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124章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cp 文 / 战七少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智能导航意外的从那道声音里听出了落寞两字。

    秦漠的人来的很快,影子一般的存在。

    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拿还给了少爷。

    现在少爷不用装作是被九少绑了,接收器什么的也就没有了用处。

    只是影子们总觉得自家少爷和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可具体不一样在哪里,他们也说不上来。

    只见少爷就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手机,像是在等什么消息。

    影子们还以为少爷会回安家,毕竟老爷也从华夏来到了米国。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少爷有什么动静。

    这是打算在城堡里等一夜?

    影子们对看了一眼,纷纷找了个位置站岗。

    城堡里非常的安静,能清楚的听到钟表晃荡的声响。

    从十一点到凌晨三点,再从凌晨三点到凌晨五点,时针划过一道又一道的格。

    直到外面的天泛起青白,秦漠手上的手机也没有响过一下,甚至没有半条短信。

    他在等。

    等某个家伙能主动联系他。

    然而,专门为某人设置的特殊铃声,像是消失了一般。

    秦漠站了起来,打了个电话回国内,第一句话就是:“我要知道现在星野一的位置。”

    接电话的是魔术师,他原本以为会在他想到办法找出星野一之前,boss不会来电话,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我跟丢了。”

    四个字,让秦漠的手指跟着紧了一下。

    魔术师戴着耳机,看着四周的人流:“我跟着他来到了东京,原本以为他就在这里,在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买了张票,直飞米国,航班已经查到了,我看看能不能叫我们的人拦下他。”

    听到米国这两个字,秦漠基本上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

    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厌烦过自己做推理的能力。

    很显然,星野一是来汇合的。

    袭击突如其来,或许是在意料之外。

    但要离开城堡,并且并没有打算带上他这一点,是那个人早就做了的决定。

    一切东西都打理的这么井井有条,也就意味着不是因为袭击而离开,只不过是离开的时间提早了一点而已。

    想到这里,秦漠的眸光都变得有些黯,不再像之前,任何时候看上去都带着清冷的芒,如同雪剑出鞘。

    魔术师在那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自家boss的回应,忍不住的侧头,又叫了一声:“boss.”

    只觉得过好长一会儿,那边才回过来一句话,很淡的三个字:“不用了。”

    那样的声音像是染上了外面的湿气,总让魔术师有种失真的错觉,是他想多了吗?

    为什么总感觉Boss的情绪特别的低沉。

    这一点,影子们也有感觉。

    不只是影子们,连被秦漠再度拉开车门的兰博基尼黑都觉得她家主人捡回来的这个大魔头,似乎没有昨天那么贵气逼人了。

    “我要把你开走,这样她才有可能会回来。”男人的声音很沉,带着一种沙哑。

    兰博基尼黑非常正经的波动出自己的曲线:“劫持我是没有用的,主人在前一天就告诉过我,要是你想走,随便让你开。”

    秦漠闻言,按着方向盘的手顿在了那里。

    在出去之前,他还在想着某人肯定在城堡里蔫巴巴着,毕竟他不见了。

    可现在,这些自己的想象就像是在打自己的脸。

    她并没有等他,反而他的离开是她默许的。

    “你的语音密码也被重新设置过。”

    这句话不是疑问句,并且带着很强的气场。

    兰博基尼黑在这方面也不能撒谎:“是的,主人做的调整,以前会有声音辨别功能,现在只要说出密码,就能开锁。”

    秦漠听到这里,想通了一切,接着偏过头去,看向了放在副驾驶上的外卖袋。

    像是在提醒着他什么。

    那样的感觉就好比,你自信十足的以为你能够留住她,事实却是你抬腿迈开的时候,前面还有一个台阶,啪嚓一声,头破血流的疼。

    秦漠抬起手来,撑住了自己的额,嘴角像是在笑。可兰博基尼黑却丝毫的没有在那里面察觉到一丝的暖意。

    紧接着,只听唰的一声。

    秦漠打开车窗,将那个外卖袋扔进了垃圾桶里。

    影子们在旁边看着,有人问了一句:“少爷,我们还查那个组织吗?”

    “查。”秦漠的声音都是冷的:“查出来之后,让联邦那边进行配合,国际通缉。”

    影子们应了一声:“是。”

    见自家少爷没有丝毫要发动车的意思,侧着那张俊美的脸,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就又开了口:“少爷,我们现在要不要先回去?”

    这里已经没人了,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吗?

