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669品行 文 / 天泠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世子妃,”百卉悄无声息地走到南宫玥身旁,附耳禀道,“世子爷和公子回来了,去了王爷的营帐。”

    南宫玥微微点头表示知晓,不动声色地捧起茶盅,掩饰住了高高扬起的唇角。

    坐在南宫玥斜对面的安大夫人正口沫横飞地说着话:“……不是我自夸,我家睿哥儿啊,文武双全,稳重细心。我刚才特意叮嘱过他了,这狩猎比赛虽然重要,却是重在参与,最重要的是要护住姑娘们的安全……”尤其是萧大姑娘的安危。

    安大夫人越说越是得意,心想:老天爷果然是站在他们安家这边的,否则这么多人怎么偏偏就是自家睿哥儿抽中了签!这就是缘份啊!

    一旁的常夫人一脸的不屑,这安大夫人倒是会说话,要自己说啊,肯定是她儿子安敏睿文不成武不就,偏偏安大夫人说得就好像要是安敏睿在这次狩猎比赛中一无所获,是因为要护着萧大姑娘似的。

    趁着安大夫人说话的空挡,常夫人巧妙地插话道:“安大夫人,你说的是,就像我家熙哥儿上战场,只顾冲锋陷阵是不行的,还要顾着身旁的同袍战友,你说是不是?”

    说着,她目露炫耀地看了安大夫人一眼,自家幺子可是上过战场,立了战功的。熙哥儿今日没能来,可是自己多提熙哥儿几次,他也可以在世子妃跟前“露露脸”。这安家虽然和世子爷是亲戚,但毕竟关系远了,哪像自家的熙哥儿就在世子爷的麾下,知根知底。

    安大夫人脸色僵了僵,总不能说常夫人说的不对,只能应了一声。

    常夫人更为得意,继续说:“年轻人能拔得头筹固然好,但是今日毕竟有姑娘家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大家平平安安的。他们年轻人血气方刚的,还是要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多看顾着些。”

    南宫玥如何不知道常夫人的那点小心思,不过她对常怀熙的印象确实不错,年轻人性子有几分傲气,却是一个细心敢为之人。

    南宫玥对着常夫人露出和煦的笑容,道:“常夫人,有道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世子爷跟我说了,令郎如今在军中大有长进,常夫人可谓教子有方。”

    听南宫玥这么一说,常夫人挺了挺腰板,志得意满。她就说嘛,世子爷这种拐了好几个弯的亲戚怎么能比得上自家熙哥儿。

    常夫人下意识地拔高嗓门:“世子妃真是过奖了……”

    她略显炫耀的声音在微风中回荡着……

    湖边,众人语笑喧阗;湖面上,也渐渐热闹起来,不时有水鸟掠过湖面,撩起阵阵的波纹。

    不知不觉,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茶水也换了几壶,夫人们还在闲话家常着。

    一旁的画眉佩服地看着自家主子,有道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位夫人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即便都还算端着,那也真是如菜市场一般。

    南宫玥一直嘴角含笑,她倒觉得这个春宴实在是没白开,且不说公子姑娘们之间的“相看”进行得如何,光是这些夫人一边夸着自己家的孩子,一边不着痕迹的贬低别人家,那话语中透露的各府的阴私,就是意外的惊喜了。

    比如黎家大公子,无论外貌性子都是温文儒雅,听说年纪轻轻,已经是举人,很符合萧霏的喜好,可是今日才知道原来黎家大公子当年曾经在其祖父黎将军的做主下,和世交指腹为婚,如今女方没落,黎将军也不在了,黎家便翻脸不认人了。

    比如黄长史家的二公子,出生文臣家,琴棋书画据说都不错,但是直到方才才得知,黄夫人竟然吞了嫡长媳的嫁妆,还把娘家的庶侄女塞给长子做姨娘。

    再比如,童家公子……

    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南宫玥心中的那张选婿名单上的名字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又过了一炷香后,山林的方向就传来了阵阵马蹄声,混杂着阵阵清脆爽朗的说笑声,湖边的众女眷都是循声看去,只见几位公子、姑娘正策马朝这边而来,马上载着猎物,看来收获不错。

    行走间,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出发前他们还有些生疏,不过短短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因为一起合作变得熟络多了,言笑晏晏,一双双乌黑的眼眸在眼光下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

