “离开陈瀚东也听我的?”

    “除了这个。”

    “不要再管陈家的事。”

    “也除了这个。”

    “那没得谈了。”

    “妈,求求你了。”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了。”余菀被缠的没办法,只得答应了。

    余式微赶忙拍了老妈的两下马屁,然后带着余菀去了化疗室外面等着权振东。

    权振东刚化疗完,身体无比虚弱,余式微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权振东是认识余菀的,明明已经累得不行了,还强撑着叫了一声伯母。

    余菀心想着权振东的确和陈家人不一样,至少比陈家的人要有礼貌。⑧☆miào⑧☆bi(.*)gé⑧☆.$.

    余式微因为腰上的伤又在医院住了一晚,余菀就留在权振东的病房里照顾他。

    休息了一天,两个人的精神都不错,然后权振东竟然主动说起了去看望陈瀚东的事,迟疑了一番之后,他对余菀说到:“有个地方比较奇怪,明明小微也可以去看瀚东,但是岳父岳母却把她的名字给划掉了。”

    余式微在门口,听到他这番话差点没直接冲进去,不过幸好及时刹住了脚步,为了权振东的身体健康她还自觉的戴上了口罩,她有些焦急的问到:“什么,你说我也可以去?”

    “当然,只要瀚东同意见你,你自然也能去。”这件事是权振东一手促成的,所以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他自然最清楚,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岳父岳母不肯让余式微去见陈瀚东。

    “哼,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接着,余菀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格外的生气,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带上了火气。

    权振东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发生了这种事,而且他觉得岳父岳母这么做有点过分了,想到余菀和余式微帮过自己,他沉吟了一下之后说到:“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小微见到瀚东。”:i./

    \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