    秦漠没有说话。

    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他才发动了车子,扔下了一句:“留下两个人在周围看着”提速消失在了城堡前。

    影子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沦为一个看城堡的打杂人员。

    同样发现薄九联系不上了的人,还有林风。

    这些天,林风明显有了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的发型,为了显得利索,直接用发箍圈了一圈。

    穿衣风格也变了,谁能想象一天天喊着爷爷爷爷的人,穿起西装来像模像样。

    “那什么,师傅,我今天得请个假。”林风喝完最后一口粥,抬头朝着带他的那个人看了过去。

    男人吃饭很慢,手上还翻着资料,听到林风的话,眉头皱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这个醒目是你做的,中午和投资方吃顿饭,就算结尾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你告诉我,你要请假?”

    “我最好的发小今天出国。”林风说完这句话之后,移开了目光:“我必须送他。”

    男人还想说什么,岂料手中的电话响了,是老总裁的电话,说话时候还带着咳嗽声。

    听完那边的内容,男人看了林风一眼,接着说了一句好之后,眸光淡淡的道:“看来你并不是像你说的,离家出走出来打工的,林大少爷。”

    林风被呛了一下,略心虚。

    男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晚上还有一趴,解决完你那边的事,速度过来,就算是林大少爷,该挡酒的时候,也得在。”

    “没问题。”

    说真的,年纪比他大,就是比他气场要足。

    不过林风也不是怕什么,既然从基层做,就是为了在这人身上学点东西,毕竟在商圈里,这人很有名。

    从早餐店出来,林风就开始打薄九的电话,本来是想问问小黑桃这家伙,云虎要走了,他应该说点什么。

    没想到打过去,还是关机。

    林风的眉头刚皱了一下,就接到了他家老佛爷的短信。

    “虎子下午的飞机,中午两家人一起聚聚。”

    林风利落的回了一个:“好”字。

    回完,又问:“对了妈,我们去哪里聚?”

    林妈妈大概觉得自家儿子没治了,一个电话回了过来:“你说我这么精明美丽,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笨儿子,老地方,雅间里呢,我们人都快到齐了,就等你呢。”

    “成,我现在就过去。”林风道:“精明美丽的林女士。”

    “快点。”林妈妈笑了起来:“你要不要和虎子说两句?”

    “不了,开车。”林风隐约能听到那边的响动,有云虎的声音,虽然很小,却很清楚就能分辨出来。

    电话挂的很快,大概是怕到时候云虎真的接了,两个人又要尬聊。

    林风却不知道,此时云虎已经被手机接了过去,听到那边的忙音之后,手指顿了一下。

    “阿姨,他挂了。”

    “挂了?”林妈妈今天高兴,也就没有注意到云虎的情绪:“他这两天确实忙,跟着人做事,应该是还没忙完。”

    “阿姨……”云虎张了张嘴,像是想问点什么。、

    等到林妈妈转过头来。

    云虎知道一些事,不适合长辈知道:“您的袖子。”

    “这裙子就是袖口大。”林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将衣袖解救回来。

    殊不知,坐在旁边的云虎想问的是,为什么要让他跟在那个人的身边学事。

    大概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位置有一天会被人代替。

    那种胸口被火烧的感觉,让他伸手松了松自己的衣领,心里想着就要见到那个人了,不能再控制不好情绪。

    总不能在临走的时候把一切都弄的大家都尴尬。

    即便是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最起码还没有完全破碎不是吗。

    可云虎也没有想到等到饭菜都上来,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林妈妈也打电话催了,那边还没有接。

    “应该是在忙,今天他那个项目结尾。”

    云夫人闻言,感叹了一声:“林风是真的长大了,真的是这么好的儿子,怎么不是我们家的。”

    “够了啊,你家虎子给我还差不多。”

    两个当妈妈的,永远嫌弃的都是自家孩子。

    云虎坐在那,将茶杯里的水喝尽,刚要站起来。

    就听林妈妈道:“还是先吃吧,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来,虎子的飞机不能误。”

    “好,先吃。”

    两家人关系到底是好。

    饭桌上也是热热闹闹的。

    可云虎一点食欲都没有,偏偏又不能扫了大家的兴,最后的时候,终究是忍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包厢,靠在那铺着柔软地毯的走廊墙壁上,偏头点了一根烟。

    刚抽了一口,就见那边来了一个人,有点风风火火的架势,大概也是没有料想到会在走廊上看到他。

    那人先是一愣道:“辛亏我赶上了,一路堵,都快堵成气管炎了,你怎么出来了?为抽烟?”

    “嗯。”云虎并没有说实话,看着他那满头的汗,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就想给人抹掉。

    林风下意识的抬手一偏:“有汗?”

