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232章 你最好跟我解释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文 / 葉雪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厉害啊,你的办事效率比你叔叔还快”,赫德董事率先开口赞赏的说。

    会议室里立即有人跟着点头。

    辛奕铭已经重新坐在椅子里,用一副长辈般温和模样注视着辛慕榕,“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吧,不过我很好奇,Edmond,你是怎么办到的,短短五个小时的时间,太不可思议了”。

    “事情发生我知道公司技术人员肯定会只顾着修复漏洞,我就趁机在那时候趁黑客的程序撤退时,抓住了一点蛛丝马迹”,辛慕榕淡定的拖了一条椅子坐下,慵懒的挑腿,“消失的这几年里,我虽然疯过,但在站起来后一直在学习it技术,这几年一直在海琰集团就任cto,并且参与了a09、a10的软件开发,我认为自己能力不够,所以在外面掩藏自己身份锻炼学习”。

    “海琰也算是中国比较大的软件公司,没想到你能不靠关系坐到cto位置,看来相当有实力啊”,又有人附和,越来越多的人称赞。

    “我看他确实有这个能力担当总裁的位置”,赫德道:“毕竟是辛润林的儿子,我们应该给他这个机会,至于辛奕铭先生,这件事难辞其咎”。

    “不错不错”,董事们附和。

    辛奕铭慢慢的将自己魁梧的身躯藏进皮椅里,似笑非笑,“好,我愿意为这件事承担责任,公司总裁位置暂时交由辛慕榕先生负责,希望他能好好领导辛氏,争取早日带领辛氏从这次危机里走出来”。

    “我会全力以赴的”,辛慕榕朝他扯出一抹真挚的笑。

    ……。

    半小时后,会议结束。

    董事的股东纷纷和这位新总裁道喜、聊天,直到时彦榕走过来,赫德才笑道:“你们母子俩肯定好久没聚了,我先走了,慕榕,你这次好不容易痊愈了,找机会喝杯咖啡”。

    “好啊”,辛慕榕和他握了握手,目光一转,看向时彦榕,“妈,好久不见啊,听说您再婚又有小孩了,恭喜恭喜啊,不过我倒是好奇,您什么时候跟我叔叔搅和到一块了”。

    说着余光扫了眼缓缓走近到辛奕铭。

    “我们也很好奇啊,你不是病了吗”,辛奕铭意味深长的拍着他肩膀,“害得叔叔这几年一直帮你请医生过去帮你看病,你是什么时候康复的,叔叔一点都不知情,现在连名字都改了”。

    “好早以前就好了”,辛慕榕轻声一笑,“只不过是看您跟我妈新婚燕尔什么的,不好意思打扰”。

    “用不着如此客气,我和你妈始终是这个世界上你最亲的人”,辛奕铭语气温煦又和蔼。

    不过辛慕榕可不会忘了,就是这样的笑才能让他后来变的那么惨。

    “Edmond,你好久没回来了,今晚来家里,妈亲自下厨做给你吃”,时彦榕带着点尴尬柔和的说。

    “不了,来的路上被人袭击,我得好好查查背后是谁要害我”,辛慕榕慢悠悠的说:“当初被人烧伤,如今又差点被人撞死,我猜可能是同一帮人,必须得揪出来,妈,你知道是谁要害我吗”。

    时彦榕脸上的笑像是被霜冻结,脸上纹路也变得不大自然。

    辛奕铭把手轻柔的搭在时彦榕身上,“当年放火烧你的人早查出来了,不是已经送监狱去了吗,现在又有人想害你,指不定是你在外面得罪了谁,你妈又怎么知道”。

    “噢,那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辛慕榕眼眸深处,略过一道讥讽的锋芒,“不过妈,我真没想到你会嫁给叔叔呢,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来城堡看过我,我还以为你早忘了有我这么个儿子呢”。

    “Edmond……”,时彦榕唇苍白的蠕了蠕。

    “你刚受伤那会儿,疯疯癫癫的,你妈去看你,你还伤了他,那次我,我就没叫她去看你了,不关你妈的事”,辛奕铭再次为时彦榕开口。

    “真是奇怪了,什么时候我跟我妈聊天都是叔叔你帮我回答了”,辛慕榕耸耸肩,“也罢,反正我们母子俩早就没什么话可说的了,好多年没回公司,我四处看看,你们自便吧,对了,叔叔,麻烦你对外公开发布一下你已经辞职的消息,并且向公司的客户群体郑重道歉,这才能显示我们辛氏的最大诚意”。

    辛慕榕说完转身举步离开。

    时彦榕望着他背影慌乱的抓住辛奕铭的手,“他……他不是疯了吗,什么时候跑去宣城了”。

    “你儿子从来没有疯过”,辛奕铭沉沉的说:“这次公司被袭击的事也是他自导自演,厉害了”。

    “完啦,他肯定知道当年的事……”,时彦榕不安的双手颤抖,“他一定恨死我了”。

    “对不起,都是为了我”,辛奕铭抱住她,垂眸,眼底的寒气一闪即逝,“放心吧,他想跟我斗,还不是我对手,之前是我以为他疯了”。

    ……。

    辛氏,顶楼。

    辛慕榕眺望着远处的泰晤士河,头发被风吹得凌乱。

    等这一天筹备了好几年,再次卷土重来时,以为会有多高兴,但看到一张张至亲背后的脸,心里痛的空空荡荡的。

    真是不明白生他下来的母亲为什么能这样对他。

    突然感到很寂寞。

    他掏出手机,拨通另一个国家的号码,听到里面传来迷糊的声音时,他的心再次暖了,连带声音也温柔的不像话,“宝宝……”。

    “辛慕榕,你有病吧,现在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和他的温柔相比,向雾的语气一点都不好,“吵着我睡觉了”。

    “宝宝,突然很想你”,辛慕榕笑着说,就算是骂人都那么暖。

    向雾顿了一下,问:“你怎么啦,奇奇怪怪的”。

    “你想我没有”,辛慕榕追着问。

    “我在睡觉,我怎么可能想你”,向雾没好气的道:“我还要问你,那个青瑜到底是谁,你瞒着我多少事”。

    “额……青鱼”?辛慕榕笑,“我只知道鲤鱼”。

    “呵呵,你在跟我装傻,你就别再跟我说话了”,向雾腾地从床上坐起来,“你有个前女友叫青瑜对不对,云顶酒店那次,那个老外根本没认错,你最好跟我解释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