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004、云阿七篇(1) 文 / 墨十泗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冬去春来,万木抽芽,绿意融融。

    云有心身着一件浅墨绿色的窄袖短衫,正蹲在他书房外的院子里,不知在忙活些什么,也未让人来帮忙。

    也正是这时,有一年轻女子正蹑手蹑脚走进院子里来,朝蹲在地上摸着泥土专心致志忙活着些什么的云有心走来。

    以往若是有人靠近,哪怕动作再如何轻,云有心都会有所察觉,但此时他却是一点察觉都没有,只是一脸认真地做着手上的事情,以致这女子已经走到了他身后他都没有发觉。

    忽地,女子将双手按上他的肩膀,同时欢喜地唤了他一声:“小叔!”

    云有心肩膀一抖,吓了一跳。

    女子欢喜直笑,“哎呀!我终于吓着小叔一回了!”

    “小慕儿!”云有心的语气里是浓浓的惊喜,只见他赶紧站起身,并且转过身来面对着女子,嘴角扬着愉悦的笑容,问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来到云有心身后的年轻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最为疼爱的小侄女儿云慕忆。

    如今的云慕忆与从前的她有了些差别,本是垂在背上的柔顺乌发如今绾成了妇人才会盘起的发髻,本是巴掌大的小脸如今变得有些圆润,腰身也稍稍圆润了些,以致腰带只是松松系着而已。

    不过这些云有心都看不见,他只是笑“看着”云慕忆而已。

    “飞扬到京来谈笔生意,我嚷着他带我一块儿来的。”云慕忆开心笑着,同时歪着头看向云有心脚后边的地方,看那被松动了的泥土。

    她正要问什么,却听得云有心又问她道:“那飞扬呢?怎的不见和你一块儿?”

    “当然是在前厅陪爹喝茶了呗!”云慕忆边笑边撇撇嘴道,“爹现在见着他那个女婿都不要我这个女儿了,所以我就跑来找小叔了!”

    “胡言。”云有心笑着点点云慕忆的鼻尖,“小慕儿可是大哥的心尖宝贝,我猜大哥这会儿正在问小慕儿这些个月来在严家的情况。”

    云慕忆还是撇撇嘴,“那直接问我不就好啦?干嘛要问他。”

    “问你你可不会全都说实话。”云有心笑得温柔。

    云慕忆吐吐舌头,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委屈,反是笑得愈发开心,而后问云有心道:“小叔你刚刚在忙活什么那么专心入迷?我走过来你都没有察觉,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没什么。”云有心温柔道,“想着天气暖和了,给这株茉莉花换换土。”

    他的脚边,放着一只浅碧色的花盆,花盆旁是松动的泥土和一株看着有些蔫吧不振的茉莉花株,他的手上脏了泥污,还拿着一把小铁铲。

    “小叔什么时候喜欢种花儿了?”云慕忆看看云有心脏了泥污的手,眨眨眼,很是好奇地问道。

    云有心微微一笑,回道:“闲来无事,随意摆弄摆弄而已。”

    云慕忆却是挑挑眉,且还用手肘碰碰云有心,反问道:“真的?”

    “自是真的。”云有心微笑点头。

    “没劲。”云有心的回答让云慕忆一脸的失望。

    云有心却是笑得嘴角扬得微高了些,问:“怎么听着小慕儿一副失落的口气?”

    “我还以为小叔遇到了像茉莉花一样心仪的姑娘,所以喜欢上了茉莉花呢!”云慕忆一脸失落地叹着气。

    云有心稍稍一怔,而后轻轻摇了摇头,浅笑道:“没有的事。”

    云慕忆看着云有心面上那总是温温柔柔的浅笑,忽然觉得心仿佛被人生生揪着般疼。

    小叔这么好,为什么迟迟没有人家舍得将女儿嫁给小叔,就因为小叔看不见吗?

    小叔虽然看不见,可小叔却是这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啊!

    云有心像是看见了云慕忆面上的难过似的,只见他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柔笑道:“不用为我觉得伤心难过,倒也不是没有媒婆来过与大哥说我的亲事,只是我都没有答应罢了。”

    “为什么?”云慕忆秀眉紧蹙,很是不解。

    “来说亲的,皆不过是因为云家的家业,而非是因为我这个人,既是如此,纵是这门亲事成了,在我心里也无非是强求,既是强求,倒不如不要。”云有心丝毫不觉伤悲,相反,他依旧笑得温柔,笑得豁达。

    云慕忆看着云有心蒙在眼前的布条,默了默后忽然问道:“小叔你相信缘分吗?”

    云有心笑道:“你与飞扬而今结为连理,不就是因为缘分么?”

    云慕忆顿时羞红了脸,可她却没有娇羞地低下头,反是目光萤萤地看着云有心,笑得开心道:“小叔小叔!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这个秘密我还没有告诉我爹呢!”

    “别是我们小慕儿千里迢迢回娘家来就是为了告诉小叔这个秘密吧?”云有心笑得温柔,“是什么秘密让小慕儿这么兴奋开心,也快说说让小叔知道。”

    “嗯——”云慕忆抿嘴一笑,道,“就是……小叔你就快要当叔公了!”

    云有心怔住,“叔……公?”

    云慕忆只笑不语,同时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

    有些微凸显的小腹。

    “小慕儿……”云有心震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要当娘亲了?”

    “是的!”云慕忆面上洋溢着幸福。

    “真好。”云有心又笑了,“真好。”

    他已激动欢喜得不知说什么才是好,只是重复着“真好”这两个字。

    “所以说,小叔你也快快找到你的缘分才行啊,你看你都要当叔公了,我的小弟或者小妹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云慕忆哼哼声道。

    云有心无奈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又胡言了不是?”