    几位夫人都暗暗地观察着,不时地与身边的熟人交头接耳,嘴角微勾。看来今日没准真的能成就几段良缘。

    之后,陆续地有不少人回来了,其中也包括萧容萱,她一回来,就小跑着来南宫玥这边献宝:“大嫂,我刚才亲手猎了一只山鸡,尾巴的彩羽漂亮极了,可以用来做毽子,一定好看极了……”说着,她得意看了因为年纪太小没能去的萧容莹一眼。

    萧容莹眼中闪过一抹妒恨,正要出言讽刺萧容萱是不是抢功,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伴随着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声音:“不好了!世子妃,夫人,不好了!”

    看小丫鬟花容失色的样子,众女眷都是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而常夫人一下子认出了这小丫鬟是三女儿常环薇的丫鬟琉璃,紧张得霍地站起身来。

    那穿着青蓝色骑装的小丫鬟琉璃在马上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要掉下来似的,见状,百卉急忙上前,帮助琉璃安抚住有些不安的红马,然后又帮忙扶着她下马。

    琉璃在百卉的搀扶下狼狈地快步走到了近前,匆匆忙忙地对着南宫玥和常夫人屈膝禀道:“世子妃,夫人,猎场里有一头狼!姑娘命奴婢回来求救!”

    一瞬间,所有女眷都是面色剧变,花容失色,尤其是常夫人更是脸色煞白,身子摇晃了一下,她身旁服侍的嬷嬷急忙扶住了她。

    “薇姐儿,我的薇姐儿……”常夫人颤声喃喃道。

    她的薇姐儿是一向没什么好运道,但自小总算是平平顺顺的,怎么今儿就这么倒霉啊!好事没轮上薇姐儿也就算了,怎么就遇上恶狼了呢?!

    本来王府组织春猎,未免发生意外,早就在春猎前就提前数日进行清场,把附近的猛兽都驱逐到别处,只留下那些相对温顺的鹿羊狍獾等等的禽兽,所以众位夫人才会这么放心地让姑娘们随着那些公子去打猎。

    野狼可是猛兽啊,男子都不一定对付得了,更别说大部分姑娘也就是会点简单的骑射罢了。当狼追来,恐怕连逃都来不及。

    南宫玥面色凝重,她相信朱兴不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喊了一声,“萧影。”

    话落的那一瞬,一身黑衣的萧影就从附近的一棵大树上轻盈地跃下,也不知道他已经潜伏在那里多久了。

    南宫玥吩咐道:“萧影,你和百卉带几个护卫走一趟!”

    “是,世子妃。”萧影和百卉同时应道。

    两人叫上几个护卫,利索地翻身上马,百卉让琉璃坐到自己的前面,让她帮着指路,不一会儿,众人的身形就消失在丛林间……

    一位身穿金松鹤纹绸缎褙子的夫人庆幸地看了身旁刚刚归来的女儿一眼,柔声安慰常夫人道:“常夫人,你别太担心了,有王府的护卫过去,一头野狼而已,算不得什么。”

    这位夫人说的虽然是大实话,却无法缓和沉重的气氛,更无法让常夫人释怀,她怕的是现在已经出事了。常夫人双手合十,默默地祈求上苍保佑。

    百卉和萧影一路疾驰,山林间其实不易分别方向,不过所幸琉璃还算靠谱,不时地给众人指明方向。

    行驶了三四里路后,琉璃激动地叫了起来:“就在前面,就在前面!”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百卉已经看到了几个眼熟的倩影,其中的一人竟然是……

    百卉心中一惊,心猛地提了起来:大姑娘!