    “很多。”云虎夹着手上的烟,识趣儿的收回了手,重新抄进了裤带里:“进去吧。”

    “你呢?”林风也觉得自己那个动作容易让人误会,不过实在是不能过多的接触,免得他又跟着发疯。

    云虎抬了抬手上的烟:“抽完这根烟,我就进去,你先去吃两口。”

    “嗯,好。”

    云虎看着那人进去,主要是为了调整自己,等到调整的差不多之后,才推开了门。

    正巧听到那人在说:“我师傅看着凶,带人不错,跟着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云虎握着门把的手紧了一下,再去看那个呼啦啦往嘴里塞着饭的人,眸光略微顿了一下。

    只是几天不见。

    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一个人的改变。

    皮肤变黑了一点,却还是比寻常人白,那张脸还是好看的过分,总是给人一种生气勃勃的美感。

    只是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个男人了,尤其是抬眸笑的时候,西装笔挺,和他印象中的那个林风,不再一样了。

    云虎说不出来这是好还是不好。

    无论这个家伙什么样。

    好像总能在第一时间牵动他所有的情绪。

    只是同样的,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点。

    他真的在失去这个家伙。

    一点点的在失去。

    却无能为力。

    林风见到云虎进来,拉开了他旁边的椅子,正打算上趁着对方临走之前聊上两句。

    他也不想虎子去了那边,两个人的关系变淡。

    这是为什么他最近故意避着虎子的原因。

    刚想开口,云虎的手机就响了,虽然被他按灭了屏幕。

    林风大概也能猜到是谁打来的,没多说什么,提起酒杯来,一双眸子黑的透亮:“虎子,一路顺风。”

    好像这样最常见的说法,才最安全。

    他心里面的那些偶尔会涌动出来的想法,也随着这杯酒的进入,被压了下去。

    两个人坐在一起,并没有多说话。

    因为要离别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云虎的身上,也就没有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

    即便是觉得气氛不一样,也认为是正常。

    毕竟这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其中一个要离开了,另外一个话肯定少。

    这样的气氛持续到去机场。

    全家人都在送一个人。

    似乎这里也没有林风站的位置。

    云夫人教育做的再漂亮,此时也是个普通的母亲,即便她这个儿子从小自律自立的很,也是一通的嘱咐。

    隔着人群,云虎抬眸对上了那张笑着的脸。

    那个人像是突然来了电话,偏过头去接。

    云虎很清楚那一刻自己巨大的心理落差。

    即便是那个人还在。

    他也感觉不到。

    大概是再也忍不住了。

    云虎伸手,拽住了想要找个地方好好讲电话的林风。

    林风双眸一大,硬生生的卡壳了,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怀抱。

    机场里离别的人有很多。

    这样兄弟之间的拥抱,也不会被什么人看出破绽来。

    倒是电话那头的男人,意识到了这边的停顿之后,挑眉问了一句:“林风?”

    离的这么近,云虎当然听到了那边的响动,像是故意的,嗓音响了起来:“我在国外的时候,你在国内安分一点,别总是傻乎乎的沾花惹草。”

    以前云虎总这么说林风,傻白甜林风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

    但是听在男人的耳朵里,基本上就变了味道,那是男人间都懂的警告。

    那男人顿了一下,把手机挂断,又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资料,那张资料上,带着林风的照片。

    他确实好这一口没错,不过他也不瞎,看得出来这人这段时间,偶尔不忙的时候停下来,看着手机的样子。

    喜好,不代表着要去夺。

    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操守的。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的警告错了人。

    警告他,还不如警告一些女孩子。

    林大少爷毕竟一个直男。

    林风确实是直的,也是真想不到这里面还有别的意思:“我每天还要抽出时间来打游戏,帝盟这边少人,等招到人我再退,哪有时间沾花惹草,倒是你……”

    林风本来想说,倒是你都是有主的人了,这么搂搂抱抱不太好。

    说出来又觉得自己矫情。

    有那么一瞬间,他多少嫉妒了能和这个人一起出国的人。

    可林风越在社会上打滚越明白,他和云虎之间会越来越没有话题可聊。

    就比如今天这个项目。

    如果是当初,爷爷正在位,不会这么难拿。

    或许在云虎回来之后,他的一句话就能让自己得一个项目。

    可林风不想那样。

    简单点来说。

    他陪不了云虎只谈风花雪月。

    林家不再是以前的林家。

    而云虎也有了能陪他的人。

    退到好朋友的位置,应该是最好的。

    对谁都好。

    “倒是我什么?”云虎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人,一双眸子真的是深邃到了底。

    林风长臂一勾:“倒是你,有时间给我越墙,那边有的片,咱们这边没有,还有,等着吃你的喜糖,再回来一起打游戏。”

    云虎没有在说话,登机的消息已经开始广播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去的安检。

    只知道这种看似缓和实际上距离很远的关系。

    让他清楚的明白,他和林风回不到以前了。

    他不止一次想,如果自己能忍一忍就好了,忍到出国。

    可云虎很明白。

    真的喜欢一个人,根本忍不了……

    五更,回答一下诸位老婆们关心的问题,实体消息会在官方书城以及微博进行通知,老婆们安,要关注真的,微博名“云起战七少”,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不是我。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