    “才不是!这可都是我的心里话!”

    这回轮到云有心只笑不语。

    云慕忆又抚了抚自己的小腹,眼睑微垂,声音轻轻道:“若非飞扬不嫌弃我,只怕我这一生都等不来我的幸福,我……”

    “傻姑娘。”云有心摸摸云慕忆的脑袋,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小慕儿是再好不过的姑娘,能娶到小慕儿为妻,是严家的福分。”

    云慕忆没有娇羞也没有笑,反是惭愧地抿抿唇,低声道:“小叔,对不起……”

    为她原来那不堪的心思,那只会伤害身边所有人的感情。

    “人活在世,总是要遇到一些坎,总是要成长的。”云有心又摸摸云慕忆的脑袋,“跨过来了,便好了,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一切都如从前一般好,甚至更好了,如今,很好。”

    “嗯!”云慕忆眼眶有些湿润,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幸而小叔有莫家少主那般的好兄弟抚平了她那不堪的心思,也幸而她遇到了对她不嫌不弃的那一人。

    若非如此,她此生根本无颜再面对小叔,小叔也宽不下心来面对她。

    如今,她和小叔,很好。

    他是她的小叔,是和爹爹一样于她而言最亲最敬的人。

    她是他的侄女,是妹妹是亲人。

    曾经的那些不堪,都过去了。

    如今,很好。

    “慕忆!”就在这时,有一人朝云慕忆匆匆走来,面上写满了与焦急。

    他的眼里,似乎只有云慕忆一人而已。

    翩翩公子,正是严飞扬,云慕忆所嫁之人。

    云有心听着严飞扬急匆匆的声音,不由得浅浅笑了,道:“这般急匆匆,莫不是怕我这个做小叔的吃了小慕儿不成?”

    严飞扬这才注意到云慕忆身旁还有一个云有心,顿时很是不好意思道:“不不,小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紧张小慕儿而已。”云有心笑着替严飞扬把话说完了。

    严飞扬更是不好意思,毕竟这在云府里根本没什么需要他担心的,可他就是不由自主地觉得紧张。

    “你们一路前来京城必是疲乏,你紧张小慕儿也是理所应当的,你若是不紧张小慕儿,便该是我要找你好好问问了。”云有心道,“既然你过来了,那便陪小慕儿去休息吧。”

    云有心说完又对云慕忆道:“你如今的情况不宜劳顿,快去歇着吧。”

    “那我晚些时候再来找小叔玩儿!”云慕忆笑道。

    “好。”云有心轻轻点头。

    严飞扬扶着云慕忆走了,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云慕忆则是笑着和他说着些什么,谁知严飞扬非但没听入耳,反是将她拦腰打横抱了起来,就这么抱着她走。

    云慕忆有些羞,却没有挣开他的怀抱,反是满足地靠着他的胸膛。

    云有心“看”着云慕忆与严飞扬的背影,直到听不见严飞扬的脚步声了,他才转回身蹲下来,继续他方才没有做完的活。

    待将那株茉莉花株重新栽进花盆里,云有心没有即刻站起身,而是将那盆茉莉花捧到了手里来,轻轻抚了抚花枝。

    他的手忽地微微一抖,因为想到了方才云慕忆玩笑说到的话。

    ‘我还以为小叔遇到了像茉莉花一样心仪的姑娘,所以喜欢上了茉莉花呢!’

    茉莉花……

    说来他还未知晓那个姑娘唤作什么名字,距她托他暂为照料这株茉莉花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一年里他未曾再见过她,不知是否是她家里生了什么事,又或是,她已经嫁了人,不会再到那个花铺去。

    这株茉莉花,想必她已经忘了。

    云有心捧着花盆站起了身,不疾不徐地朝书房走去,入了书房后将这盆茉莉花摆放到了书案上,而后在书案后坐下身,拿起刻刀,往铺放在案上的竹简刻字。

    可刻着刻着,他却走了神,一不当心便划到了手指。

    他微微一怔,而后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将刻刀放下,继而将手摸索向放在案边上的那盆茉莉花。

    过了会儿,他收回手,轻轻推开身后的椅子,站起了身,走出了书房。

    院子里,一小厮正朝他跑来,一边跑一边道:“七公子七公子,前边又有媒婆来说您的亲事了,家主让小的来请您去看看。”

    云有心微微驻足,而后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是,七公子。”小厮退下了。

    云有心出了院子,朝前厅方向走去。

    而当他快走到前厅时他却停下了脚步,继而转了身,绕过了前厅,朝府门方向走去,出府去了。

    前厅里,一脸福相的媒婆正在给云子君看一姑娘家的画像,嘴上一边说着各种好听的话。

    云有心出了府,谁人都没有告知一声,亦没有乘车坐轿,就这么不疾不徐地信步走着,走过熙熙攘攘的街道,脚步渐渐往城南方向而去。

    城南有一简单朴实的卖花小铺,平日里光顾的人不多,小铺没有倒,不过却是换了老板,就在一年前。

    云有心又来到了这间卖花小铺。

    他虽不是常客,但是老板从见到他第一眼开始便记住了他,毕竟像他这样的瞎子,很少很少。

    他已经很久没有到这儿来,但老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并且着急地和他道:“哎哟公子!你怎么来得这么不凑巧!您托我留意的那个姑娘刚刚走!”

    ------题外话------

    云阿七篇来到!哦呵呵呵~

    小兔叽们都已经两岁多了,我们温柔的云阿七还是一只单身汪汪!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