    就在前方的一棵大树旁,两个容貌清丽的姑娘正彼此搀扶着,其中一个姑娘似乎是脚受了伤,身形趔趄,另一个姑娘满头大汗地搀扶着她,柏舟紧张地试图护住两位姑娘。

    距离她们几丈外的地方,赫然站着一头深灰色的巨狼与她们互相对峙,巨狼体型壮硕,狼首已经过了姑娘们的腰际,与这头凶恶的猛兽相比,也显得两位姑娘越发纤细娇弱。

    “大姑娘!”百卉急忙翻身下马,庆幸他们来的还算及时,萧霏看起来没有受伤。

    百卉下马的同时,已经从靴子里利索地拔出了一把匕首,匕首的刀刃寒光闪闪,看起来吹毛断发。

    那头灰狼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百卉抓紧匕首蓄势待发,打算在灰狼转头与自己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飞扑上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霏对着百卉大喊道:“百卉,不要!这头狼没有伤害我们。”

    萧霏身旁形容狼狈、瘸着右脚的常环薇也是急忙附和道:“是啊,百卉姑娘,它没有伤害我们。”

    百卉一时愣住了,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好可爱的小狗。”后方的萧影上前一步,走到百卉身旁,笑眯眯地摸着下巴说,“这不是狼,是犬,也不知是谁带来的猎犬。”

    好可爱的小狗?!百卉的嘴角抽了一下,虽然一向知道萧影这个人有些怪,但是把眼前这比寻常野狼还要庞大一分的猎犬,居然说是“小”狗?

    猎犬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似乎在警觉地审视着百卉和萧影一行人。

    它看来确是一头狼犬,形容与狼有**分相似,若非萧影出声提醒,在此刻这种荒郊野外,着实很容易把它误认为是野狼。

    随着百卉等人的逼近,那猎犬似乎受到了惊吓,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百卉微微蹙眉,让体型这么大的猎犬在这片猎场中乱窜也不是办法,很容易被其他人也误认为狼,她正想吩咐护卫先把它拿下,再去问问是谁家的,就听到前方传来一个陌生男音:“鹞鹰,过来!”

    话语间,一道修长的青色身影从树林中走出,那是一个看来十五六岁的年轻公子,俊朗英挺,身穿青色的骑装,身后背着一副大弓。

    那猎犬兴奋地发出“汪”的一声,冲向了那年轻公子,对着他热情地摇着尾巴。

    百卉看着对方道:“这位公子,这是你的猎犬?”

    青衣公子抬眼朝百卉等人看来,目光在常环薇不太自然的右脚上停顿了一下,抱拳道:“在下阎习峻,可是我的猎犬惊吓到了几位?它刚才在追一只山鸡,不小心就失了踪迹。”说着,他忙不迭地道歉。

    百卉瞧这自称阎习峻的青衣公子有几分面生,应该并非是今日去明叶湖畔参加春宴的公子,想必对方也没想到自己的猎犬会惊吓到林中的姑娘,她请示地看向了萧霏,“大姑娘……”

    萧霏淡淡地一笑,对阎习峻道:“阎公子,以后看好你的猎犬。”言下之意,是不与他计较了。

    阎习峻再次致歉后,带着那头猎犬离去了。

    百卉走到萧霏和常环薇,先福身行礼,跟着问道:“大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怎么会和常姑娘在一起?”百卉可以确信当初抽签的时候,萧霏和常环薇绝对不是一个组的。

    萧霏解释道:“我和常姑娘、还有顾姑娘他们,”说到顾姑娘时,萧霏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屑,“在半个时辰前偶然遇上了,就一起在这附近搜寻猎物。后来,我们先是和刘公子他们走散了,再来,安公子和余公子发现一头鹿,就追去了……留下我、常姑娘和顾姑娘。”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那猎犬刚出现的时候,我们三个都以为是狼,吓得拔腿就跑……跑的时候,顾姑娘为了保命,就把常姑娘推了出去,它没咬常姑娘,但是常姑娘的脚却摔伤了……”

    虽然猎犬没咬她们,但是当时萧霏和常环薇并不知道这不是狼,看着它自然是怕得不敢动弹,偏偏它还站在那里就是不肯离去……

    常环薇感激地看着萧霏,萧霏其实没把话说全,本来萧霏已经跑在了最前方,是听到了自己的摔倒的惊呼声,才又回头了,而那个推了自己一把的顾姑娘却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常环薇知道母亲常夫人想为五哥求娶萧霏为妻,说实话,她原来觉得这门其实不妥,有道是: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萧霏的门第实在是太高了,性子又清高,娶了她,他们一家子岂不是都要对着她扮孙子?

    五哥是性子这么傲气的人,常环薇实在不想他一辈子夹着尾巴做人。

    原来是她魔障了。

    不管萧霏的身份如何,从她刚才奋不顾身地回来帮助自己的行为,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品性高洁的人,这样的人,不仅可以同富贵,还可以共患难。

    而且看萧霏和世子妃处得如此好,想必以后也不会为难小姑。

    常环薇越想越觉得有这么一个嫂子,也挺好的。

    常环薇心里已经琢磨起,回去以后一定要和母亲好好谋划谋划,想办法让五哥在萧霏跟前多露露脸,没准他们就看对眼了呢!

    这时,萧霏看向了常环薇,又对百卉说:“百卉,常姑娘的脚扭了,你先送她回去,留几个人等安公子和余公子。”

    顿了一下后,萧霏指了一个方向,又道:“还有顾姑娘,刚才她慌不择路,往哪边逃去了,山林中容易迷路,还是得派人去寻寻她。”

    百卉愣了一下,含笑应了。大姑娘如今做事已经非常周全了,想必等大姑娘出嫁后,世子妃也不用为她太担心了。

    两个去寻顾姑娘的护卫前脚刚走,后脚就听后方不远处传来了“踏踏”的马蹄声,夹杂着年轻公子兴奋的声音,不一会儿,便见两个身长玉立的男子策马而来。

    安敏睿和余公子猎了鹿回来,本来这是一件足以他们在萧霏跟前好好露露脸的事,却没想到他们面临的会是这样的一幕。

    在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后,安敏睿和余公子简直后悔不已。是他们太过急功近利,想在萧霏面前表现一二,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要是他们在的话,准保可以搏一个英雄救美的名头!

    可惜后悔也来不及了。

    百卉吩咐两个护卫去找那位顾姑娘的下落,便随萧霏、常环薇他们踏上了归途。

    一盏茶后,他们就回到了明叶湖边,众人早就等得心乱如麻,一见他们归来,都松了一口气。

    南宫玥一看萧霏竟然和常环薇在一起,也是一脸的惊讶,其他女眷亦然,目露疑惑地交头接耳。

    “薇姐儿,你没事吧?”常夫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抓着女儿的双手上下打量着她,见她没缺胳膊少腿,也没破相流血,只是有点崴了脚的样子,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下了,释然道,“薇姐儿,你真是吓死为娘了!”

    常夫人赶忙双手合十谢过上天的保佑,喃喃道:“否极泰来!”等这次回骆越城,自己一定要带着女儿去妈祖庙再拜拜,除除晦气。

    见常环薇崴了脚,南宫玥急忙吩咐道:“画眉,派人去找良医过来给常姑娘看看脚伤。”

    画眉匆匆地领命退下了,这时,一个身穿绛紫色褙子的中年妇人快步朝萧霏走来,急切而担忧地问道:“萧大姑娘,您可有见过我家女儿?她是和姑娘,还有安二公子、余公子一起的。”

    就算萧霏原本不认识这位夫人,听她这么一说,也猜到她应该是那位顾姑娘的母亲顾夫人了。

    虽然对顾姑娘的所为很是不齿,却与顾夫人无关,萧霏还算客气地说道:“顾夫人,我已经吩咐护卫去寻顾姑娘了……顾夫人请放心,山林中并没有狼,只是误把猎犬认作恶狼而已,护卫想必很快就会把人找回来的。”

    原来是虚惊一场。四周的众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下一瞬,就听顾夫人身旁的丫鬟激动地叫了起来:“夫人,快看,是姑娘回来了。”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湖绿色骑装、略显狼狈的姑娘和她的丫鬟正在两个王府护卫的护送下,从山林间往这边行来。

    那正是顾姑娘,此刻她正骑在王府的护卫的骏马上,身子有些僵硬局促。

    萧霏冷冷地看着马上的顾姑娘,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顾姑娘自然也看到了萧霏和常环薇,身子瑟缩了一下,只能借着下马的动作避开了萧霏清冷的目光。

    顾夫人急忙冲了过去,抱着女儿好生嘘寒问暖了一番。

    正当众人以为这个乌龙算是揭过去的时候,萧霏忽然出声喊道:“顾姑娘。”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萧霏这一声喊再一次集中在顾姑娘身上,看萧霏的眼神冰冷如寒霜,不少精明的夫人和姑娘都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

    ------题外话------

    中午12点,QQ阅读上有潇湘年会的汉服直播……

    再来就是,月票!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